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沪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北京盛世缘水务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2017-05-26

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7)苏04民终121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江苏沪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华山路460号。
法定代表人:张玉松,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汤雪琴,女,****年**月**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江都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国勇,扬州市江都区永明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盛世缘水务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丰台区富丰园小区19号楼5-602室。
法定代表人:乔世琴,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智远,北京市法大(呼和浩特)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江苏沪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沪武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北京盛世缘水务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务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溧阳市人民法院(2016)苏0481民初616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
本院认为,一审认定事实不清,应发回重审,理由如下:
一、溧阳市华盛染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盛公司)系涉案工程的发包人,其将工程发包给水务公司,双方签订了《印染生产废水处理设施技术升级改造工程实施合同》(以下简称《合同一》),水务公司又将其中的机电安装工程转包给沪武公司,双方签订了《溧阳市华盛染整有限公司印染生产废水处理设施技术升级改造工程安装承包协议》(以下简称《合同二》),并约定,水务公司按照业主审定的工程量和支付的工程款,在收到业主的工程款7日内支付给沪武公司,待工程结算且收到工程款的情况下,水务公司将其余款项一次性拨付给沪武公司。但是,对于《合同一》中是否约定了机电安装部分的工程价款另计或者另付,还是实际已经包含其中等问题,一审未查明。如《合同一》中已经明确约定了机电安装部分的工程量以及工程价款已包含其中,即使《合同二》中约定了该部分工程款由业主支付,沪武公司仍有权要求水务公司承担付款责任,并可要求华盛公司在欠付工程款的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如《合同一》中明确了机电安装部分的工程量以及工程价款另计,则需查明华盛公司是否明知沪武公司系该部分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华盛公司与沪武公司之间是否另有合同约定,在查明华盛公司、水务公司以及沪武公司三方实际关系的基础上,再确定机电安装工程的付款主体。
二、一审查明的事实中,水务公司在汇总表上签署“经估算后工程价总标的为659740.92元,上述款项华盛公司因其内部经济担保问题导致至今未支付工程款,其中还包括我公司垫付、拆解给他们的设备款。此款欠付问题我公司已诉至北京仲裁委员会,现等待开庭。”水务公司在二审中称,所谓的仲裁纠纷实际为借款纠纷,与本案工程款无涉。本院认为,既然为借款纠纷,与机电安装的工程款无涉,其完全没有必要在汇总表中予以提及。故仲裁纠纷中是否涉及机电安装工程款的支付,亦需要查明。
三、一审法院认为,应由沪武公司举证证明华盛公司支付款项给了水务公司,沪武公司未能就此举证,因此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尚未成就。本院对此不予认同,从举证角度看,沪武公司作为第三方,其没有能力查明华盛公司与水务公司之间的款项往来情况。该部分举证责任应由水务公司来承担,为查明案件事实,必要时可追加华盛公司为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参与诉讼。
四、水务公司在一审中提交了华盛公司2016年10月9日出具的《证明》,载明华盛公司要求沪武公司至现场校查确认,确认后同意先支付。如将华盛公司列为第三人,可对该份《证明》的真实性进行核查,并就如何付款进行三方协商。
五、涉及《合同一》、《合同二》的效力认定,就沪武公司、水务公司的资质以及《合同二》中是否存在非法转包、分包等问题,应一并予以审查。
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溧阳市人民法院(2016)苏0481民初6166号民事判决;
二、本案发回溧阳市人民法院重审。
上诉人沪武公司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10398元予以退回。
审判长  袁海燕
审判员  是飞烨
审判员  孙海萍
二〇一七年五月十五日
书记员  方 栋
百度百聘和天眼查联合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