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智优力管理咨询(北京)有限公司与旭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民事裁定书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2018-07-05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京01民特102号
申请人:中智优力管理咨询(北京)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何平,执行董事、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明霞,女,中智优力管理咨询(北京)有限公司客户部经理。
被申请人:贾利,女,****年**月**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西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永效,北京培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旭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青浦区练塘镇练新东路。
法定代表人:林中,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国鹏,北京泓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蒋利霞,女,北京泓聚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申请人中智优力管理咨询(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智优力公司)与被申请人贾利、旭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旭辉集团)申请撤销劳动争议仲裁裁决一案,本院于2018年6月4日立案后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中智优力公司称,请求撤销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京海劳人仲字[2018]第745号仲裁裁决。事实和理由:中智优力公司与贾利于2017年3月31日签订《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双方属于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并非中智优力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其无需支付赔偿金。仲裁裁决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七条规定,属于适用法律、法规确有错误。裁决书无仲裁员签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法定程序。
贾利称,不同意中智优力公司的申请请求。中智优力公司未与其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其不同意被辞退。贾利虽然未在法定期间内起诉,但认为仲裁裁决应支持其关于佣金的仲裁请求。
旭辉集团称,同意中智优力公司的申请请求。中智优力公司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证明其与贾利达成了解除劳动合同的一致意见。旭辉集团虽未申请撤销仲裁裁决,但认为贾利的实际用工单位是某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而非仲裁裁决认定的旭辉集团。
本院审查期间,贾利提交了如下证据:1、李某与覃某的微信聊天记录;2、贾利与覃某的工作聊天记录;3、天恒旭辉7号院率化监控表;4、贾利钉钉打卡首页以及打卡记录;5、孔某在工作群中的聊天记录;6、旭辉集团营销团队军训营照片;7、李某在旭辉地产的照片;8、贾利钉钉打卡被注销的记录图片;9、案场客户大使的工作微信聊天记录;10、旭辉7号院项目集体照和集体出游照;11、覃某签字确认的旭辉7号院项目老带新客户确认表;12、2017年2月旭辉集团营销会议图片和集体照;13、工作邮箱旭辉学院学习平台截图;14、2016年到2017年年会开幕照片。证明:1、贾利的实际用工单位是旭辉集团;2、贾利在旭辉集团工作期间,旭辉集团工作人员通知其第二天不用再来上班,聊天记录中的覃某、李某都是旭辉集团工作人员。旭辉集团提交旭辉录用审批表-事业部,证明贾利的实际用工单位是某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中智优力公司认可旭辉集团提交的证据,对贾利提交证据的真伪表示无法鉴别。贾利认可旭辉集团提交证据的真实性,但对证明目的不认可。旭辉集团对贾利提交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证明目的均不认可。
经审查查明:2018年5月3日,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京海劳人仲字[2018]第745号裁决书,裁决:一、中智优力管理咨询(北京)有限公司于裁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贾利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二万零五十元;二、驳回贾利的其他仲裁请求。
另查明,仲裁期间,中智优力公司提交了《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贾利对真实性不予认可,且该证明书上并无贾利签字确认。
本院认为,贾利、旭辉集团均未在法定期限内提起诉讼或撤销仲裁裁决申请,故本院对其不服仲裁裁决的理由均不予审查。中智优力公司提交的《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系其单方制作,并无贾利签字确认,且其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亦不能证明其与贾利达成了解除劳动合同的一致意见。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依查明的事实所作裁决适用法律、法规并无不当。仲裁裁决已加盖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争议人事仲裁委员会印章,中智优力公司以裁决书无仲裁员签名为由,主张仲裁裁决违反法定程序的申请理由不能成立。因本案不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法定事由,故对中智优力公司的撤销仲裁裁决申请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九条规定,裁定如下:
申请费十元,由申请人中智优力管理咨询(北京)有限公司负担。
审 判 长  赵 悦
审 判 员  朱 华
审 判 员  王丽蕊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
法官助理  范楷强
书 记 员  杨浩然
百度百聘和天眼查联合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