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宇平与新城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2019-01-30

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苏04民初57号
原告:汤宇平,男,****年**月**日出生,汉族,住常州市武进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匡鹤,江苏源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磊,江苏源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新城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常州市武进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新雅路18号208室。
法定代表人:王振华,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留平,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薛峰,江苏博爱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王振华,男,****年**月**日出生,汉族,住常州市武进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坚,江苏博爱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燕平,江苏博爱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王杏娣,女,****年**月**日出生,汉族,住常州市武进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栋,江苏博爱星(江阴)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汤宇平与被告新城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城股份公司)、第三人王振华、王杏娣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3月29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8年12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汤宇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匡鹤、赵磊、被告新城股份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赵留平、薛峰、第三人王振华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坚、王杏娣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周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汤宇平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汤宇平为新城股份公司股东且拥有相应股数(拥有股票数额暂按800万股计算,因原持有2%的股权历经数次增资,最终拥有的股票数额以法院委托专业机构审计结果为准);2、新城股份公司、王振华、王杏娣在三十日内协助汤宇平办理完毕其所拥有股票的所有变更登记手续;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后原告汤宇平申请将诉讼请求第2项变更为新城股份公司、王振华、王杏娣在三十日内协助汤宇平办理完毕其所拥有股票的所有变更登记手续,如办理不能,则新城股份公司承担其不能返还相应股数的赔偿责任(赔偿金额以第一项诉讼请求审计结果为基础,按照起诉之日的股价计算)。事实与理由:1996年6月1日,汤宇平与王振华、王杏娣及案外人武进市国洲经济开发总公司作为发起人,投资设立武进市新龙房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龙房产公司)。新龙房产公司设立时注册资本为200万元,其中汤宇平出资4万元。汤宇平于1996年6月10日实缴出资4万元,王振华向汤宇平出具了收条。1996年6月11日,中国农业银行武进市湖塘办事处向汤宇平出具了现金解款单。1996年6月30日,新龙房产公司由常州市工商局登记成立,工商登记汤宇平以货币出资4万元,持有新龙房产公司2%股权。1997年4月18日,新龙房产公司变更公司名称为武进市新城房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城房产公司),汤宇平仍持有2%股权。1997年6月18日,新城房产公司增加注册资金380万元,其中汤宇平实缴增资7.6万元,增资后新城房产公司注册资本为580万元,汤宇平实缴11.6万元,仍持有新城房产公司2%股权。1997年下半年,汤宇平从常州到西安发展,很少回常州,也很少过问股权事宜。汤宇平从媒体得知,新城房产公司改制为新城股份公司并于2015年12月4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2016年9月26日,汤宇平在常州工商局查询得知,新城股份公司名下已经没有汤宇平股权,也没有任何股票。经进一步查询,新城房产公司于1998年4月20日变更名称为常州中发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发公司)。1998年4月20日,中发公司作出股东会议纪要,记载中发公司以资本公积金2420万元增资,注册资本变更为3000万元。中发公司之后多次变更公司名称,最终名称变更为新城股份公司。新城股份公司现注册资本为225738.4186万元,总股本为22.58亿股。1998年4月20日的股东会议纪要记载,汤宇平原11.6万元股金及其股金的利益和债权债务转让给王振华,汤宇平从此不再享受和承担本公司的利益及债权债务,转让股金的方式由王振华支付现金给汤宇平11.6万元。但事实情况为,首先,汤宇平从未向任何第三方作出股权转让的意思表示,其不可能存在向任何第三方作出股权转让的邀约或承诺,汤宇平与任何第三方之间不可能成立股权转让合同。其次,该股东会议纪要上的签字并非汤宇平本人所签,也从未授权他人代签。最后,汤宇平从未收到王振华支付现金11.6万元,汤宇平也不可能接受王振华支付所谓的转让股金11.6万元。因此,汤宇平已经依法向新城股份公司认缴出资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汤宇平也未向任何第三方转让股权,应当成为新城股份公司的股东且拥有相应数额的股数,以起诉前一天,新城股份公司股价31.1元计算,要求确认的股数(暂为800万股)相应价值为248800000元。
新城股份公司辩称,汤宇平的诉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庭驳回汤宇平的诉请。1、根据工商资料显示汤宇平是在1998年4月将持有的股份全部转给了王振华,并且办理了变更登记,现在不是公司股东。2、1998年4月转让的股份至今为止已经有20年,诉讼时效已经经过。3、新城股份公司现在是上市公司,公司本身不持有自己的股份,王振华、王杏娣也不持有公司股份,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的规定,汤宇平要确权首先要确定争议的股权在哪里,新城股份公司现有的股权都是在上交所证券结算中心进行登记,股东身份都是合法的,汤宇平要求将公司的股权确权给汤宇平是没有法律依据的。4、汤宇平要求新城股份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即使要求赔偿,也过了诉讼时效。综上请求驳回汤宇平诉请。
王振华述称,1、王振华不持有新城股份公司的股份,不是新城股份公司自然人股东,汤宇平将王振华作为本案第三人不适格,不应当确认王振华为本案第三人。2、1998年4月王振华已经与汤宇平达成股权转让的真实意思表示,办理了股权变更手续,支付了相应对价,因此股权转让的行为合理合法。3、汤宇平主张确认股东身份以及向新城股份公司主张相应的股权,无论是诉权还是诉请,应当予以驳回,汤宇平提起的主张已经丧失了诉讼时效。4、汤宇平要求新城股份公司承担赔偿责任于法无据,不能要求第三人王振华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王杏娣述称,王杏娣从未占有或者受让过汤宇平本案所涉的股权,不是本案的有利害关系的人,且目前也不是新城股份公司的股东。汤宇平要求第三人新城股份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要求赔偿的诉讼时效已经经过。请求法院驳回汤宇平对王杏娣的起诉。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本院经审理认定的事实如下:1996年6月1日,新龙房产公司召开首次股东会,载明的参加人员为王振华、宋觉新、王杏娣、汤宇平,会议议程第1项为,确定股东投资金额、投资方式、投资金额所占公司股份的百分比,第5项为选举监事由汤宇平担任,任期二年。1996年6月1日新龙房产公司的章程显示,股东为武进市国洲经济开发总公司、王振华、王杏娣、汤宇平,公司注册资本为200万元,汤宇平出资额为4万元,占注册资本2%。同时载明股东的合营期限为拾年,即从《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核准之日起计算。1996年6月11日中国农业银行武进市湖塘办事处现金解款单显示,收款单位为新龙房产公司,款项来源为汤宇平投资款(注册资金),金额为4万元。1996年6月10日,经手人王振华出具收条一份,载明,今收到成立新龙房产公司汤宇平注册资金款,肆万元(人民币40000),所占该公司2%股份。1996年6月14日,武进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新龙房产公司的设立,新龙房产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英领取了营业执照。
1996年11月10日,新龙房产公司召开第二次股东会,载明的出席人员为王振华、宋觉新、王杏娣、汤宇平,会议议程第1项为原股东武进市国洲经济开发总公司原出资占注册资本百分之十,20万元人民币的股金全额转让给王振华;第2项为原股东王杏娣、汤宇平原出资额不变;第3项为现公司股东有三个自然人组成:即王振华、王杏娣、汤宇平;第6项为公司监事由原监事汤宇平继续担任。1996年11月25日新龙房产公司章程显示,股东为王振华、王杏娣、汤宇平,公司注册资本为200万元,汤宇平出资额为4万元,占注册资本2%。同时载明股东的合营期限为拾年,即从《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核准之日起计算。
1997年4月18日,新龙房产公司召开股东会,载明的参加人员为王振华、汤宇平、王杏娣,会议内容第1项为将公司名称更名为新城房产公司。1997年4月29日新城房产公司章程显示,公司股东为王振华、王杏娣、汤宇平,公司注册资本为200万元,汤宇平出资额为4万元,占注册资本2%。同时载明股东的合营期限为拾年,即从《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核准之日起计算。
1997年6月12日,新城房产公司召开股东会,载明的参加人员为王振华、王杏娣、汤宇平,会议内容第2项为将原公司注册资本200万元增至580万元,各股东增加数额为:王振华266万元,王杏娣106.4万元,汤宇平7.6万元,各股东增加资金数额必须在决议后十日内到位。1997年6月18日新城房产公司章程显示,公司股东为王振华、王杏娣、汤宇平,公司注册资本为580万元,汤宇平出资额11.6万元,占注册资本2%。同时载明股东的合营期限为拾年,即从《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核准之日起计算。对于该次增资,武进市新城投资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出具了两份交款单位为汤宇平的收款收据,时间为1996年10月22日、1997年3月4日,金额分别为50000元、30000元,摘要均为投股资金。
1998年4月20日,新城房产公司更名为中发公司。同日中发公司召开股东会,载明的参加人员为王振华、汤宇平、王杏娣,会议内容第2项为,经全体股东讨论同意,将本公司评估增值后的2420万元转为资本公积,再以资本公积转为实收资本,注册资本由原来的580万元增为3000万元,王振华出资2400万元,王杏娣出资600万元,汤宇平原11.6万元股金及其股金的利益和债权债务转让给王振华,汤宇平从此不再享受和承担本公司的利益及债权债务,转让股金的方式由王振华支付现金给汤宇平11.6万元;第6项为经股东会研究决定本公司设监事2名,委派汤宇平、黄莹为本公司监事。1998年4月20日中发公司章程显示,公司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王振华出资2400万元,占注册资本总额的80%,王杏娣出资6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20%。同时载明股东的合营期限从发照之日起到2008年12月30日。
上述股东会决议、公司章程中均有“汤宇平”字样的签名并加盖了“汤宇平”私章,汤宇平陈述其从未使用过私章,1996年6月1日股东会决议及章程的签字不能确认是否为本人所签,但是内容是确认的。1996年11月10日、1997年4月18日、1997年6月12日的股东会决议、章程均不记得是否为本人所签,但对内容是知晓的。1998年4月20日的股东会决议中的签字不是汤宇平本人所签,汤宇平也没有参加。
1998年4月26日,中发公司经股东会决议更名为常州中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发集团公司)。1999年2月25日,中发集团公司经股东会决议更名为江苏新城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城实业公司),1999年3月1日工商部门同意名称变更。1999年8月18日,新城实业公司经股东会决议更名为江苏新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城实业集团公司),1999年8月23日,工商部门同意名称变更。2005年8月10日,新城实业集团公司召开股东会,决议第2项的内容为,决定变更本公司监事人员:原为2名,现变更为1名,原监事人员分别为:黄莹、汤宇平,现并更为:潘振华。
被告的注册资本经数次增加,2008年7月6日,新城实业集团公司召开股东会,决议的内容为,公司注册资本为16000万元,其中王振华出资14400万元,王杏娣出资1600万元,王杏娣在公司投入的股本金1600万元全额转让给新股东王晓松。
2009年8月26日,新城实业集团公司召开股东会,参加人员为自然人股东王振华、王晓松、新增法人股东江苏新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决议第1项内容为,决定变更增加注册资本36000万元人民币,原公司注册资本为16000万元人民币现更为52000万元人民币。其中新增部分的出资额36000万元人民币由新增法人股东江苏新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货币形式进行增资。2009年8月26日新城实业集团公司章程显示,公司注册资本52000万元,股东江苏新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认缴及实缴的出资额36000万元,股东王振华认缴及实缴的出资额14400万元,股东王晓松认缴及实缴的出资额1600万元。2009年8月28日,工商行政管理局对上述变更进行登记。
期间,新城实业集团公司又进行了数次增加注册资本及两次存续分立。2009年9月18日,新城实业集团公司更名为新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城控股集团公司)。2014年8月25日,新城控股集团公司召开股东会,决议内容第1项为,决定减少公司注册资本,原注册资本60000万元现变更为注册资本58621万元,净减少注册资本1379万元,分别由王振华原认缴出资1241万元,本次减少认缴出资1241万元,合计出资0万元;由股东王晓松原认缴出资138万元,本次减少认缴出资138万元,合计出资0万元。……减资后的认缴注册资本和股东的认缴出资额分别为:认缴注册资本58621万元,其中:常州富域发展有限公司认缴出资58621万元,占注册资本比例100%。2014年10月15日,工商管理部门发出准予变更登记通知书,公司股东变更为常州富域发展有限公司
2015年4月2日,新城控股集团公司变更为现名。
2015年12月4日,新城股份公司A股上市交易,后王振华不再持有新城股份公司股票。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汤宇平要求确认为新城股份公司的股东并要求王振华、王杏娣协助办理工商登记是否于法有据;如不能办理工商登记,汤宇平主张的损失是否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如未超过诉讼时效,相应的损失是否应当由新城股份公司承担并由王振华、王杏娣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本院认为,第一,当事人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其股东资格的,应当以公司为被告,与案件争议股权有利害关系的人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案中,汤宇平要求确认其为新城股份公司的股东,以新城股份公司为被告,以有利害关系的第三人王振华、王杏娣作为第三人,诉讼主体适格。第二,当事人一方不履行非金钱债务或者履行非金钱债务不符合约定的,对方可以要求履行,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一)法律上或者事实上不能履行;(二)债务的标的不适用于强制履行或者履行费用过高;(三)债权人在合理期限内未要求履行。本案中,各方均一致认可,汤宇平系新城股份公司的前身新龙房产公司设立时的原始股东,持有新龙房产公司股权,后续汤宇平增资,出资额为11.6万元,持有新城股份公司的前身新龙房产公司2%的股权。直至1998年4月20日新城股份公司的前身中发公司形成股东会决议,汤宇平的股权全部转让给王振华,王振华向汤宇平支付现金11.6万元,对于该股东会决议汤宇平与新城股份公司、王振华存在分歧。且不论1998年4月20日股东会决议是否为汤宇平的真实意思表示,汤宇平要求确认其为新城股份公司的股东并要求王振华、王杏娣予以配合,存在事实上和法律上的障碍,其一,事实上,王振华现不持有新城股份公司的股份,王振华无法配合履行;其二,新城股份公司作为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法明确规定了公司收购本公司股份的除外情形,包括(一)减少公司注册资本;(二)与持有本公司股份的其他公司合并;(三)将股份奖励给本公司职工;(四)股东因对股东大会作出的公司合并、分立决议持异议,要求公司收购其股份的。但汤宇平要求确认其为新城股份公司的股东均不符合上述除外情形,法律上存在客观障碍导致履行不能。故汤宇平要求确认其为新城股份公司的股东并要求王振华、王杏娣予以配合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汤宇平主张的损失是否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汤宇平系新城股份公司的前身新龙房产公司设立时的原始股东,且在公司设立时在公司担任监事,汤宇平应当按照公司章程的规定行使职权,保障公司的利益。根据公司设立时的章程,公司的合营期限为十年,即公司的经营期限在2006年6月届满。汤宇平作为公司原始股东及监事,其股东身份涉及到其个人经济利益,监事身份涉及到公司利益,故最迟在公司经营期限届满之前其应当知道其股权状况,汤宇平直至2018年3月起诉,其要求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早已超过了诉讼时效。
综上所述,汤宇平的诉讼请求,缺乏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二十一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汤宇平对被告新城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第三人王振华、王杏娣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285800元,由原告汤宇平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同时按《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南京山西路支行,账号:10×××75)。
审判长  姜旭阳
审判员  熊 艳
审判员  郑 仪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
书记员  吴倩楠
附录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一十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非金钱债务或者履行非金钱债务不符合约定的,对方可以要求履行,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
(一)法律上或者事实上不能履行;
(二)债务的标的不适用于强制履行或者履行费用过高;
(三)债权人在合理期限内未要求履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三十五条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若干问题的规定(三)》
第二十一条当事人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其股东资格,应当以公司为被告,与案件争议股权有利害关系的人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百度百聘和天眼查联合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