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域(北京)智能科技研究院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一审行政判决书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2019-04-01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行政判决书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8)京73行初760号
法定代表人:王琦琳,董事长。
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9号银谷大厦10-12层。
法定代表人:葛树,副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小祥,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审查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曹铭书,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审查员。
第三人: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高新南四道18号创维半导体设计大厦西座14层。
法定代表人:汪滔,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崔明远,男,****年**月**日出生,汉族,该公司员工,住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丹丹,女,****年**月**日出生,汉族,该公司员工,住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
原告高域(北京)智能科技研究院有限公司(简称高域科技公司)因实用新型专利权无效行政纠纷一案,不服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7年12月25日作出的第34357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简称被诉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8年1月1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审理,并依法通知被诉决定利害关系人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深圳大疆公司)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于2019年3月7日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原告高域科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琦琳,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小祥、曹铭书,第三人深圳大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崔明远、刘丹丹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诉决定系专利复审委员会就深圳大疆公司针对高域科技公司所有的专利号为201620300916.3、名称为“一种无人飞行器及无人飞行器控制装置”的实用新型专利(简称本专利)所提无效宣告请求而作出的。专利复审委员会在被诉决定中认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简称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创造性,是指与现有技术相比,该发明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该实用新型具有实质性特点和进步。
专利复审委员会认为,(1)本专利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一种无人飞行器,证据2_1公开了一种无人飞行器(参见证据2_1说明书的具体实施方式和附图1、2),包括主体,其中,主体的中部设机舱1,机舱1内安装有飞行控制系统5、陀螺仪9、动力系统及视频信号传输采集系统;机舱1外侧固定连接四个旋翼保护圈2及四个悬臂3;旋翼保护圈2和悬臂3以机舱舱体为中心两两对称设置;同侧的旋翼保护圈彼此还可连接在一起;旋翼保护圈2、悬臂3和机舱1可一体成型制成;悬臂3的尾端位于旋翼保护圈2的中心处,悬臂3的尾端分别安装有旋翼4;旋翼4与动力系统相连,动力系统与飞行控制系统5相连,飞行控制系统5分别与陀螺仪9及视频信号传输采集系统相连;所述飞行控制系统5及陀螺仪9密封安装于机舱1的舱体11内;视频信号传输采集系统包括图像采集装置12及无线天线13,机舱舱体11的头部设有安装架14,图像采集装置12如摄像机或其他视频图像采集设备安装在安装架14上;无线天线13安装于舱体11的尾部,无线天线13分别与图像采集装置12及飞行控制系统5相连,且该无线天线13可与地面控制台通信,则无人飞行器中必然含有无线通信模块;机舱舱体11的尾部设有可开启式电池盒15;动力系统包括旋翼电机16、控制器17及动力电池,动力电池安装于电池盒15内,旋翼电机16固定安装在悬臂3和旋翼4之间;每个旋翼4的下方都设有一个旋翼电机16,旋翼4在旋翼电机16的驱动下旋转;动力电池与驱动器17相连,驱动器17分别与旋翼电机16及飞行控制系统5相连。
可见,证据2_1同样涉及无人飞行器,与本专利属于相同的技术领域,证据2_1的飞行器中的可一体成型制成的旋翼保护圈2、悬臂3和机舱1的整体、旋翼4、与无线天线13相连接的无线通信模块、飞行控制系统分别相当于权利要求1中的机架结构、旋翼、无线通信模块、飞行控制器;所述可一体成型制成的旋翼保护圈2、悬臂3和机舱1的整体中的机舱及悬臂3对应于权利要求1中的机架结构中的中控部分和支架部分,悬臂3包含了以所述机舱为中心的多条悬臂3对应于权利要求1中的支架部分包含了以所述中控部分为中心的多条悬臂;证据2_1中,在机舱1内设置有无线通信模块和飞行控制系统,另为了将由地面接收到的控制信号传输给飞行控制系统,则无线通信模块必然和飞行控制系统连接,对应于权利要求1中的无线通信模块以及飞行控制器设置于所述中控部分中,所述无线通信模块与所述飞行控制器连接。
显然,权利要求1与证据2_1的区别是:本专利权利要求1中的飞行控制器可用于对飞行控制指令进行分组,而证据2_1未记载其飞行控制系统5具有此项功能。基于上述区别,本专利通过飞行控制器将飞行控制指令进行分组,并由各相应控制端分别进行控制,解决了现有技术中无人机控制难度较大的问题。
对于上述区别,证据2_2公开了操纵人员头部运动指示无人机云台伺服系统(参见证据2_2的背景技术和发明内容,附图1),其针对现有技术中的由两名操作人员分别操纵无人机和机载云台时易存在的配合不当的问题,或现有技术中一名操作人员同时用手操纵无人机和机载云台时负担较重且易出现误操作的问题,在现有技术中已有的将控制云台的指令和控制无人机的指令分开的基础上,提出了其改进方案,即进一步地将云台的偏转由操作人员的头部来控制,将无人机的飞行运动由操作人员的手部来控制,从而只需一名操作人员即可轻松完成无人机和云台的协调操作,降低了无人机操作人员的工作负担,提高了无人机的飞行安全性和任务完成率。可见,证据2_2给出了为了简化无人机的操作、降低误操作率而将控制指令相分开并分别由两名操作者操纵,或由一名操作者的头部和手部分别操纵的技术启示,而不论是控制云台的指令还是控制无人机飞行的指令,从控制角度上看都是从控制器端发送给无人机端的控制指令,基于证据2_2给出的上述技术启示,本领域技术人员也不难发现,随着无人机技术的完善或者对无人机可实现功能的多样化要求,操作起来必然越来越繁琐,需要发出的控制指令越来越多,从而导致控制难度越来越大,由于操控项目数量和难度的增大而产生的技术问题,不仅出现于无人机这一特定领域中,在各种存在人为操控的设备中都会存在,而将这些任务按照功能和目标分解,执行主体之间分工协作是比较基础的用来解决上述问题的技术手段,具体到本案中,当操纵证据2_1中的无人机因控制指令较多而难度较大时,本领域技术人员容易想到对飞行控制器进行改进,在其已有诸多功能的基础上,再增加其可对飞行控制指令进行分组的功能,通过该具有了前述功能的飞行控制器,可将较多的控制指令按其功能或性质进行分组,比如将控制无人机前后左右飞行的指令分为一个组,将控制无人机上升下降动作的指令分为一个组,将控制无人机俯仰和翻滚动作的指令分为一个组,等等,再将上述各指令组通过各相应控制端进行控制。虽然本专利权利要求1仅要求保护对飞行指令进行分组的技术方案,但其说明书中也提及可以将航拍等功能由其他执行主体来完成,可见从本专利的技术构思来看,整体上是将任务进行分解,至于是飞行方面的任务还是飞行与飞行外的其他任务的分解,从分工协作的角度看并无本质不同。因此,上述区别已在证据2_2中给出了相应技术启示。
因此,在证据2_1和证据2_2的基础上,本领域技术人员并不用付出创造性劳动即可得到本专利权利要求1的技术方案,故权利要求1不具有实质性特点和进步,不具备创造性,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
(2)权利要求2、5、6对权利要求1作了进一步限定,权利要求3对权利要求2作了进一步限定,权利要求4对权利要求3作了进一步限定。证据2_1(参见说明书第0031、0037段)所涉无人飞行器具有与无线天线13相连接的无线通信模块,该无线通信模块中必然设置有通信芯片,且该通信芯片与无线天线必然相连接,即权利要求2的附加技术特征已在证据2_1中隐含公开;证据2_1(参见说明书第0037段)的飞行控制器在工作过程中可经无线天线13接收地面控制台的控制信号,并经处理,再驱动驱动器17运行,驱动器控制四个旋翼电机16开始旋转,从而起飞并开始飞行,而在飞行过程中无人飞行器根据控制台发出的控制信号经飞行控制系统传输给陀螺仪,然后陀螺仪再根据指示将信息反馈给飞行控制系统,进而调整飞行器动力分配,确保飞行器稳定和安全,故证据2_1的飞行控制系统中必然具有与通信芯片连接且可驱动驱动器17运行的飞行控制芯片和与上述飞行控制芯片连接且可根据陀螺仪反馈信息而发出相应指令来调整动力分配的指令生成芯片,此外,在飞行控制器中配置可根据接收到的地面控制指令而控制飞行器运行的飞行控制芯片和可根据飞行状态信息而生成相应控制指令的指令生成芯片皆为本领域的公知常识,即权利要求3的附加技术特征也已在证据2_1中隐含公开或为本领域技术人员容易想到的;在将控制指令分组并分别由各控制端控制时,为保证无人飞行器操控上的安全性及稳定性,本领域技术人员容易想到在飞行控制器中再设置信令分析芯片,用于对各控制端发送来的控制指令进行分析并判断是否执行,即权利要求4的附加技术特征为本领域的公知常识;权利要求5、6的附加技术特征也为公知常识,因在无人飞行器的中控部分内设置与飞行控制器相连接的速度传感器以实时侦测飞行速度并反馈给地面控制端,及在中控部分内设置与飞行控制器相连接的存储器以向飞行控制器输出已存储的控制指令组均为本领域技术人员容易想到的。因此,在其直接或间接引用的权利要求1不具备创造性时,权利要求2-6也不具备创造性,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
(3)权利要求7请求保护一种无人飞行器控制装置,由前面评述权利要求1的创造性时对证据2_2的介绍和分析内容可知,证据2_2中的无人机控制装置至少包括控制云台偏转的控制端和控制无人机飞行的控制端,且上述两端均与无人机的无线通信模块建立无线通信连接。权利要求7与证据2_2的区别仅在于,权利要求7中的各控制端是与无人飞行器相对应的,均用于控制无人飞行器的飞行,而证据2_2中的两控制端中,一个控制云台的偏转,另一个控制无人机的飞行。基于前面评述权利要求1创造性的内容可知,在将飞行控制指令进行分组后,本领域技术人员容易想到将各指令组通过各相应控制端进行控制,即该些控制端是与无人飞行器相对应的。因此,上述区别已在证据2_2中给出了相应技术启示,故在证据2_2结合本领域公知常识的基础上可容易得到本专利权利要求7的技术方案,因而权利要求7不具有实质性特点和进步,不具备创造性,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
(4)权利要求8、9分别对权利要求7作了进一步限定。对本领域技术人员而言,在第一、第二或其他控制端上设置用于通信的天线、易于操作的控制杆和可实时显示信息的显示器,且将控制杆与控制端中的传感芯片连接,将显示器与控制端中的处理芯片连接均为本领域公知常识。因此,当其引用的权利要求7不具备创造性时,权利要求8、9也不具备创造性,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
综上所述,本专利权利要求1-9不具备创造性,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故专利复审委员会未再对深圳大疆公司提出的其它无效宣告请求予以评述。
根据上述的事实和理由,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决定:宣告本专利权全部无效。
原告高域科技公司不服被诉决定,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称:被诉决定关于证据2_2给出相应技术启示的事实认定错误。被诉决定第7页第3段中认定:1.证据2_2公开了将云台和无人机操作分别由操作人员的头部和手部来完成,所以本领域技术人员就不难发现将飞行控制指令进行分组;2.涉案专利说明书中提及也可以将航拍等功能交由其他执行主体来完成,所以本专利的技术构思就是将任务进行分解。对此,原告认为:一、本专利权利要求1的主要改进是对控制无人机飞行的飞行控制指令进行分组,而证据2_2仅公开了将控制无人机飞行的指令和控制云台摄像头的指令进行分组,二者本就是不同性质的操作,证据2_2没有公开区别技术特征,也没有给出启示,权利要求1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不是容易想到的。二、本专利说明书虽公开了可以将附属设备的功能交由其他执行主体完成,但并非本专利权利要求书中要求保护的内容,不能就此认定本专利与证据2_2技术构思相同。综上,被诉决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法院依法撤销被诉决定。
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辩称:被诉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审理程序合法,审查结论正确,原告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深圳大疆公司述称:第一,权利要求1与证据2_1的区别仅为飞行控制器对飞行控制指令进行分组,证据2_2公开了将控制无人机的指令和控制云台的指令分开,且本专利说明书第0074段也提到了多个控制端除了控制无人飞行器外,还可以将无人飞行器的上述的附属设备的控制指令进行分组划分,证据2_2说明书第0004段公开了“由两名操作人员共同完成无人机和机载云台的操控。一名操作人员负责操纵无人机的飞行,另一名操作人员负责操纵机载云台的偏转”,因此,证据2_2给出了技术启示,权利要求1相对证据2_1和证据2_2的结合不具备创造性,被诉决定认定事实正确、适用法律正确,应予以维持。
本院经审理查明:
本专利为专利号为201620300916.3,名称为“一种无人飞行器及无人飞行器控制装置”的实用新型专利,其申请日为2016年4月12日,授权公告日为2016年9月28日,专利权人为高域科技公司。被诉决定以本专利授权公告的权利要求书为审查基础。本专利授权公告的权利要求为:
“1.一种无人飞行器,其特征在于,所述无人飞行器包括:机架结构、旋翼、用于发送无线信号的无线通信模块、用于对飞行控制指令进行分组的飞行控制器,其中,
所述机架结构,包括中控部分以及支架部分,所述支架部分包含了以所述中控部分为中心的多条悬臂;
所述旋翼,设置于所述悬臂上,并与所述悬臂上的电机固定连接;
所述无线通信模块以及所述飞行控制器设置于所述中控部分中,所述无线通信模块与所述飞行控制器连接。
2.如权利要求1所述无人飞行器,其特征在于,所述无线通信模块包括:
通信天线,设置于所述中控部分的外表面;
通信芯片,设置于所述中控部分内,所述通信芯片与所述通信天线连接。
3.如权利要求2所述的无人飞行器,其特征在于,所述飞行控制器包括:
飞行控制芯片,设置于所述中控部分内,并与所述通信芯片连接;
指令生成芯片,设置于所述中控部分内,并与所述飞行控制芯片连接。
4.如权利要求3所述的无人飞行器,其特征在于,所述飞行控制器还包括:
信令分析芯片,所述信令分析芯片设置于所述中控部分内,所述信令分析芯片与所述飞行控制器连接。
5.如权利要求1所述无人飞行器,其特征在于,所述无人飞行器还包括:
速度传感器,设置于所述中控部分内,与所述飞行控制器连接。
6.如权利要求1所述无人飞行器,其特征在于,所述无人飞行器还包括:
存储器,设置于所述中控部分内,所述存储器与所述飞行控制器连接,并向所述飞行控制器输出已存储的控制指令组。
7.一种无人飞行器控制装置,其特征在于,所述无人飞行器控制装置至少包括第一控制端以及第二控制端,其中,
所述第一控制端与无人飞行器的无线通信模块建立无线通信连接;
所述第二控制端与无人飞行器的无线通信模块建立无线通信连接。
8.如权利要求7所述的装置,其特征在于,所述第一控制端包括:天线,固定设置于所述第一控制端外表面,控制杆,活动连接在所述第一控制端上,显示器,设置于所述第一控制端上;所述第二控制端包括天线,固定设置于所述第二控制端外表面,控制杆,活动连接在所述第二控制端上,显示器,设置于所述第二控制端。
9.如权利要求7所述的装置,其特征在于,所述装置还包括:
第三控制端,所述第三控制端与所述无人飞行器的无线通信模块建立无线通信连接,所述第三控制端包括天线、控制杆、显示器,所述天线设置于所述第三控制端外表面,所述控制杆与所述第三控制端中的传感芯片连接,所述显示器与所述第三控制端中的处理芯片连接。”
针对上述专利权,深圳大疆公司于2017年6月26日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请求宣告本专利权利要求1-9全部无效,提交了如下证据:证据1_1:CN205670260U号中国专利文献,其申请日为2016年3月07日,公告日为2016年11月2日;证据1_2:CN105261189A号中国专利文献,其公布日为2016年1月20日;证据1_3:CN203838864U号中国专利文献,其公告日为2014年9月17日。
经形式审查合格,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7年6月26日受理了上述无效宣告请求并将无效宣告请求书及其附件转送高域科技公司。
深圳大疆公司于2017年7月26日提交了补充意见,同时提交了如下证据:证据2_1:CN202170017U号中国专利文献,其公告日为2012年3月21日;证据2_2:CN102043410A号中国专利文献,其公布日为2011年5月4日;证据2_3:CN101710243B号中国专利文献,其公告日为2011年9月28日;证据2_4:CN202817597U号中国专利文献,其授权公告日为2013年3月20日;证据2_5:CN105261189A号中国专利文献,其授权公告日为2016年1月20日;证据2_6:CN203838864U号中国专利文献,其授权公告日为2014年9月17日;证据2_7:CN203047531U号中国专利文献,其公告日为2013年7月10日。
专利复审委员会成立合议组并将上述补充意见及证据转送高域科技公司。
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7年10月18日向双方当事人发出了口头审理通知书,定于2017年11月13日举行口头审理。口头审理如期举行,双方当事人均出席了本次口头审理。
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7年12月25日作出被诉决定。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高域科技公司仅对被诉决定第7页第3段,即证据2_2给出了相应技术启示的认定提出了明确异议。
上述事实,有本专利授权公告文本、当事人提交的证据材料及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结合各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被诉决定关于证据2_2给出相应技术启示的认定是否正确。
将本专利权利要求1与证据2_1相比,二者的区别技术特征仅在于本专利权利要求1中的飞行控制器可用于对飞行控制指令进行分组,而证据2_1未记载其飞行控制系统具有此项功能。因此,本专利权利要求1相对于证据2_1实际要解决的技术问题是如何降低现有技术中无人机控制难度较大的问题。
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证据2_2公开了操纵人员头部运动指示无人机云台伺服系统,在现有技术中已有的将控制云台的指令和控制无人机的指令分开的基础上,为了简化操作、降低误操作率、降低操作难度,提出了改进方案,进一步地将云台的偏转由操作人员的头部来控制,将无人机的飞行运动由操作人员的手部来控制,降低了无人机操作人员的工作负担,提高了无人机的飞行安全性和任务完成率。虽然证据2_2没有直接公开对飞行控制指令进行分组,但无论是控制云台的指令还是控制无人机飞行的指令,从控制角度上看均属于从控制器端发送给无人机端的控制指令,整体上亦是将复杂任务进行分解,从简化操作的角度看无论是飞行方面任务的分解还是飞行与飞行以外的其他任务的分解并无本质不同。基于证据2_2的上述技术启示,本领域技术人员在面对无人机控制指令较多、操作难度较大的问题时,容易想到对飞行控制器进行改进,即对飞行控制指令进行分组,从而达到简化操作、降低误操作率,降低操作难度的效果。本专利说明书中提及可以将航拍等功能由其他主体执行完成,可以进一步佐证将复杂任务进行分解简化的技术构思在本领域的应用,本专利权利要求1对飞行控制进行分组,符合该技术构思,被诉决定的相关认定并无不妥。原告的相关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证据2_2给出了技术启示,权利要求1相对证据2_1和证据2_2的结合不具有实质性特点和进步,不具备创造性,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
综上,原告的相关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原告高域(北京)智能科技研究院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可于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一百元,上诉于最高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刘炫孜
人民陪审员  芮玉奎
人民陪审员  刘 亚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
法官 助理  历智宇
书 记 员  王朝晖
百度百聘和天眼查联合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