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九龙贵和商贸集团有限公司九龙家电梁山店、王效防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2019-07-01

山东省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山东省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鲁08民终76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济宁九龙贵和商贸集团有限公司九龙家电梁山店,住所地梁山县城水泊中路106号。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7083279532768X8。
负责人:王宝华,经理。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江磊,山东中昊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李合银,系该店职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效防,男,****年**月**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梁山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蔚永芝,女,****年**月**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址同上。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关丹丹,女,****年**月**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址同上。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某1。
法定代理人:关丹丹(系王某1之母),女,****年**月**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址同上。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某2。
法定代理人:关丹丹(系王某2之母),女,****年**月**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址同上。
上述五人共同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程岩,山东金正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珠海市前山金鸡西路。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400192548256N。
法定代表人:董明珠,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一般代理):徐德廷,广东非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济宁九龙贵和商贸集团有限公司九龙家电梁山店因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梁山县人民法院(2018)鲁0832民初297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2月1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济宁九龙贵和商贸集团有限公司九龙家电梁山店上诉请求:1、请求法院撤销梁山县人民法院(2018)鲁0832民初2978号判决书第一项判决内容,依法改判上诉人不承担责任或发回重审;2、一审、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
一、一审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与王某4之间不存在雇佣关系。上诉人济宁九龙贵和商贸集团有限公司九龙家电梁山店(一下简称九龙家电)与死者王某4之间不存在雇佣关系,九龙家电没有指派王某4去安装空调,庭审中被上诉人一方也没有提供事故发生时去客户刘杰家安装空调的安装单,对被上诉人方提交的其他安装单,没有九龙家电的公章及签名,真实性不能证实,即便真实也不能说明是九龙家电给死者的,九龙家电不知道这些安装单是怎么来的,如果是通过个人得到,个人不能代表公司,如果是从九龙家电拿到的,九龙家电也没让其去安装,九龙家电完全可以安排自身员工或找有资质人员去安装。九龙家电没有指派死者去安装空调,也没给过死者任何安装费用,其安装费是死者通过梁山县远大家电服务部登陆格力空调系统返款,更加说明九龙家电与死者不存在雇佣关系。庭审中一审被告格力公司也承诺提供系统返款信息用于证实案件真实情况。九龙家电也没有安排或指示过死者去安装空调,不给死者支付安装费,一审中没有证据可以证实双方存在雇佣关系,九龙家电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二、死者存在重大过错,一审认定死者承担过错责任比例较低。根据证人证言陈述,死者王某4从事空调安装多年,从事空调安装工作应该有较强的安全防范意识,其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预见自己行为的危险性并尽力避免损害结果的发生,但是在安装空调时确没有佩戴安全帽,事故发生时是安全带脱落导致死者从三楼坠落死亡,对死者感到惋惜,同时死者自身安全意识缺乏,安全保护措施严重不到位,自身存在重大过错,一审认定死者承担20%过错责任比例较低。综上所述,一审认定事实错误,请求法院查明事实,依法判决。
被上诉人王效防、蔚永芝、关丹丹、王某1、王某2答辩称,一、答辩人与上诉人存在雇佣关系。受害人王某4给上诉人公司安装空调七年左右的时间,早已形成雇佣关系,受害人凭空调安装确认单到九龙公司领取安装费用,上诉人一审提交了调查笔录2份、济宁九龙梁山大库安装单31张、九龙家电售后服务零售登记单3张及证人王某3出庭作证,该证据能够相互印证形成证据系统,加上当地空调交易习惯、交易惯例,显然双方之间存在雇佣关系。二、一审判决对受害人自身过错的认定,属于法官自由裁量权的范围内,并无不当。三、一审判决适用农村居民标准不正确,应适用城镇居民标准。王某4(生前)与关丹丹、王效防、蔚永芝是一个家庭,系梁山县惠民小区业主,在梁山县城城内居住生活,应适用城镇标准,答辩人提交的梁山惠民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及房产证均可证明上述问题,一审时答辩人已经提交,但一审判决并未采用,王某4生前在梁山县城居住生活,本案应适用城镇居民标准来计算死亡赔偿金,一审判决适用农村居民标准不正确,应予纠正。综上,为维护法律的尊严和公民的合法权益,特此答辩,请贵院依法判决。
原审被告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王效防、蔚永芝、关丹丹、王某1、王某2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请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500000元;2、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8年5月1日,王某4接到梁山九龙家电的安装单,安排王某4到梁山县金贵花园小区4号楼3单元302室刘杰家安装格力空调。在王某4、王某3安装格力空调过程中,受害人王某4从楼上坠落受伤,在梁山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同时认定,原告王效防系王某4之父,原告蔚永芝系王某4之母,原告关丹丹系王某4之妻,原告王某1系王某4之子,原告王冉凝系王某4之女。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承担赔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规定,受害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责任。本案的受害人王某4长期为被告梁山九龙家电提供空调安装劳务,并按照被告梁山九龙家电的指派为其客户安装空调。本案中的刘杰在购买被告梁山九龙家电出售的格力空调后,被告王某4按照被告梁山九龙家电的指派为刘杰安装格力空调,王某4在安装空调时不慎从刘杰楼上坠落受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从本地买卖空调的交易习惯和交易惯例来看,消费者购买空调后,由空调出卖方承担空调的安装义务。根据本地的实际情况和交易习惯,能认定王某4为被告梁山九龙家电提供劳务过程中意外死亡。因此,被告梁山九龙家电作为接受劳务的一方,应依法对原告的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受害人王某4作为长期从事空调安装的作业人员,应意识到安装空调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应具有较强的安全防范意识,应当在安装前佩戴好安全带、系好安全绳等做好其他安全防范措施,并检查安全带是否扣好、安全绳是否脱落,应当预见到不做好安全防范措施高空安装空调的危害后果。由于王某4未系好安全绳,至安全绳脱落,造成其从楼上坠落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其对损害的发生存在一定的过错,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根据王某4的过错程度,本院酌定受害人王某4承担20%的民事责任,被告梁山九龙家电承担80%的民事责任。对于原告主张的医疗费68373.38元、死亡赔偿金302360元(15118元/年×20年)、丧葬费31781元(63562元/12月×6月),均符合法律规定,本院均予以认定。对原告主张的被抚养人生活费160301元[10342元/年×(13+18)÷2人],由于原告计算错误,根据被抚养人的出生日期和受害人的死亡日期,对被抚养人的生活费,本院予以认定152113.58元[10342元/年×12年+10342元/年×(5+5/12)年÷2人]。对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因受害人王某4的死亡给原告带来巨大的精神损害,本院酌定予以支持。综上所述,被告梁山九龙家电应赔偿原告王效防、蔚永芝、关丹丹、王某1、王某2各项损失共计447702.37元〔(68373.38元+302360元+31781元+152113.58元+5000元)×80%〕。因原告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王某4为被告格力电器公司提供劳务,故原告请求被告格力电器公司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被告梁山九龙家电辩解其与王某4不存在雇佣关系,没有指使王某4从事案涉空调的安装事宜,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意见,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济宁九龙贵和商贸集团有限公司九龙家电梁山店赔偿原告王效防、蔚永芝、关丹丹、王某1、王某2医疗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的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447702.37元。二、驳回原告王效防、蔚永芝、关丹丹、王某1、王某2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400元,由被告济宁九龙贵和商贸集团有限公司九龙家电梁山店负担。
二审审理查明事实与一审审理查明事实相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一是上诉人与受害人王某4是否存在雇佣关系;二是一审法院对双方当事人的责任划分是否正确。
针对本案的第一个焦点问题。劳务关系是劳动者依据其与用工者的约定,由劳动者向用工者提供一次性或特定的劳动服务,用工者依约向劳动者支付劳务报酬的一种有偿服务的法律关系。本案中,上诉人作为空调销售方,应当承担为消费者安装空调的义务。被上诉人提供的王某3的证人证言及济宁九龙梁山大库安装单能够证明,受害人王某4为上诉人销售的多个品牌的空调提供安装服务。根据本地情况和日常交易习惯,受害人王某4完成空调安装服务后,将回执单交给上诉人,另行结算劳务费。结合上诉人提供的售后服务登记单及受害人王某4在为客户刘杰安装空调过程中一直身着印有上诉人单位标志的天蓝色工装的事实,能够认定受害人王某4系受上诉人指派为客户刘杰安装空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的规定,上诉人应当对受害人王某4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
针对本案的第二个焦点问题。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上诉人作为用人单位应当对受害人王某4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一审法院依据查明的事实,判决上诉人承担80%的责任,并无不妥,本院不再予以调整。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符合本案事实,本院依法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016元,由上诉人济宁九龙贵和商贸集团有限公司九龙家电梁山店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阿梅
审 判 员 王衍琴
审 判 员 张 婕
二〇一九年三月十八日
法官助理 王洪亮
书 记 员 黄 灿
百度百聘和天眼查联合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