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中君力影视文化工作室与广东永生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服务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民事案件(2016)粤5122民初293号中国裁判文书网


民事判决书

广东省饶平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5122民初293号
原告(反诉被告):上海中君力影视文化工作室;住所地上海市松江区玉树路269号5号楼2681室,组织机构代码57411411-1。
负责人:吴秀波。
委托诉讼代理人:潘春明,广东一言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易乐笛,广东一言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广东永生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饶平县新丰镇扬康村楼地,组织机构代码66339077-5。
法定代表人:贺守义,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学政、周念军,广东联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上海中君力影视文化工作室与被告广东永生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5月20日立案后,被告广东永生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提出反诉,本院决定合并审理,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上海中君力影视文化工作室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潘春明,被告广东永生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学政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上海中君力影视文化工作室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服务费630000元及延迟支付的利息75000元,共计705000元(按银行同期贷款利息从2014年1月1日暂计至2015年12月15日,直至被告清付所有欠款之日止);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一切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2013年6月14日,被告签订了关于原告为被告提供永生源系列健康产品的代言形象策划和代言创意顾问服务的合同和补充合同,合同约定:被告委托原告提供原告方艺人吴秀波作为被告企业形象、产品形象的代言人,时间从2013年6月17日起至2015年6月15日止,在本合同约定期限内,被告有权使用原告艺人的肖像、姓名、声誉进行企业形象以及合约产品的宣传推广。合同还明确代言的相关内容包括:原告应在本合同约定时间内为被告拍摄影视广告一支,拍摄平面广告一支;参加被告组织的新闻发布会、订货会、公共促销关系等商业活动一次。以上服务被告应支付原告服务费用630万元,分三期支付,首期款在合同签订后三个工作日内支付总额的70%,第二期款在第一次工作前的三个工作日内支付总额的20%,最后一期在最后一次工作之前三日内(不晚于2014年1月1日)支付剩余的10%,即63万元。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如期地履行了合同项下义务,被告也按合同约定履行了头两期服务费的支付,原告在收到相关款项后也向被告开具了税务发票。但是,直到合同约定第三期款项最后付款的时间,被告仍未依约支付余款63万元,虽经原告多次催收未果。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根据《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原告提出诉讼。
被告广东永生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辩称:原告违反合同及补充合同的约定,不履行合同的义务,造成被告的重大损失。2013年6月14日,被告与原告签订《合同》及《补充合同》,约定乙方提供其艺人吴秀波作为甲方企业形象、产品形象代言人。根据上述约定,乙方为甲方提供的主要服务是艺人吴秀波为甲方拍摄影视广告一支、平面广告一支、乙方艺人吴秀波参加甲方组织的新闻发布会、订货会、经销商大会、公共促销关系等商业活动一次。上述合同签订后,被告于2013年7月1日支付给原告《合同》第四条、费用及支付方式中的“第一次”和“第二次”服务费共567万元(占合同服务费总额的90%),但非常遗憾的是原告严重违反《合同》及《补充合同》的约定,以吴秀波档期繁忙为理由,多次拒绝参加甲方精心策划组织的以吴秀波为核心的新闻发布会、订货会、经销商大会,至今未完成《合同》及《补充合同》约定参加甲方组织的新闻发布会、订货会、经销商大会、公共促销关系等商业活动的合同义务,构成违反《补充合同》第6.1条的约定“一方实质性未履行本补充合同及主合同的约定的责任”的违约事实,致使被告失约于媒体和客户,给被告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和商业信誉损失,以至于被告委托原告及原告的艺人吴秀波为其进行企业形象和产品代言合同目的未能实现。根据原告以上违约事实,被告根据《补充合同》第6.2条的约定“如乙方违约,甲方可不予付款,且乙方应退还甲方已付的合同执行款项,并有权要求乙方按甲方实际损失要求乙方赔偿”的约定,被告无需再向原告支付任何服务费,同时被告保留要求退还已经支付的服务费及赔偿损失的权利。二、原告向被告主张债务超过诉讼时效,应当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合同》第四条费用支付方式“4.2付款方式:甲方分叁次向乙方支付款项:……第三次:乙方完成最后一次工作之前三日内(不晚于2014年1月1日),甲方支付乙方本合同约定的服务费总金额的10%,即人民币陆拾叁万元整(RMB630,000,00)。”依据《合同》的约定,被告向原告支付第三次服务费的日期必须在2014年1月1日以前,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为二年,因此原告应当于2016年1月2日前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保护相应的民事权利,但原告向深圳市龙岗人民法院首次申请立案的时间为2016年1月5日【案号:(2016)粤0307民初396号】,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且不存在诉讼时效中止、中断、延长的情形,基于以上事实和证据,原告的诉讼请求超过诉讼时效,请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1、2013年6月14日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合同》;2、2013年6月14日双方当事人签订的《补充合同》。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1、原告与被告签订《合同》及《补充合同》后,被告没有按《合同》第四条第二款履行第三次付款的义务,也没有按《补充合同》的约定邮寄书面或传真通知对方的服务活动,但被告称有电话通知原告。原告也没有按《合同》第一条第三款的约定,出席参加被告组织举办的新闻发布会、订货会、经销商大会、公共促销关系等商业活动一次。2、原告向被告主张债务是否超过诉讼时效,原告提供证据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5)深福法立民初字第103号《民事裁定书》,证明原告于2015年12月18日向该院起诉主张诉讼权利,2016年1月5日原告又向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起诉,后案件移送本院,所以原告向被告主张债务权利时间在一年内,并不超过诉讼时效。
本诉案件受理后,被告于2016年7月8日提出反诉,对被告的反诉本院另行作出《民事裁定书》。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签订《合同》及《补充合同》,双方当事人对合同均没有提出异议,合同签订后,原告履行了《合同》第一条第三款第一项、第二项的委托事项及完成工作内容,被告依约按时履行了《合同》第四条第二款第一次、第二次的付款义务。但原告没有完成《合同》第一条第三款第三项被告委托事项及工作内容,致使合同约定部分内容未能实现,故被告没有按时按约支付《合同》第四条第二款第三次的服务费总额10%即63万元。根据《补充合同》第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一方实质性未履行本补充合同及主合同约定的责任。第二项:一方实质性违背本补充合同及主合同条款的约定内容。”、第二款第二项:“如乙方违约,甲方可不予付款,…”的合同约定。根据合同约定,被告可以不支付《合同》第四条第二款第三次约定的服务费63万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款:“公民、法人违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的规定,现原告请求被告支付原告服务费630000元及延迟支付的利息75000元,共计705000元,依法不予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理由不成立,依法应予驳回。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上海中君力影视文化工作室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850元,由原告上海中君力影视文化工作室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许再华
审 判 员  吴潮元
代理审判员  余小喜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王銮冰
百度百聘和天眼查联合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