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一审行政判决书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2019-07-03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行政判决书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7)京73行初3927号
原告惠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3923、3930号案件第三人),住所地广东省惠州市仲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陈江街道仲恺六路256号。
法定代表人朴星浩,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胡琪,北京市柳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贾洪菠,北京市柳沈律师事务所专利代理人。
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9号银谷大厦。
法定代表人葛树,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苏青,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审查员。
委托代理人袁丽颖,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审查员。
第三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坂田华为总部办公楼。
法定代表人孙亚芳,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方丹,深圳市君之泉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专利代理人。
第三人三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3923号案件原告、3930号案件第三人),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
法定代表人:裵敬泰,总裁。
委托代理人胡琪,北京市柳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潘俊林,男,****年**月**日出生,该公司员工,住北京市海淀区。
第三人天津三星通信技术有限公司(3923号案件第三人、3930号案件原告),住所地天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微电子区。
法定代表人申宗旼,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胡琪,北京市柳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婧,北京市柳沈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惠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简称惠州三星公司)不服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7年1月3日作出的第31142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简称被诉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6月3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指派技术调查官李祖布参与诉讼,并依法通知被诉决定的利害关系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华为公司)、三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三星中国公司)、天津三星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天津三星公司)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于2018年6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天津三星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胡琪、张婧,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苏青、袁丽颖,第三人华为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方舟,三星中国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胡琪、潘俊林,惠州三星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胡琪、贾洪菠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诉决定系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针对三星中国公司、惠州三星公司、天津三星公司就第三人华为公司所拥有的名称为“小区重选的方法、终端及系统”的第200810091957.6号发明专利(简称本专利)提起的无效宣告请求所作出。该决定认定:本专利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简称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第二十二条第三款以及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的相关规定,故决定维持本专利权有效。
被诉决定引用的对比文件为:
证据1:3GPPTS36.304V8.1.0;
证据2:3GPPTS36.331V8.1.0;
证据3:3GPPTSG-RANWG2Meeting#60bisR2-080338;
证据4:3GPPTSGRANWG2Meeting#60bisR2-080443;
证据5:3GPPTSGRAN2Meeting#6lR2-080677;
证据6:3GPPTSG-RANWG2Meeting#60bisR2-080254;
证据7:3GPPTSGRANWG2#60TdocR2-075161。
具体理由为:
1、关于权利要求1、8、11是否缺少必要技术特征
本专利需要解决在小区重选过程中非LTE系统为制定专用优先级列表而导致的信令增加过多、网络升级成本过高的问题。权利要求1所采用的技术方案,是通过将长期演进系统获取的专用优先级列表和有效时间携带到非长期演进系统,在有效时间之内使用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重选,从而不需要从非长期演进系统获取专用优先级,解决了上述技术问题。因此,权利要求1的技术方案记载了解决上述技术问题的必要技术特征,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简称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同理,权利要求8、11也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
2、关于权利要求第1-11是否以说明书为依据
小区信号质量下降是启动重选的条件,使用优先级列表进行重选是重选的依据。根据说明书中记载(参见本专利说明书第25、29-119段),通过将长期演进系统获取的专用优先级列表和有效时间携带到非长期演进系统,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中,需要进行重选时,能够根据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得的专用优先级进行小区重选。本专利并没有涉及小区进行重选需要满足的条件的改进,这些特征无须记载在权利要求中。因此,权利要求1-11能够获得说明书的支持,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
3、关于权利要求1-11是否清楚
(1)权利要求1、8、11
“专用优先级列表中的优先级包括频率或无线接入技术的优先级”,对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频率”指某一无线接入技术所占用的频率,优先级列表中包括频率“或”无线接入技术的优先级,即,表示或是某一无线接入技术占用频率的优先级,或是不同的无线电接入技术的优先级,上述特征含义清楚。2)对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驻留”是终端已选定某一小区后,小区为终端提供服务的状态,其含义清楚。因此,权利要求1、8、11清楚,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
(2)权利要求2-7
对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权利要求5涉及的是终端从非长期演进系统获得指示并根据指示进行操作的情形,是对权利要求1从长期演进系统获取优先级列表以及有效时间的技术方案的补充限定。二者的步骤之间没有冲突或矛盾之处,不存在不清楚的缺陷。权利要求1中包括“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而“有效”、“无效”两者是相对的概念。因此,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明了,专用优先级列表的有效或无效与时间相关,权利要求5中“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无效”指的是有效时间之外专用优先级列表无效。权利要求5附加技术特征前一部分“所述非长期演进系统不下发公共优先级列表,所述终端保存从所述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的公共优先级列表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无效后,搜索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其中涉及到公共优先级列表,有非长期演进系统没有下发的公共优先级列表、从所述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的公共优先级列表两种,后一部分“所述终端未保存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和所述公共优先级列表时,根据按照小区信号质量准则进行测量的结果进行小区重选”、“所述终端未保存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和所述公共优先级列表时,搜索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明确,其中“所述公共优先级列表”涵盖权利要求5附加技术特征前一部分中的两种公共优先级列表。因此,本领域技术人员能够清楚权利要求5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的保护范围。综上,权利要求1、5清楚限定其保护范围,引用权利要求1、5的权利要求2-7同样清楚限定其保护范围,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
(3)权利要求9、10
权利要求8中从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专用优先级,以供当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中时使用,权利要求10中“……所述终端驻留的第二系统不下发公共优先级列表,或者所述终端保存从第一系统中获取的公共优先级列表……”。因此,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明了,权利要求10中的第一系统是长期演进系统,第二系统是非长期演进系统。权利要求10中的第一系统是长期演进系统,第二系统是非长期演进系统。因此,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明了权利要求10中第三获取模块所执行的是,按照非长期演进系统中的指示:所述非长期演进系统不下发公共优先级列表,所述终端保存从所述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的公共优先级列表;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无效后,搜索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所述终端未保存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和所述公共优先级列表时,根据按照小区信号质量准则进行测量的结果进行小区重选;所述终端未保存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和所述公共优先级列表时,搜索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与权利要求8中的第一获取模块(从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专用优先级列表和专用优先级列表的有效时间)、第一存储模块(保存专用优先级列表)和第一处理模块(当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时,在有效时间超时前根据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所执行的功能关系明确。因此,本领域技术人员能够清楚权利要求10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的保护范围,并且,由于权利要求8清楚限定其保护范围,引用其的权利要求9、10也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
4、关于权利要求1、2、6-8、11是否具备新颖性,权利要求1-3、6-9、11是否具备创造性
(1)新颖性
1)相对于证据7
证据7涉及频率间/RAT间空闲模式移动控制,权利要求1要求保护一种小区重选的方法,权利要求1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证据7相比存在区别特征:权利要求1中还包括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
权利要求8要求保护一种终端。权利要求8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证据7相比存在区别特征:权利要求8中还包括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权利要求8中还包括保存专用优先级列表的第一存储模块,并且由第一获取模块、第一处理模块分别完成各项功能。
权利要求11要求保护一种系统。权利要求11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证据7相比存在区别特征:权利要求11中还包括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权利要求11中终端还包括保存专用优先级列表的第一存储模块,并且由网络侧第一发送模块、终端第一处理模块分别完成各项功能。
鉴于独立权利要求1、8、11与证据7相比存在区别特征,权利要求1、8、11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未被证据7全部公开。因此,独立权利要求1、8、11相对于证据7具备新颖性,对独立权利要求1进一步限定的从属权利要求2、6、7也具备新颖性,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
2)相对于证据1
证据1涉及空闲模式下的用户设备(UE)过程,权利要求1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证据1相比存在区别特征:权利要求1中还包括终端从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专用优先级列表的有效时间,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
权利要求8要求保护一种终端。权利要求8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证据1相比存在区别特征:权利要求8中还包括终端从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专用优先级列表的有效时间,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权利要求8中还包括保存专用优先级列表的第一存储模块,并且由第一获取模块、第一处理模块分别完成各项功能。
权利要求11要求保护一种系统。权利要求11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证据1相比存在区别特征:权利要求11中还包括长期演进系统网络侧设备发送专用优先级列表的有效时间,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权利要求11中终端还包括保存专用优先级列表的第一存储模块,并且由网络侧第一发送模块、终端第一处理模块分别完成各项功能。
鉴于独立权利要求1、8、11与证据1相比存在区别特征,权利要求1、8、11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未被证据1全部公开。因此,独立权利要求1、8、11相对于证据1具备新颖性,对独立权利要求1进一步限定的从属权利要求2、6、7也具备新颖性,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
(2)创造性
1)独立权利要求1、8、11的创造性
①以证据7为最接近的现有技术
基于上述区别特征,权利要求1、8、11的技术方案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是:如何在小区重选过程中非LTE系统为制定专用优先级列表避免信令增加过多、网络升级成本过高的问题。证据7未涉及UE切换到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内容,没有公开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的技术特征,因此也没有给出相关技术启示。
尽管证据3给出了当UE未从广播获得优先级时使用从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得的专用优先级的技术启示,但是,证据3中是在没有从广播获得优先级列表的情况下才应用从E-UTRAN获得的专用优先级,没有给出以有效时间来限制专用优先级列表使用的技术启示,也没有给出有效时间内首先使用专用优先级列表的技术启示。
综上,证据3也没有公开区别特征,也没有给出相应的技术启示,并且也没有证据证明上述特征属于本领域的公知常识。独立权利要求1、8、11的技术方案解决了在小区重选过程中非LTE系统为制定专用优先级列表而导致的信令增加过多、网络升级成本过高的问题。因此,独立权利要求1、8、11相对于证据7与证据3、公知常识之间任意组合的结合具备创造性,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
②以证据1为最接近的现有技术
证据1没有涉及从UE切换到非长期演进系统后继续使用专用优先级列表的内容。证据3中是在没有从广播获得优先级列表的情况下才应用从E-UTRAN获得的专用优先级,没有给出以有效时间来限制专用优先级列表使用的技术启示,也没有给出有效期内首先使用专用优先级列表的技术启示。尽管证据2涉及小区重选,但也没有涉及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尽管证据4涉及UE特定优先级及其定时信息可以进行发送,但也没有涉及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
综上,证据1-4均没有公开“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也没有给出相应的技术启示,并且也没有证据证明上述特征属于本领域的公知常识。
③以证据3为最接近的现有技术
权利要求8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证据3相比存在区别特征:权利要求8中终端还从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专用优先级列表的有效时间;权利要求8中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有效时间超时前终端根据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证据3中UE在UTRAN中是在没有从广播获得优先级列表的情况下才应用从E-UTRAN获得的专用优先级;权利要求8中还包括保存专用优先级列表的第一存储模块,并且由第一获取模块、第一处理模块分别完成各项功能。
权利要求11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证据3相比存在区别特征:权利要求11中终端还从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专用优先级列表的有效时间;权利要求11中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有效时间超时前终端根据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证据3中UE在UTRAN中是在没有从广播获得优先级列表的情况下才应用从E-UTRAN获得的专用优先级;权利要求11中终端还包括保存专用优先级列表的第一存储模块,并且由网络侧第一发送模块、终端第一处理模块分别完成各项功能。
基于上述区别特征,权利要求1、8、11的技术方案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是:如何在小区重选过程中非LTE系统为制定专用优先级列表避免信令增加过多、网络升级成本过高的问题。
参见上文所述,证据3、1、4均没有公开“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也没有给出相应的技术启示,并且也没有证据证明上述特征属于本领域的公知常识。因此,独立权利要求1、8、11相对于证据3与证据1或证据4或公知常识之间任意组合的结合都具备创造性,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
④以证据5为最接近的现有技术
证据5涉及RAT间小区重选,权利要求1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证据5相比存在区别特征:权利要求1中还包括,终端还从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专用优先级列表的有效时间,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
权利要求8要求保护一种终端。权利要求8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证据5相比存在区别特征:权利要求8中还包括,终端还从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专用优先级列表的有效时间,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权利要求8中还包括保存专用优先级列表的第一存储模块,并且由第一获取模块、第一处理模块分别完成各项功能。
权利要求11要求保护一种系统。权利要求11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证据5相比存在区别特征:权利要求11中还包括,终端还从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专用优先级列表的有效时间,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权利要求11中终端还包括保存专用优先级列表的第一存储模块,并且由网络侧第一发送模块、终端第一处理模块分别完成各项功能。
基于上述区别特征,权利要求1、8、11的技术方案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是:如何在小区重选过程中非LTE系统为制定专用优先级列表避免信令增加过多、网络升级成本过高的问题。
证据5虽涉及UE可以切换到非长期演进系统,但没有公开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的技术特征,也没有给出相关技术启示。进一步,参见上文所述,证据2、3、4均没有公开“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也没有给出相应的技术启示,并且也没有证据证明上述特征属于本领域的公知常识,独立权利要求1、8、11相对于证据5与证据2或证据3或证据4或公知常识的任意组合都具备创造性,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
2)从属权利要求2、3、6、7、9的创造性
三星中国公司、惠州三星公司、天津三星公司还使用证据6评述权利要求7的附加技术特征。证据6涉及从UTRAN到E-UTRAN的RAT间重选,证据6公开了权利要求7的附加技术特征。但是,证据6也没有公开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从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得的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这一特征,也未给出相关技术启示。
如上文所述,证据1-5、7也没有公开“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也没有给出相应的技术启示,并且也没有证据证明上述特征属于本领域的公知常识。
因此,在独立权利要求1、8、11具备创造性的前提下,对权利要求1进一步限定的从属权利要求2、3、6、7以及对权利要求8进一步限定的从属权利要求9也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
综上所述,被诉决定认定三星中国公司、惠州三星公司、天津三星公司的无效宣告请求理由均不成立。
惠州三星公司(本案原告)、天津三星公司(3930号案件原告)、三星中国公司(3923号案件原告)均不服被诉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分别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均诉称:1、被诉决定有关本专利权利要求1、8、11相对于证据7具有新颖性的认定错误,证据7已经隐含公开了权利要求的技术方案,即使存在区别特征也仅为公知常识。综合证据7的客观理解可知,尽管证据7公开的是在LTE系统中给手机终端发送专用优先级及其有效时间,但由于其专用优先级可适用于不同的RAT系统,因而已经隐含公开了被诉决定认定的区别技术特征。2、独立权利要求1、8、11相对于证据7与3的组合或其与公知常识的结合具有创造性的认定错误。证据3已公开了手机终端在非LTE系统中使用专用优先级列表,证据7考虑“负载条件可能是暂时的”情况下,为专用优先级设定了有效时间。因此,在非LTE系统中使用该专用优先级前,也需考虑有效时间的限制,属于本领域技术人员最合理的技术理解。本领域技术人员在无任何相反技术教导的情况下,结合公知常识可知道证据7与证据3的组合公开了本专利权利要求的方案。综上,被诉决定认定事实错误,故请求法院判决撤销被诉决定并责令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重新作出审查决定。
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辩称:被诉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审理程序合法,审查结论正确。原告的诉讼理由不能成立,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华为公司述称:同意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的意见。并认为,1、本专利权利要求1、8与证据7存在区别技术特征,证据7存在多处与本专利方案相反的技术启示;2、证据3公开“总是应用优先级”,“总是应用”就是“每次都使用”,恰恰证明了优先级是没有有效时间的,且证据3推荐“遗留算法”,而不推荐使用优先级,排斥结合证据7影响权利要求1、8的创造性;3、三星中国公司、惠州三星公司、天津三星公司关于公知常识的主张不但没有证据支持而且与技术事实相反。综上,被诉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予以维持。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
本专利系名称为“小区重选的方法、终端及系统”的第200810091957.6号发明专利,申请日为2008年4月9日,授权公告日为2011年6月22日,专利权人为华为公司。本专利授权公告的权利要求书内容如下:
“1.一种小区重选的方法,其特征在于,所述方法包括:
终端从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专用优先级列表和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的有效时间,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中的优先级包括频率或无线接入技术的优先级;
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
2.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方法,其特征在于,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还包括:
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后,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无效,所述终端根据公共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
3.根据权利要求2所述的方法,其特征在于,所述公共优先级列表为所述终端从所述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的公共优先级列表;或者,所述公共优先级列表为所述终端从所述非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的公共优先级列表。
4.根据权利要求3所述的方法,其特征在于,所述公共优先级列表为所述终端从所述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的公共优先级列表时,所述方法还包括:
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从所述非长期演进系统获取指示,所述指示用于通知所述终端:所述非长期演进系统不下发公共优先级列表,和/或所述终端保存从所述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的公共优先级列表。
5.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方法,其特征在于,还包括:
所述终端从所述非长期演进系统获取指示,所述指示用于通知所述终端以下任一项或者其组合:
所述非长期演进系统不下发公共优先级列表,所述终端保存从所述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的公共优先级列表;
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无效后,搜索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
所述终端未保存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和所述公共优先级列表时,根据按照小区信号质量准则进行测量的结果进行小区重选;
所述终端未保存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和所述公共优先级列表时,搜索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
6.根据权利要求1至5任一项所述的方法,其特征在于,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由所述长期演进系统通过专用信令下发。
7.根据权利要求6所述的方法,其特征在于,所述专用信令为无线资源控制连接释放消息。
8.一种终端,其特征在于,包括:
第一获取模块,用于从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专用优先级列表和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的有效时间,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中的优先级包括频率或无线接入技术的优先级;
第一存储模块,用于保存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
第一处理模块,用于当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根据所述第一存储模块存储的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
9.根据权利要求8所述的终端,其特征在于,还包括:
第二获取模块,用于从所述长期演进系统和/或非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公共优先级列表;
第二存储模块,用于保存所述公共优先级列表;
第二处理模块,用于当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且所述第一存储模块未保存有效的专用优先级列表时,根据所述第二存储模块存储的公共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
10.根据权利要求8所述的终端,其特征在于,还包括:
第三获取模块,用于从非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取指示,所述指示用于通知所述终端:所述终端驻留的第二系统不下发公共优先级列表,或者所述终端保存从第一系统中获取的公共优先级列表,或者所述终端保存的专用优先级列表无效后,搜索第一系统的小区,或者所述终端未保存专用优先级列表和公共优先级列表时,根据按照小区信号质量准则进行测量的结果进行小区重选,或者搜索第一系统的小区;
第三存储模块,用于存储所述指示;
第三处理模块,用于根据所述第三存储模块存储的指示进行操作。
11.一种系统,其特征在于,所述系统包括:网络侧设备和终端;
所述网络侧设备位于长期演进系统中,包括:
第一发送模块,用于发送专用优先级列表和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的有效时间,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中的优先级包括频率或无线接入技术的优先级;
所述终端包括:
第一存储模块,用于接收并保存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
第一处理模块,用于当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
针对本专利,三星中国公司、惠州三星公司、天津三星公司于2016年6月21日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请求宣告本专利全部无效,上述三请求人所提交的意见陈述以及证据均相同。其理由是:权利要求1、8、11缺少必要技术特征,不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权利要求第1-11没有以说明书为依据,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权利要求5-7、10不清楚,不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权利要求1、2、6、7、8、11不具有创造性,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
三星中国公司、惠州三星公司、天津三星公司同时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交如下对比文件:
证据1:3GPPTS36.304V8.1.0。
证据2:3GPPTS36.331V8.1.0。
证据3:3GPPTSG-RANWG2Meeting#60bisR2-080338。证据3涉及Rel-8中的多种无线接入技术终端的重选情形,具体公开如下内容(参见证据3第1、2节):基于优先级的重选可以作为通用Rel-8特征,其不仅得到能使用E-UTRAN的UE支持,还得到Rel-8双-RATGERAN/UTRAN终端的支持。本文对基于优先级的RAT间重选算法的一些方面的介绍进行了研究,特别研究了与现有RAT间(GERAN到UTRAN和UTRAN到GERAN)遗留算法的交互。本文考虑了UTRAN中的移动电话的行为,但是此原则也适用于GERAN中的移动电话。对于E-UTRAN,假设:如果与遗留网络互联(即如果相邻小区列表包括GERAN或UTRAN频率),E-UTRA网络会支持优先级,并且会播出必要信息(即优先级和阈值);对于支持E-UTRA的终端,支持基于优先级的算法是强制的。如果网络不支持与E-UTRAN互联,可能会发生Rel-8UTRAN或GERAN网络不广播优先级的情况,所以不会以信号告知E-UTRAN频率或小区,因此可能不能以信号告知优先级算法的参数。然而,如果优先级算法的使用也扩展到UTRAN和GERAN之间的重选,则即使不支持与E-UTRAN互联的网络也可以广播优先级。情形8中,终端支持优先级算法,服务网络只广播阈值而不广播优先级,这种情况下UE行为如下:……c)如果阈值被广播了而优先级没有被广播,但是UE已经通过专用信令接收了优先级(例如驻留在UTRAN中,但是当在E-UTRAN中时接收到优先级),则总是应用经由专用信令接收到的优先级——即,UE记住它们。
证据4:3GPPTSGRANWG2Meeting#60bisR2-080443。
证据5:3GPPTSGRAN2Meeting#6lR2-080677。
证据6:3GPPTSG-RANWG2Meeting#60bisR2-080254。
证据7:3GPPTSGRANWG2#60TdocR2-075161。证据7涉及频率间/RAT间空闲模式移动控制,具体公开如下内容(参见证据7第2、3节):eNB具有足够的关于最好提供给UE哪个频率/RAT层的知识。提议2:UE特定控制信息由eNB创建,并在RRC释放消息(也在TA更新时使用)中作为可选IE进行信号传送。如果UE之前已被分配了有效的UE特定优先级,则可能争论甚至可在TA更新之后继续所述优先级。然而,应避免这样的信令优化,因为在新的TA负载可能会不同,而且优先级信令仅花费较小的开销。提议3:当UE建立RRC连接时,丢弃UE特定控制信息。当RRC连接释放时,再次向UE提供UE特定控制信息,如果有必要的话。此外,由于负载条件可能是暂时的,所以应当可以为UE特定控制信息设置到期计时器。提议4:到期计时器可以可选地作为UE特定控制信息的一部分用信号发送。当计时器到期时,UE应丢弃UE特定控制信息,并继续正常的小区重选过程。UE特定控制信息应包括UE应以特定优先级对待的多个频率层/多个RAT的列表。但是,所指示的频率层RAT并非必然贯穿UE目前注册的TA都可用,而仅在TA的某些部分可用。那么,希望如果给定层在附近不可用时,UE停止层测量。因此,UE应只测量当前服务小区的系统信息中指示的频率层/RAT。对于UTRAN和GERAN测量,如在阶段2己达成一致的,UE测量需要NCL。NCL不能由UE特定控制信息发送,因为该信息的区域范围是TA(若UE注册到多个TA,则是多个TA)。因此,UE将不得不从每个小区的BCCH获得NCL,同时保持使用所述UE特定控制信息(优先级)。
经形式审查合格,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6年6月21日受理了上述无效宣告请求,并将上述无效宣告请求书以及证据副本转送给华为公司,同时对本案进行审查。
2016年7月21日,三星中国公司、惠州三星公司、天津三星公司提交意见陈述书,认为:权利要求1、8、11缺少必要技术特征,不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权利要求第1-11没有以说明书为依据,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权利要求1-11不清楚,不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权利要求1、2、6-8、11不具有新颖性,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权利要求1-3、6-9、11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并且,三星中国公司、惠州三星公司、天津三星公司还提交证据1-7相关部分及其中文译文,并明确证据公开日期如下:
证据1:2008年3月20日;
证据2:2008年3月20日;
证据3:2008年1月7日;
证据4:2008年1月8日;
证据5:2008年2月5日;
证据6:2008年1月8日;
证据7:2007年11月12日。
2016年10月9日,专利复审委员会向双方当事人发出口头审理通知书,定于2016年11月4日举行口头审理。
口头审理如期举行,双方当事人均出席了本次口头审理。在口头审理过程中:(1)双方当事人对专利复审委员会合议组成员变更无异议,对专利复审委员会合议组成员无回避请求,对对方出庭人员无异议。
(2)专利权人对三星中国公司、惠州三星公司、天津三星公司提交的证据真实性、公开日期无异议。专利权人放弃附件1、2,认可三星中国公司、惠州三星公司、天津三星公司所提交的证据1-7的中文译文准确性。
(3)三星中国公司、惠州三星公司、天津三星公司当庭明确:三位请求人的无效宣告请求理由及证据均相同,当庭陈述意见也相同;放弃2016年6月21日提交的无效宣告请求书,以2016年7月21日提交的无效宣告意见陈述书中的无效宣告请求理由及证据为准。
(4)三星中国公司、惠州三星公司、天津三星公司当庭明确无效宣告请求理由为:
1)权利要求1、8、11缺少必要技术特征,不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
2)权利要求第1-11没有以说明书为依据,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
3)权利要求1-11不清楚,不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
4)权利要求1、2、6-8、11不具有新颖性,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评价方式为:相对于证据1或证据7。
5)权利要求1-3、6-9、11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评价方式为:
独立权利要求1、8、11相对于:以证据7为最接近的现有技术,证据7与证据3或公知常识的任意结合不具备创造性;以证据1为最接近的现有技术,证据1与证据2或证据3或证据4或公知常识的任意结合不具备创造性;以证据3为最接近的现有技术,证据3与证据1或证据4或公知常识的任意结合不具备创造性;以证据5为最接近的现有技术,证据5与证据2或证据3或证据4或公知常识的任意结合不具备创造性。
从属权利要求2、3、6、7、9的附加特征或被上述证据1-7公开,或属于公知常识。具体结合方式同2016年7月21日提交的意见陈述书中所述。
在上述程序的基础上,专利复审委员会认为本案事实已经清楚,于2017年1月3日作出了被诉决定。
本院庭审中,三星中国公司、惠州三星公司、天津三星公司均确认:对被诉决定的案由部分、决定理由中的审查基础,证据的认定部分无异议,以及决定理由中有关是否缺少必要技术特征、是否以说明书为依据、权利要求是否清楚的评述无异议。三星中国公司、惠州三星公司、天津三星公司仅就被诉决定中有关权利要求1、8、11相对于证据7的新颖性评述,权利要求1、8、11相对于证据7与证据3、公知常识之间任意组合而言的创造性评述部分提出异议。且基于此,坚持其对从属权利要求的无效宣告意见。
上述事实,有被诉决定、本专利授权公告文本、各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当事人陈述以及庭审笔录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根据查明的事实结合当事人的诉辩称可知,本案各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在于:一、本专利权利要求1、8、11相对于证据7而言是否具备新颖性和创造性;二、本专利权利要求1、8、11相对于证据7与证据3、公知常识之间任意组合而言是否具备创造性。
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新颖性是指该实用新型不属于现有技术;也没有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就同样的实用新型在申请日以前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提出过申请,并记载在申请日以后公布的专利申请文件或者公告的专利文件中。
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创造性,是指同申请日以前已有的技术相比,该发明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该实用新型有实质性特点和进步。
一、本专利权利要求1、8、11相对于证据7而言是否具备新颖性
本案中,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认为,权利要求1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证据7相比存在如下区别特征:权利要求1中还包括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
权利要求8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证据7相比存在区别特征:权利要求8中还包括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权利要求8中还包括保存专用优先级列表的第一存储模块,并且由第一获取模块、第一处理模块分别完成各项功能。
权利要求11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证据7相比存在区别特征:权利要求11中还包括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权利要求11中终端还包括保存专用优先级列表的第一存储模块,并且由网络侧第一发送模块、终端第一处理模块分别完成各项功能。
针对被诉决定的前述认定,三星中国公司、惠州三星公司、天津三星公司主张:首先,证据7的提议5记载了“运营商可设定一个策略,以将所有UE驻留在UTRAN(或LTE)中。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够通过系统信息设置优先级将会是有用的,从而可避免UE特定信令。如果公共和UE特定优先级都存在,则应当遵守UE特定优先级”。由此可见,证据7已经公开了UE可以驻留在UTRAN中(对应“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其次,提议6还公开了当公共和UE特定优先级都存在时优先使用UE特定优先级。因此,隐含公开了当UE可驻留在非LTE中时,可利用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重选(对应“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再次,根据证据7的提议4“到期计时器可以可选地作为UE特定控制信息的一部分用信号发送。当计数器到期时,UE应丢弃UE特定控制信息,并继续正常的小区重选过程。”可看出,证据7已经公开了从LTE接收到的专用优先级具有计时器,并明确给出了不使用专用优先级列表的条件,即计数器到期。因此,当UE驻留在非LTE小区中、使用该专用优先级进行小区重选时,必然是在计时器到期之前使用该专用优先级(对应“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
第三人华为公司则认为,本专利前述技术特征限定是在非LTE系统中,UE依据在LTE系统中获取(继承)的专用优先级列表和有效时间进行小区重选;而证据7只涉及在LTE系统内为手机下发专用优先级及有效时间。因此,证据7未公开有效时间超时前,终端在非LTE系统中进一步使用LTE系统中获取的优先级技术内容。
由此可见,当事人各方就权利要求1、8、11新颖性问题的争议实质就在于证据7是否隐含公开了终端在非LTE系统的小区时,UE是继承LTE系统获得的专用优先级及其有效时间进行小区重选。
对此,本院认为,判断证据7是否隐含公开了前述技术特征,具体而言就是看证据7是否公开了: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小区中;如果终端停留在非LTE系统小区,继续在有效时间前根据在LTE系统中接收到的专用优先级进行重选。
关于证据7是否公开了终端停留在非LTE系统的小区一节,本院认为,本专利的技术方案中,所述终端留在非LTE中,不是在4G去往3G的路上,是已经在3G了。本专利已经进入到非LTE之后,然后是优先级的问题。而根据证据7“提议5”记载的“以将所有UE驻留在UTRAN中…”内容可知,证据7的前提是在4G将要用来使其去到3G,证据7提议1-6提到的是终端在LTE中。
关于证据7是否公开了如果终端停留在非LTE系统小区,继续在有效时间前根据在LTE系统中接收到的专用优先级进行重选一节,本院认为,证据7提议1最后一句和提议2中记载“eNB具有足够的关于最好提供给UE哪种频率/RAT层的知识”以及“UE特定控制信息由eNB创建,并在RRC释放消息总作为可选IE进行信号传送”。可知,证据7公开了在长期演进LTE系统中创建专用优先级并传送给UE,其中专用优先级包含频率/无线接入技术的优先级。证据7提议4中记载“到期计时器可选地作为UE特定控制信息的一部分用信号发送。当计时器到期时,UE应丢弃UE特定控制信息”,也即,UE可以从LTE系统获得到期计时器信息,并在计时器到期时,不再采用特定控制信息。但是,证据7没有涉及终端可以将专用优先级及其有效时间由长期演进系统携带到非长期演进系统中,并在有效时间内继续使用的内容。尽管,原告诉称“证据7提议5记载了‘运营商可设定一个策略,以将所有UE驻留在UTRAN(或LTE)中’”,进而认为UE可驻留在非LTE(即UTRAN)中;但是该记载内容无法表明UE将专用优先级由长期演进系统携带到非长期演进系统。
由上论述可见,三星中国公司、惠州三星公司、天津三星公司就此的相关主张,缺乏事实基础,本院不予支持。鉴于独立权利要求1、8、11与证据7相比存在如上区别特征,权利要求1、8、11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未被证据7全部公开。因此,独立权利要求1、8、11相对于证据7具备新颖性,对独立权利要求1进一步限定的从属权利要求2、6、7也具备新颖性,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被诉决定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二、本专利权利要求1、8、11相对于证据7而言是否具备创造性
本案中,被诉决定认为,以证据7为最接近的现有技术,独立权利要求1、8、11相对于证据7的区别特征亦如前文所述,基于上述区别特征,权利要求1、8、11的技术方案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是:如何在小区重选过程中非LTE系统为制定专用优先级列表避免信令增加过多、网络升级成本过高的问题。而证据3也没有公开区别特征“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也没有给出相应的技术启示,并且也没有证据证明上述特征属于本领域的公知常识。独立权利要求1、8、11的技术方案解决了在小区重选过程中非LTE系统为制定专用优先级列表而导致的信令增加过多、网络升级成本过高的问题。因此,独立权利要求1、8、11相对于证据7与证据3、公知常识之间任意组合的结合具备创造性,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
针对被诉决定的前述认定,三星中国公司、惠州三星公司、天津三星公司主张,本专利技术方案的关键技术点在于继承,是否在非LTE中接收广播优先级并非继承该专用优先级列表的前提。第一、即使认为证据7没有文字公开上述技术特征,本领域技术人员很容易想到将终端在LTE系统的利用专用优先级进行小区重选直接应用到非LTE系统的小区。第二、证据7与证据3之间具有技术上与事实上的结合启示。(1)证据3涉及的技术方案为在非LTE使用从LTE发出的专有优先级进行重选,而证据7明确记载了在LTE中基站发出专用优先级,并且有效时间作为专用优先级的一部分发出。因此,专有优先级与其有效时间应作为整体看待。(2)证据3在“介绍(Section1introduction)”部分也记载了其是基于RAN2#60会议的结论提出的方案,而RAN2#60已达成了采纳证据7中有关小区重选的技术方案的结论。因此,在利用长期演进系统的专用优先级进行小区重选,并将有效时间做为其一部分进行发送的技术方案已被采纳为标准的情况下,证据3与证据7之间具有技术上与事实上的结合启示。(3)即便认为证据3中仅使用了从长期演进系统获得的专用优先级,未涉及有效时间。在有效时间的设置及其作用已在证据7中明确记载的情况下,在证据3中利用证据7的有效时间来控制对来自长期演进系统专用优先级的使用,也仅仅是一种简单替换,不需要任何创造性劳动。因此,证据7与证据3的结合已完全公开本专利的技术方案。
第三人华为公司则认为,第一、证据7存在多处与本专利技术方案相反的技术启示。证据7提议3及其前面一段记载的技术方案中多提及特定优先级的处理方式都是丢弃而非继承。证据7提议3和提议4及其前面一段记载的技术方案排斥“继承”特定优先级及有效时间。第二、证据3公开的是:总是应用优先级,无法结合证据7影响本专利技术方案的创造性。证据3没有公开有效时间;在非LTE中,证据3也是排斥使用继承与LTE的有效时间。而且,证据3推荐“遗留算法”,而不是推荐使用优先级,排斥结合证据7影响本专利技术方案的创造性。第三、前述区别技术特征不是公知常识且证据7和证据3给出的都是相反技术启示。
由此可见,当事人各方就权利要求1、8、11相对于证据7与证据3、公知常识之间任意组合的结合是否具备创造性的问题,争议的焦点在于:1、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容易想到将证据7中终端在LTE系统的利用专用优先级进行小区重选直接应用到非LTE系统的小区。2、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容易想到UE从LTE到非LTE时继承专用优先级的有效时间。3、证据3中情形8的“c)如果阈值被广播了而优先级没有被广播,……则总是应用经由专用信令接收到的优先级——即,UE记住它们”中的“总是”如何解读。
关于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容易想到将证据7中终端在LTE系统的利用专用优先级进行小区重选直接应用到非LTE系统的小区一节,本院认为,本专利的技术方案解决了在小区重选过程中非LTE系统为制定专用优先级列表而导致的信令增加过多、网络升级成本过高的问题。证据7虽然公开了终端从LTE系统中获取专用优先级列表和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的有效时间,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中的优先级包括频率或无线接入技术的优先级。但是,证据7没有涉及终端可以将专用优先级及其有效时间由LTE系统携带到非LTE系统中并在有效时间内继续使用的内容。因此,本领域技术人员在证据7的基础上不容易想到将终端在LTE系统的利用专用优先级进行小区重选直接应用到非LTE系统的小区。故原告对此的相关主张,缺乏事实基础,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容易想到UE从LTE到非LTE时继承专用优先级的有效时间一节,本院认为,在本专利申请日之前的证据7、证据3都没有公开且给出本专利上述区别特征的技术启示。证据7给出的所有技术启示都是离开旧LTE的TA,丢弃LTE获得的专用优先级列表及其有效时间;证据3给出的技术启示是从LTE到非LTE,推荐使用“遗留算法”而不是优先级列表,即使使用专用优先级列表,也是“没有有效时间的限制”的一直使用。而且,在本专利申请日两个月之后的3GPP提案(诺基亚的提案R2-083298,该提案是诺基亚公司于3GPPTSG-RAN-WG2Meeting#62bis会议期间,2008年6月30日-2008年7月4日),在该提案中第2部分的第7点内容中记载了:RAN2应当分析在LTE引入的专用优先级的有效时间是否同样适用于UMTS。值得指出的是,UMTS具有与E-UTRA的一些不同使得计时器的好处较少:……。由上可知,在本专利申请日之后一段时间内,本领域技术人员仍然普遍认为UMTS(3G)内的专用优先级列表不需要有效时间。因此,不需要继承LTE中的专用优先级列表的有效时间。而直至在本专利申请日之后十个月,提案R2-091621是NTT公司在3GPPTSG-RANWG2Meeting#65会议上(2009年2月9日-13日),才首次提出了UE从LTE到非LTE时继承专用优先级的有效时间。由上可见,在本专利申请时,本领域技术人员并不容易想到UE从LTE到非LTE时继承专用优先级的有效时间。故原告对此的相关主张,缺乏事实基础,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证据3中情形8的“c)如果阈值被广播了而优先级没有被广播,……则总是应用经由专用信令接收到的优先级——即,UE记住它们”中的“总是”如何解读一节,本院认为,首先,证据3在“1介绍”部分第3段提出“本文对基于优先级的RAT间重选算法……进行了研究,特别研究了与现有RAT间遗留算法的交互”,并公开了(证据3译文第3页倒数第4段)“如果阈值被广播了,而优先级没有被广播,但是UE已经通过专用信令接收了优先级(例如驻留在UTRAN中,但是当在E-UTRAN中时接收到优先级),则总是应用经由专用信令接收到的优先级”。由此可看出,“总是”使用专用优先级是针对优先级算法和遗留算法进行比较得出的描述,而非时间上不停使用专用优先级。其次,在证据3的“情形7和8”部分(证据3译文第3页)提出“在这种情况下,终端支持优先级算法”,并提出“选项3移动终端存储……E-UTRAN网络接收的参数,并使用这些参数用于优先级算法。”从而给出了“情形8”中“总是”使用优先级的技术方案。基于此同样可以看出,证据3上述“选项3”中提到了使用从E-UTRAN网络接收的用于优先级算法的参数的技术手段,则有效时间本身就是优先级算法的参数之一,没有任何相反的启示不使用该有效时间。再次,根据证据7所公开的内容,也不应当将证据3理解为不考虑有效时间,“总是”使用专用优先级。证据7“提议4”的提出依据为,“由于负载条件可能是暂时的,所以应当可以为UE特定控制信息设置到期计时器。”由此可以看出,有效时间的引入正是基于负载的暂时性,而为专用优先级设定了一定的使用限制条件。故第三人华为公司对此的相关主张,缺乏事实基础,本院不予支持。
基于以上论述,结合证据3公开的内容可知,证据3公开了驻留在UTRAN中的UE在未从广播获得优先级时,使用其在E-UTRAN中通过专用信令接收并保存的优先级。对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Rel-8、UTRAN、GERAN是非长期演进系统,E-UTRAN是一种长期演进系统。而权利要求1、8、11的技术方案中,当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有效时间超时前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尽管证据3给出了当UE未从广播获得优先级时使用从长期演进系统中获得的专用优先级的技术启示,但是,证据3中是在没有从广播获得优先级列表的情况下才应用从E-UTRAN获得的专用优先级,没有给出以有效时间来限制专用优先级列表使用的技术启示,也没有给出有效时间内首先使用专用优先级列表的技术启示。
综上,证据3虽然公开了非LTE中的UE使用LTE的优先级,但是没有公开关于有效时间的记载。证据3的“总是”并不是“一直用”优先级,但是,证据3没有给出足够的有效时间来限制专用优先级列表使用的启示。故证据3也没有公开区别特征“所述终端驻留在非长期演进系统的小区时,在所述有效时间超时前,所述终端根据所述专用优先级列表进行小区重选”,也没有给出相应的技术启示,并且也没有证据证明上述特征属于本领域的公知常识。独立权利要求1、8、11的技术方案解决了在小区重选过程中非LTE系统为制定专用优先级列表而导致的信令增加过多、网络升级成本过高的问题。因此独立权利要求1、8、11相对于证据7与证据3、公知常识之间任意组合的结合具备创造性,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因此,在独立权利要求1、8、11具备创造性的前提下,对权利要求1进一步限定的从属权利要求2、3、6、7以及对权利要求8进一步限定的从属权利要求9也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
综上所述,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的被诉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本院予以维持。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惠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原告惠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惠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第三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三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天津三星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可于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及副本,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一百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邓 卓
审 判 员 宋 鹏
人民陪审员 李 楠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法官 助理 罗素云
书 记 员 任 燕
百度百聘和天眼查联合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