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孙俊、张海军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民事案件(2019)云34民终43号中国裁判文书网

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云34民终4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龚孙俊,男,汉族,****年**月**日出生,住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海军,男,汉族,****年**月**日出生,住址:四川省武胜县。
上诉人(原审原告):唐丽刚,男,纳西族,****年**月**日出生,住址: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市。
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志春,云南大济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大唐迪庆香格里拉电力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云南省香格里拉市康珠大道32号。
法定代表人:施健升,系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易春江,大唐迪庆香格里拉电力开发有限公司综合部主任。代理权限:一般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西漓昇电力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广西省桂林市上海路15号。
法定代表人:苏翀,系公司董事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西兆泰送变电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柳州市柳石路263号10栋。
法定代表人:罗立军,系公司董事长。
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潘阳洋,北京大成(昆明)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西卓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七星区穿山东路29号东晖国际公馆15栋1-3-1号房。
法定代表人:邓家威,系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娜,北京大成(昆明)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上诉人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与被上诉人大唐迪庆香格里拉电力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唐公司)、广西漓昇电力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漓昇公司)、广西兆泰送变电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兆泰公司)、广西卓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卓尔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香格里拉市人民法院(2018)云3401民初151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3月1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上诉请求:请求撤销(2018)云3401民初151号民事裁定书,将该案发回重审。事实与理由: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之规定,当事人就已经提起诉讼的事项在诉讼过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后再次起诉,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构成重复起诉:(一)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二)后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的相同;(三)后诉与前诉的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本案与(2014)迪民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前诉)相比,1.从诉讼主体上看,增加了大唐公司、漓昇公司、兆泰公司三被告。首先,虽然作为业主的大唐公司和作为承包人的漓昇公司、兆泰公司质疑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与增加的工程没有关系,但因为本案所涉工程均为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实际施工,而漓昇公司、兆泰公司均未施工。因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建设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的,应予支持”的规定,一审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有权参照业主大唐公司与漓昇公司、兆泰公司签订的施工合同结算工程款、主张工程款;其次,因本案一审大唐公司无法提供与漓昇公司、兆泰公司之间已将工程款支付完毕的证据,同时因漓昇公司、兆泰公司与卓尔公司之间也无法出具双方的结算合同和已支付完工程款的证据。根据《解释》第二十六条“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的规定,一审大唐公司和漓昇公司、兆泰公司应在欠付工程款的范围内对卓尔公司的付款责任承担连带责任。所以,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将大唐公司、漓昇公司、兆泰公司列为一审的被告,相比之前,增加了三个被告。因此,从诉讼主体上看,并不属于前诉与后诉的当事人相同。2.从诉讼请求上看,后诉已经剔除了前诉修进场路的损失。铁塔延迟到货造成的误工费、到货数量不合格造成的二次搬运费以及加工造成的损失数额已经从7,098,990.00元调整为2,884,400.00元。砍树赔偿及劳务工资2,039,138.00元变更为超出设计范围、超出设计的林地林木砍伐赔偿费1,417,000.00元。因此,无论数量还是项目与前诉的诉讼请求相比,并不相同。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八条规定:“裁判发生法律效力后,发生新的事实,当事人再次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该条规定可以视为对认定重复起诉一般标准的例外规定,同时也体现了最高人民法院在重复起诉问题上,仍将原因事实或者客观事实作为判断是否构成重复起诉的标准之一。发生了新的事实,如果驳回,将剥夺上诉人的实体诉讼权利,从而显失公平。后诉发生新的事实主要如下:1.本案一审新增加的证据:Ⅰ、Ⅲ标段施工合同(竣工)结算审核报告可以证实,Ⅰ标段增加的工程量有10,287,198.46元。Ⅲ标段增加的工程量有4,984,716.77元;2.因为铁塔延迟到货造成的工人误工损失1,012,000.00元,在卓尔公司自己认可的《关于岗曲河220KV送出线路工程Ⅰ、Ⅲ标段对帐情况说明》中第3点已经明确证实;3.铁塔组装件缺陷无法安装重新加工制作和二次搬运造成的损失1,872,400.00元,在损失确认表中可以证实;4.超出设计的林地林木砍伐赔偿费1,417,000.00元,在Ⅰ、Ⅲ标段施工合同(竣工)结算审核报告、Ⅲ标段施工合同(竣工)结算审核报告附件、《岗曲河220KV送出线路工程Ⅰ、II、Ⅲ标段树木砍伐补偿专题会议》中可以证实;5.设计变更增加的工程量价款807,138.00元,在卓尔公司自己认可的《关于岗曲河220KV送出线路工程Ⅰ、Ⅲ标段对帐情况说明》中第3点已经明确证实。因此,本案的证据和事实与前诉相比,有明显的增加,属于出现了新的事实,不应以重复起诉处理。
大唐公司辩称:一、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违反“一事不再理”的原则,滥用诉权,一审裁定并无不当。1.大唐公司、漓昇公司、兆泰公司均不具有本案适格被告主体身份;2.后诉的诉讼请求与前诉相同,都是基于云南岗曲河220KV送出线路工程Ⅰ、Ⅲ标段送电线路工程建设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3.虽然后诉的标的额与前诉略有不同,但通过一审查明的事实表明,前诉的诉请完全覆盖了后诉的标的额,足以认定后诉与前诉的标的额相同。二、大唐公司并不存在任何欠付工程款的行为,不存在依法应承担连带责任的情形。1.一审举证过程中,Ⅰ、Ⅲ标段施工合同(竣工)结算审核报告反映了一个事实,即大唐公司应分摊的工程款金额具有真实性,质证过程中,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以及漓昇公司、兆泰公司对大唐公司举证的9份转账凭证均无异议,作为Ⅰ、Ⅲ标段的承包单位,漓昇公司与兆泰公司也明确表示工程款已支付完毕。2.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作为Ⅰ、Ⅲ标段的发包人,大唐公司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而现在大唐公司的工程款已付清,也就不存在所谓的连带支付责任。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漓昇公司、兆泰公司、卓尔公司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请求判令卓尔公司支付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铁塔延迟到货造成的损失1,012,000.00元;2.请求判令卓尔公司支付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铁塔组装件缺陷无法安装重新加工制作造成的损失1,872,400.00元;3.请求判令卓尔公司支付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设计变更增加的工程量价款807,138.00元;4.请求判令卓尔公司支付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超出设计的林地林木砍伐赔偿费1,417,000.00元;5.请求判令卓尔公司支付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垫付的工人受伤人身损害赔偿款245,000.00元;6.请求判令大唐公司、漓昇公司、兆泰公司在欠付工程款的范围内对卓尔公司的上述付款责任承担连带付款责任;7.请求判令卓尔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本案争议的焦点是:1、大唐公司、漓昇公司、兆泰公司是否属于本案适格被告,是否需要对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承担连带责任;2、本案是否属于重复起诉。
对于本案的争议焦点1、大唐公司、漓昇公司、兆泰公司是否属于本案适格被告,是否需要对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承担连带责任,一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也就是说,发包人、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均可成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的当事人,但其前提应为实际施工人对直接分包人具有相应请求权。本案中,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作为实际施工人对实际分包人卓尔公司的请求权已经由(2014)迪民初字第1号民事生效判决驳回,其实体请求权利已经消灭。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的实体请求权利即已消灭,则无权再对大唐公司、漓昇公司、兆泰公司主张权利,大唐公司、漓昇公司、兆泰公司不能成为本案的适格被告。大唐公司、漓昇公司、兆泰公司既不能成为本案的适格被告,亦不存在连带责任的问题。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提起的第6项诉讼请求于法无据,依法应予驳回。
对于本案的争议焦点2、本案是否属于重复起诉,一审法院认为:裁判文书生效后当事人再次起诉,同时符合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诉讼标的、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的,构成重复起诉。根据对案件事实的调查,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的诉讼行为构成重复起诉行为,理由如下:1.前诉裁判文书生效后当事人再次起诉。2014年,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基于云南岗曲河220KV送出线路工程Ⅰ、Ⅲ标段送电线路工程建设与广西卓尔公司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向迪庆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经审理后,迪庆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1月16日作出(2014)迪民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书。如今前诉判决早已生效,现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基于相同的事实和理由再次向本院提起民事诉讼。2.主体方面: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在本案中虽然增诉了三个被告,也对增诉的三个被告提出了诉讼请求,但经本院审查,增诉的大唐公司、漓昇公司、兆泰公司并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因此,本案的诉讼主体实际与前诉相同。3.诉讼标的方面:本案与前诉的诉讼标的均为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与广西卓尔公司基于云南岗曲河220KV送出线路工程Ⅰ、Ⅲ标段送电线路工程建设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4.诉讼请求方面:前诉的第2项诉讼请求与本案的第1、2项诉讼请求同为主张铁塔材料延误到货造成的停工损失及铁塔材料到货后包装混乱致使组塔费用增加造成的损失;前诉的第3项诉讼请求与本案的第4项诉讼请求同为主张超出设计的林木砍伐赔偿费用。前诉的第4项诉讼请求与本案的第3项诉讼请求同为主张设计变更增加的工程款;前诉的第5项诉讼请求与本案的第5项诉讼请求同为主张垫付的工人受伤损害赔偿款。前诉的第4项诉讼请求中的诉讼标额的与本案的第3项诉讼请求中的诉讼标的额完全相同。前诉的第2、3、5项诉讼请求中的诉讼标的额虽然与本案的第1、2、4、5项诉讼请求中的诉讼标的额不同,但是完全覆盖了本案对应诉讼请求的诉讼标的额。综上所述,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提起的第1、2、3、4、5项诉讼请求构成重复起诉,依法应予驳回。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之规定,裁定驳回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对大唐公司、漓昇公司、兆泰公司、卓尔公司的起诉。
本院认为:首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之规定,后诉与前诉相比,存在以下情况:一、两案的诉讼请求相同;两案均为基于云南岗曲河220KV送出线路工程Ⅰ、Ⅲ标段送电线路工程建设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二、两案的诉讼当事人相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发包人、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均可成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的当事人,但其前提应为实际施工人对直接分包人具有相应请求权。因为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的实体请求权已经由前诉生效判决驳回,其实体请求权已经消灭。所以本案一审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对违法分包人卓尔公司的请求权已经消灭,从而无依据向发包人、转包人主张实体权利。所以大唐公司、漓昇公司、兆泰公司均不是本案适格被告,本案的诉讼主体实际上与前诉相同;三、两案的诉讼标的虽然不全相同,但前诉的诉讼标的额完全覆盖了后诉对应的诉讼标的额,既然前诉的实体请求权已被驳回,则后诉的标的肯定已在以驳回的范畴。综上,本案属于当事人就已经提起诉讼的事项在裁判生效后再次起诉的情形。其次,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认为相比前诉后诉又增加了一份新证据,即:Ⅰ、Ⅲ标段施工合同(竣工)结算审核报告,该新证据可以证实发生了新的事实。本院认为该报告的形成时间为2014年8月,前案开庭审理时,该报告未形成,而前案判决时,该报告已形成,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可以以出现新证据为由提起上诉,但该案判决后其仍然对该判决没有提出上诉,已经失去了以该份证据抗辩前诉判决的抗辩权,更不能再以该证据来抗辩已经被驳回的实体权利。再次,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主张出现的新事实的其他相关证据其实在前诉中均已提交过,前诉判决也作出了评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理解与适用的相关规定,本条所指的“新的事实”是指生效裁判发生法律效力后发生的事实,而不是原生效裁判未查明或涉及的事实,亦不是当事人在原审中未提出的事实。原审结束前就已经存在的事实,当事人应当主张而未主张的事实,也不属于新的事实。所以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关于“本案的证据和事实与前诉相比,有明显的增加,属于出现了新的事实”的主张于法无据,不予支持。综上,一审法院对两案的权利义务关系、诉讼主体、诉讼标的、诉讼请求作了比较后,认定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基于云南岗曲河220KV送出线路工程Ⅰ、Ⅲ标段送电线路工程建设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对大唐公司、漓昇公司、兆泰公司、卓尔公司的提起的诉讼属重复起诉并无错误,其作出的驳回起诉裁定并无不妥,应予维持。
综上,龚孙俊、张海军、唐丽刚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阿史木
审判员  和军芳
审判员  松晓芳
二〇一九年四月三日
书记员  余志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