ofo还了3500多万

2019-04-22   来源: 南方都市报

导读:"经历过“烧钱”抢夺市场的发展期后,共享单车行业的资本“泡沫”开始退散,除了不少倒闭的中小型单车企业,包括ofo、摩拜等头部共享单车企业也相继进入了战略调整期。"

[事件介绍]

ofo还钱了。

[天眼查带你看]—— ofo

作为ofo小黄车的运营主体公司,东峡大通的欠款情况近日再被曝光。


南都资料图

4月19日晚间,自行车厂商上海凤凰在发布2019年一季度报告时同期披露,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控股子公司凤凰自行车应收东峡大通及其关联公司各类款项合计 8278.43 万元(不含应收利息),根据帐龄分析法,应计提坏账准备 2069.61 万元,计提比例为 25%.基于审慎性原则,公司拟对剩余部分6208.82 万元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根据上海凤凰公告显示,2019年一季度,该公司合计收到东峡大通支付的各类款项 3574.62 万元。为此,2019 年一季度收到的款项在 2018 年度计提的坏账准备中予以剔除。2018 年末,该公司累计就凤凰自行车应收东峡大通有关款项计提坏账准备合计 4703.81 万元。


顺丰、云鸟、德邦等物流欠款未清

ofo小黄车与上海凤凰的“纠葛”始于2年前。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5月6日,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与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在凤凰品牌宣传、自行车及零部件生产制造和技术研发等方面进行战略合作,协议约定东峡大通或其关联公司一年内向凤凰自行车提供总量不少于500万辆的采购计划。依据2016 年度运行情况估算,这将给凤凰自行车带来约4000 万元人民币的收益。

但事情的发展并没有预想的那么顺利,经历过“烧钱”抢夺市场的发展期后,共享单车行业的资本“泡沫”开始退散,除了不少倒闭的中小型单车企业,包括ofo、摩拜等头部共享单车企业也相继进入了战略调整期。

南都记者梳理上海凤凰2018年发布的公告注意到,截至2018年5月,凤凰自行车共向东峡大通及其关联公司提供各类自行车产品186.16万辆,实现销售收入约6.37亿元,仅完成了一年前协议约定数量的37.2%;共享单车的订单减少,令公司上半年营收同比下滑55.72%.

2018年8月,上海凤凰起诉东峡大通要求支付货款6815.11万元,赔偿逾期付款违约损失超过186万。依据2019年1月的公告,凤凰自行车收到法院划转的东峡大通被冻结款项 2792.61万元。

除了东峡大通,南都记者了解到,因运输合同纠纷等因素,ofo曾先后遭顺丰、云鸟、德邦等物流业务承接方寻求欠款,依据前不久德邦2018年报披露的信息,截至今年4月初,东峡大通仍然未归还德邦超过1039万的欠款,为此公司已经做好计提100%坏账的准备。

退款排到16008159位

订单量下滑、欠款增长对于用户带来的直接影响是押金难退。南都记者去年曾经报道,截至2018年底,ofo客户端线上申请退押金的队列一度超过了1000万位,如果以199元/位计算,ofo则需要支付近20亿元。

按照ofo创始人戴威彼时在全员信中的说法,公司背负着巨大现金流压力,退还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欠款、维持公司运营,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同年12月,北京法院向东峡大通及实际控制人戴威发布“限制消费令”。


“押金什么时候退,排队都有半年了,还没退”,“退押金(排队)三个多月了,还是排一千多万”……截至目前,仍然有不少用户在ofo官方微博下留言催促退款。日前南都记者实测退押金流程注意到,在线提交申请后,退款排名已经排到16008159位。

此外,从去年下半年至今,ofo及其运营主体曾多次深陷“被破产”传言,并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今年4月2日,ofo官方微博再度回应破产传闻称,目前运营一切正常,有关债务也在诉讼或者协商中,将对不实新闻保留诉讼权利。另据天眼查的消息,近日,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旗下两家公司股权被冻结,分别是绿觅(上海)机械租赁服务有限公司和共享电车“智客出行”运营主体——成都智客出行科技有限公司。



[相关企业信息]

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成都智客出行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