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千源片酬6180万?

2019-07-01   来源:澎湃新闻

导读:"王千源竟然有一天掉进了“天价片酬”的坑里,数字还不小——6180万。"

[事件介绍]

王千源的天价片酬事件。

[天眼查带你看]—— 王千源

活久见,王千源竟然有一天掉进了“天价片酬”的坑里,数字还不小——6180万。

是的,不是三小只的王源,是那个在《解救吾先生》中饰演令人胆颤的绑匪大佬,凭《钢的琴》斩获东京影帝,素来以作品和实力刷存在感的戏骨王千源。

近日,《七日生》剧方曝光了大量与王千源方的沟通截图,直指王千源在拍摄《七日生》期间不肯按“限薪令”规定降薪,坚持向剧方索要6180万片酬,“少一分都会罢工”,而“其他演员都主动退”。另据其单方面表述,王千源拍摄期间经常迟到早退,要求必须住五星级酒店,其团队更是想以更换合同和发票内容的方式避税。

在广电总局以“限薪令”整治娱乐圈乱象、网络舆论环境还因范冰冰事件“涟漪”极为敏感的当下,王千源“天价片酬”引发了网友热议,截至目前,微博话题#王千源片酬#讨论次数达5万次,阅读量达2.2亿,而王千源方除在24日开通了微博帐号“王千源工作室”外,暂未发表任何声明或回应。

【锋芒智库】注意到,处在风波中心的王千源与此前被爆坚持索要8750万片酬、导致《异乡人》停机的杨烁之间,有着高度的相似性——他们与剧方的合作,均处在演员片酬由市场定价转向总局政策引导的临界点上,而正是在这个当口,以往的“虚火”,变成了遭围剿的“毒瘤”。

王千源顶风作案?剧方过河拆桥?天价片酬暴露影视圈“难看吃相”

据《七日生》官博信息,该剧于去年5月底开机,10月杀青,整个拍摄周期长达五个月。

而就在去年8月,优爱腾三大视频网站联合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六大影视公司发布了《关于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声明中明确提出,“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总片酬(含税)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元”。

广电总局则于11月正式下发《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即所谓60号文、“限薪令”,要求“每部电视剧网络剧(含网络电影)全部演员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


也就是说,政策环境的变化贯穿了王千源与《七日生》剧方合作的全程,原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按照《联合声明》中的新标准,王千源6180万片酬将迅速缩水至2800万(《七日生》共计28集)。双方争议的焦点正在于此,在聊天截图中,剧方不断强调“合约与现在的国家新规不能相撞”、“杀青的剧组都在整改”、“不要想着等出事了,再补救”,王千源方则表示“按合同执行”、“6180万总款什么时候到位”、“不能吃亏的都是乙方”。

最终,据剧方表述,“当时一百多人在国外拍摄,他停工一天,我们要支付很多费用给制片组和其他演员,所以停不起”、“王千源费用全部结了”、“超付3200万”。







事件引爆的时间点也值得注意,《七日生》于5月3日登陆东方卫视,目前已经播放完毕,这部集齐了李晨、王千源和“冯女郎”杨采钰的大制作却口碑、收视率双双扑街,豆瓣评分仅5.3,收视率甚至不敌在山东卫视二轮播出的《都挺好》,有业内人士表示“不排除还有一定水分”。

王千源的“戏好”,似乎并未给作品带来什么水花和增量,反而使得剧方资金压力陡增。由于《七日生》剧情围绕一场跨国营救展开,外拍取景地在美国,项目成本本就高企,而拿走6180万片酬的王千源仅是男二,剧方背负的片酬成本可见一斑。在与王千源方就酒店问题争论时,剧方就曾表示“公司真的没钱了”。《七日生》播出后不及预期的表现,也使得亿级投资短期内难以收回——此时爆出聊天截图,颇有“鱼死网破”的味道。这背后,是政策面收紧、资本撤退、寒冬降临的行业大环境,产业各方求生欲空前强烈。

事件发酵后,与此前舆论一边倒指责演员天价片酬不同的是,网友的评价趋向两极化,部分网友关注的焦点在于王千源到底值不值这么多钱,另部分则认为合同在前、限薪令在后,“法不溯往”所以不影响合同执行,剧方试图借政策东风重新议价,目的未达成又倒泼“脏水”,典型的过河拆桥。


王千源到底值不值这么多钱?导演陈嘉上给出了一个较为中肯的说法:“演员的片酬要是开高了,投资方有权不用。值不值得都各自计算。双方谈判的过程竟拿出来公开,那日后谁敢跟你合作?”

而就“法不溯往”而言,“限薪令”发布后,不少明星有退薪举动,据传赵薇、舒淇各向《中餐厅》退回4000万,王菲向《幻乐之城》退回9000万,然而,并不是每个明星都具备这种“政治觉悟”,退薪也并非强制执行,政策层面来说王千源方追要片酬并无不妥。

那么,如果现如今有演员违反“限薪令”会面临哪些后果?60号文中有一句表述:“行业主管部门要加大惩戒力度,对违反规定的电视剧网络剧(含网络电影)演员,定期向社会公布名单并实施联合惩戒”。

不难看出,“限薪令”后续惩戒力度并不如大众想象的那般“万劫不复”。归根到底,“限薪令”只是一条政策性指引,并非法律,自去年颁布至今,所谓顶风作案的高片酬演员名单也从未公示过。笔者认为,总局希望借政策引导达成的目的,恰恰是这次风波中最为缺失的东西——行业自律——一方拿出“合同法”,一方搬出“限薪令”,让人窥见的,不过是影视行业的难看吃相。

艺人经济再添“人祸”,《八佰》等九部影视作品或受影响

剧方爆料中,真正能让王千源“栽跟头”的,并非天价片酬或耍大牌,而是其揭露的王千源团队企图避税的问题:“他让我们帮着换合同,改成别的工作室避税”、“发票内容也要换,从表演服务费换成文化创意服务费”、“表演服务费属于个所税,按现在规定税率是45%,而文化创意费税费只有几个点”……不管剧方是何“居心”,这番爆料确实拿捏到了七寸。范冰冰至今未能复出,足见避税一词对明星形象的杀伤力之大。

值得注意的是,避税问题还仅是剧方的一面之词,未有任何实锤性的证据发布,但如事件后续发展证实情况属实,则侧面说明:国家重拳治理下,影视行业仍未正本清源,依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而王千源入行25年来塑造的硬汉、气质独特、低调不炒作的戏骨形象势必受到损伤。其参演的多部待播出、待上映的影视作品也可能因这次事件埋下“变数”,如此前风波不断、已于6月25日官宣撤档的《八佰》,以及《英雄烈》《枪炮腰花》《限期破案》《老家伙们》《你是凶手》《我和我的祖国》《在劫难逃》《没有别的爱》等。

同时,本次事件也暴露了另一个不容忽视的行业问题——艺人经济。从聊天截图来看,王千源本人从头至尾都没有直接与剧方沟通,全程由显示为“金雨”的所谓“经纪人”对接剧方,这名经纪人行业嗅觉极度欠缺,甚至抛出了一句值得大做文章的话——“这个政策就是一阵风啊”。

王千源曾是“宝藏公司”喜天影视的签约艺人,近几年,喜天影视因黄海波“嫖娼门”、吴秀波“出轨门”、翟天临“学术不端”、屈楚萧“祸从口出”等成了娱乐圈负面新闻的“高地”,也因此,不少网友在讨伐王千源时顺带“内涵”了一把喜天影视。喜天影视则在6月25日发布2019喜天影视大家庭成员海报“辟谣”,海报上并未出现王千源身影。


笔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到,王千源新成立的工作室疑似为“上海耳金禧影视文化工作室(普通合伙)”,该工作室由王千源出资49.5万元,占股99%;金雨认缴0.5万元,占股1%,与爆料图片中的“金雨”恰好相符。身为明星工作室正儿八经的持股股东,这位“金雨”,恐怕还需在紧跟政策风向、提升艺人经济能力上多下下功夫。

戏骨“物美价廉”成为过去式?

王千源天价片酬事件同时揭开了另一块“遮羞布”:戏骨们的高片酬。

前些年,明星们的片酬报价基本处于无序状态,流量们“控场”,他们是真敢要,片方也真敢给。据公开资料和各影视上市公司年报,陈学冬出演《夏至未至》预计片酬为4219万,张翰出演《传奇大亨》预计片酬5077万,马天宇出演《悲伤逆流成河》预计片酬7547万,倪妮出演《天盛长歌》预计片酬9777万……而事实证明,流量们既扛不起口碑,也扛不住收视、票房。

天下苦“流量”久矣,舆论一边支持“流量不值那么多钱”的论调,一边将“物美价廉”、性价比高、口碑与实力兼存的戏骨们比作业界良心,直到经历了6180万这个数字带来的视觉冲击,观众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戏骨们也能赚这么多!

这背后,市场环境急遽变化,内容回归,“流量搭台、戏骨唱戏”风潮兴起,戏骨们的议价能力迅速提升,《人民的名义》数十位老戏骨总片酬仅4800万的日子或将一去不返。戏骨们终于盼来了商业春天,但随着吴秀波、翟天临、赵立新等人接连“翻车”,曾经的增量却成为了最大的“变数”。

王千源开出天价,有甲方买单,说明演技受认可、买卖关系成立,合乎市场机制,但天价是否合“理”?

未必。


高晓松曾在《晓说》与张艺谋谈到片酬问题,张艺谋介绍了好莱坞模式:“好莱坞有一个科学的比例在里头——如果说这个演员特别特别火,整个制作费的比例还是不超,还是只给你片酬,其余的我用什么给你补?用提成的比例,用分成,比如说从0.1%到0.5%,甚至到10%、15%,都有可能,他拿后头的东西给你补,但不能把制作费的片酬、就是那个现金部分提那么高。”

高晓松总结:“其实是什么意思呢,你既然说自己这么贵,是因为你能带来流量、带来观众、带来票房,那咱们就来吧,大家伙捆绑起来分账。”

张艺谋强调:“你不能先拿那么高的现金,你一拿,拿什么拍戏呢?”

高晓松则通透得多:“拿什么拍戏,他才不关心。”

当观众要用“演员真敢要,片方真敢给”来形容戏骨,中国影视产业才真正到了“至暗时刻”。

[相关企业信息]

上海耳金禧影视文化工作室(普通合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