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红与北京天虹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民事案件(2018)京0102民初2978号中国裁判文书网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京0102民初2978号
原告:孙宝红,女,****年**月**日出生,汉族,中国铁路总公司退休职工,住北京市西城区。
被告:北京晋芳食源餐饮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大街168号1幢地下一层102号。
法定代表人:XX。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鹏飞,男,该单位职工。
被告:北京天虹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大街168号地下一层至地上二层。
法定代表人:高书林,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京生,男,该公司职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楚仪,女,该单位职工。
原告孙宝红与被告北京晋芳食源餐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芳食源公司)、北京天虹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虹管理公司)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孙宝红,被告晋芳食源公司之委托诉讼代理人赵鹏飞、天虹管理公司之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京生、张楚仪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孙宝红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请求法院判令二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6883.93元、残疾辅助器具费60元、护理费14400元(每月3600元计算4个月)、营养费5400元(营养期60天,每天9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交通费3912元。事实与理由:2016年7月4日,原告至被告天虹管理公司经营的天虹商场地下一层超市购物时,因地面湿滑,原告在洗手池附近滑倒受伤,后经查致使原告滑倒的水池是被告晋芳食源公司所有。原告受伤后被送至北京积水潭医院门诊就诊,伤情经诊断为桡骨骨折。原告为治疗伤情至广安门医院第二中医门诊部和顺天德中医医院针灸治疗。原告认为二被告作为商城的经营管理方和餐厅的经营者,应该保障原告的安全,原告因赔偿问题与二被告协商未果,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被告晋芳食源公司辩称,事发的时间地点属实。我单位与被告天虹管理公司系租赁关系,我单位租赁被告天虹管理公司的房屋开办餐厅。原告所述摔倒的地方不是洗手池,而是我单位所经营餐厅的洗碗间。洗手池在商场的二层,地下一层没有洗手池。原告当时是不听我公司员工劝阻,自行进入到后厨洗手的,我单位后厨标明“后厨重地,闲人免进”。现在原告摔倒的地方及洗碗间已经装修。原告摔倒后,多次找我们,我单位已经先行给付了原告4300元。如法院判令我单位赔偿,请求法院将我单位已经垫付的金额在赔偿总额中扣除。现原告称因地面湿滑而摔倒,其主张缺乏法律依据。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天虹管理公司辩称,事发的时间地点属实,事发的天虹商场为我公司经营管理,被告晋芳食源公司租赁我公司地下一层房屋开办餐厅。原告摔倒的地方是洗碗间,顾客不允许进入,原告不是第一次到天虹来,应该知道洗手池在商场的二层。原告曾起诉过我们,法院认定了我们不是适格的主体。综上,不同意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原告所述的天虹商场为被告天虹管理公司经营管理,被告晋芳食源公司租赁被告天虹管理公司地下一层的房屋开办餐厅。2016年7月4日晚9时许,原告至被告天虹管理公司经营的天虹商场地下一层超市购物完毕后,至被告晋芳食源公司经营的餐厅水池洗手,不慎滑倒受伤。事发后原告至北京积水潭医院就诊,伤情经诊断为桡骨骨折。原告认为天虹管理公司及晋芳食源公司违反了安全保障义务,应该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曾多次找二被告协商赔偿事宜。二被告前期已经赔付了原告4300元。经本院释明,被告天虹管理公司称其垫付的2300元最后已经由被告晋芳食源公司负担,认可该赔偿费用实际为被告晋芳食源公司全部垫付。
原告为主张医疗费,提供了急诊门诊病历、诊断证明书、检查报告单、医疗费用清单、医疗费票据,被告对原告提交医疗费等相关证据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经核算原告出具的医疗费票据中含有残疾辅助器具费680元,释明后,双方均认可该费用作为残疾辅助器具费由原告单独主张。原告提交的医疗费票据,因开具的发票与医疗费明细明显不符,本院经与北京顺天德中医院核算后,该院工作人员告知本院:原告开具的医疗费发票金额包含了原告已经医保实时报销的金额,原告实际支付的金额应该以北京市医疗门诊费用清单中所列个人支付金额为准,故对原告提交的北京顺天德中医院开具的医疗费发票,本院不予认可,相关医疗费以门诊费用清单中的个人支付金额项所列金额为准。经本院核算后原告提交的医疗费金额为5106.42元。
原告主张残疾辅助器具费60元,诉讼中,经释明,原告同意将医疗费票据中的620元矫形器发票计算至残疾辅助器具费项下。
原告主张的护理费提交了收条,原告称受伤后为聘请护工护理,按照每月3600元标准主张4个月,护理费主张为14400元。
原告主张的营养费,原告主张营养期60日,每日90元标准主张营养费5400元。
原告称事发后多次门诊治疗,主张交通费3912元。
原告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估算为5000元。
被告晋芳食源公司提交商城图片,证明事发时的商城面貌。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医疗费明细、诊断证明、医疗费票据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受法律保护。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本案中,被告晋芳食源公司作为餐厅的经营者,应为顾客提供安全、舒适的就餐环境。2016年7月4日晚9时许,原告在被告晋芳食源公司经营的餐厅的水池洗手后滑倒受伤。依据双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和当庭陈述,本院对原告所述的地面湿滑的陈述予以认定。被告晋芳食源公司经营的餐厅水池附近地面存在湿滑,导致原告受伤,应视为被告晋芳食源公司未充分尽到安全保障义务,被告应对原告的合理损失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行走中对周围的环境负有注意义务,原告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摔倒,其自身对该事件的发生应负主要责任。依据双方的过错程度,本院认定被告晋芳食源公司对原告的合理损失承担30%的赔偿责任。原告主张被告天虹管理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二被告辩称事发地点为被告晋芳食源公司经营的餐厅洗碗间的意见,未提交相应证据佐证,本院不予采信。
原告主张的各项诉讼请求,依据原告提供的相关证据,本院认定如下:
医疗费,依据原告出具的医疗费明细及挂号单,原告花费的具体数额经本院核算为5226.92元。
护理费,依据原告的伤情,参照相关鉴定标准,确定护理期60日,护理费按照每日100元标准计算为6000元。
营养费,依据原告伤情确定营养期90日,营养费按照每日30元标准计算为2700元。
残疾辅助器具费,依据原告提交的发票确认为680元。
交通费,依据原告就医次数,酌定为600元。
以上数额,由被告按照30%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
依据原告的伤情及过错程度,确定原告合理的精神损害赔偿金为1000元。
上述赔偿责任,由被告晋芳食源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晋芳食源公司垫付的4300元,从赔偿款总额中折抵扣除。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四条、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被告北京晋芳食源餐饮有限公司赔偿原告孙宝红医疗费1568.08元、护理费1800元、营养费81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204元、交通费18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扣除被告北京晋芳食源餐饮有限公司已赔偿的4300元后,应赔偿数额共计1262.08元;
二、驳回原告孙宝红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80元,由原告孙宝红负担630元(已交纳),由被告北京晋芳食源餐饮有限公司负担50元(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照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姜 涛
审 判 员  闫召光
人民陪审员  杨懿宏
二〇一八年十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邸碧莹
百度百聘和天眼查联合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