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汽车被申请破产遭驳回

2017-09-03  来源: 新京报

导读:声称加水就能跑的水氢汽车公司青年汽车日前被申请破产清算,但法院以“不存在资产完全不能变现的情况”为由驳回。

[事件介绍]

青年汽车被申请破产遭驳回,“车加水就能跑”成黄粱一梦

[天眼查带你看]—— 青年汽车

今年5月23日,《南阳日报》一篇《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文章迅速刷屏,并让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年汽车”)迅速走进人们的视线。新闻中声称青年公司打造的水氢汽车,加水就能跑,引发热议,也因此被戏称为“南阳神车”。最近,打造“南阳神车”的青年汽车公司又有了让人唏嘘的新消息。

日前,新京报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青年汽车被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向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但青年汽车提出异议,最终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的申请,表示青年汽车不存在资产完全不能变现的情况,虽然存在一定的清偿困难,但存在清偿债务的可能。

三年累计5次申请破产均被驳回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此前以青年汽车未能清偿到期债务,明确缺乏清偿为由向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

在法定期限内,青年汽车向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异议,并提出三点说明,一是其资产大于负债,且具备较高的营运价值,称尽管困难重重,但仍能从事经营;二是青年汽车的债务重组工作已于今年启动;三是破产程序不利于包括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在内的债权人利益最大化,称如果进入破产程序青年汽车将丧失全部汽车生产资质,导致企业价值急剧减损。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在经过查明评估之后,驳回了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的申请。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青年汽车及关联公司以生产、销售新能源汽车为主,行业属于国家扶持行业;青年汽车系列企业的部分核心资源具备营运价值,青年汽车仍在继续经营,不存在资产完全不能变现的情况,虽然存在一定的清偿困难,但存在通过自行协商、政府帮扶、引入投资等方式清偿债务的可能。

青年汽车被申请破产清算的这场“戏”看似翻篇了,但实际上,新京报记者在对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民事裁定进行不完全统计发现,从2016年至今仅三年的时间里,青年汽车至少已经有5次被申请破产,其中宁波瑞拓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曾先后两次向金华市中院申请对青年汽车进行破产重整;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和机械工业第九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均曾向法院提出过相关申请,但都被法院驳回。

另外,新京报从天眼查了解到,青年汽车共有102份法律诉讼,38份开庭公告,22份法院公告,31份失信信息,7次成为被执行人,1次被司法拍卖,累计执行标的金额达56.89亿元。此外,青年汽车涉及上百起司法纠纷,另外包括大股东庞青年、第二大股东王淑丹等股东的股份被法院冻结。

从客车行业领先到烂尾收场

实际上,早年间的青年汽车,可谓是行业的领先者,拥有全套客车、卡车、轿车生产资质。值得一提的是,在卡车领域青年汽车是国内唯一通过欧盟正常标准认证的企业;在客车领域青年汽车是当时唯一高速双层巴士生产商,昔日的青年汽车真可谓风光一时。

随后的几年里,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又成立了青年莲花汽车,采购英国莲花汽车的技术平台。庞青年加速了扩张的速度,但也埋下了致命的隐患,多重因素导致青年莲花汽车逐渐没落,再加上全国各地投资“圈地”加大了资金消耗,2017年青年莲花汽车彻底倒下。

再说回青年汽车,不得不说庞青年的目光还是相对敏锐。2008年之后,青年汽车开始研究能源汽车,先后是纳米碳锂物理电池,再到如今的水氢发动机,但无论哪一项研究,对于青年汽车而言,最终还只是一个空壳。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在汽车行业方面,青年汽车逐渐衰落,但在多地布局上庞青年玩得风生水起。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庞青年先后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宁夏石嘴山、浙江萧山、浙江海宁、江苏连云港等地建厂布局,但最终基本上都是以烂尾收场。

不过,就在今年1月,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与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签订了《化解青年汽车债务危机和推进青年汽车重组专题会议纪要》,两地政府欲携手推进青年汽车的重组工作。5月,青年汽车与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债务重组协议书》,青年汽车表示债务重组工作正按协议进行。

“加水能跑”终究不过黄粱一梦

三个月前,青年汽车研发出水氢发动机的消息可谓轰动一时。当地媒体报道称,可实时制取氢气的水氢发动机已经正式下线。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对外表示,青年水氢燃料车的车顶蓄水箱,能用“特殊催化剂”将水转换为氢气,车辆只需要加水就能够行驶,在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的情况下,客车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轿车续航里程可达1000公里。催化剂几乎可以零成本地将水转化为氢气,并通过氢燃料电池发电。另外,庞青年声称车辆所搭载的水解制氢技术由湖北工业大学和青年汽车联合开发。

据传,青年汽车的该项目首期投资达到81.63亿元,其中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40亿元。另外,按照《南阳日报》的相关报道显示,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5月22日亲临该项目现场,体验了水氢能源样车。

很快,庞青年、青年汽车以及水氢发动机引发业内外的质疑,更是将庞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车推至风口浪尖。5月24日,河南南阳工信局回应称,水氢发动机尚未认证验收,此事系记者报道信息不准确,目前已要求涉事集团负责人庞青年写情况说明。5月27日,央视报道称,工信部表示截至目前仍未收到青年汽车该车型的产品准入申请,该车型未获得产品公告,也就是说该车型不能生产销售和上路,自然也不能申请新能源汽车补贴。

关于庞青年、青年汽车、水氢发动机的风波和质疑越演越烈。该项技术的相关研究团队负责人湖北工业大学教授董仕节也现身回应称,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属于误解,该技术的专业名称实际上为“车载水解即时制氢能源汽车,核心技术是制氢材料、装备和控制系统。

董仕节表示,目前还有一些关键技术没有解决,仍处于产业化阶段。这就意味着,三个月前高调的庞青年、舆论热点的青年汽车或许真的只是一场谈资,庞青年的水氢汽车终究不过就是黄粱一梦。

业内人士表示,如今青年汽车将希望寄托在债务重组工作,尽管已经得到两地政府背书,不过被众多“烂事”缠身后,能否起死回生,摆脱困境,看来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得到解决的。

[相关企业信息]

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