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久和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诉陕西天宇星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著作权合同纠纷一案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2016-05-08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同纠纷一案

原告北京久和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长春桥路11号4号楼1205室。法定代表人王新生,总经理。委托代理人庞慧仙,北京市百瑞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代理人梁凤杰,北京市百瑞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陕西天宇星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住所地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太白小区32号楼4单元2楼。法定代表人吴琰,总经理。委托代理人解东航,男。。原告北京久和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久和成公司)与被告陕西天宇星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宇公司)著作权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久和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梁凤杰、庞慧仙,被告天宇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解东航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告久和成公司诉称,我公司与天宇公司共同投资、摄制和发行电视剧《倾城绝恋》(以下简称《倾》剧),双方于2011年8月16日签订了《电视剧联合摄制合作协议》,约定该剧总投资预算2400万元,双方投资额各占50%,全部收益分享和知识产权共有比例为天宇公司55%、我公司45%。因天宇公司在合作过程中屡次违约,双方协商以版权转让方式对《倾》剧进行结算,并于2013年1月13日签订《谅解备忘录》及《谅解备忘录之补充协议》,按照协议约定,我公司将自己享有的《倾》剧在大陆境内的45%版权及该版权对应的后续发行收益权转让给天宇公司,转让款共计人民币3140万元,抵扣我公司名下的发行款1578万元后,天宇公司需另行向我公司支付1562万元。因天宇公司已向我公司支付了150万的款项,并且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就其中的500万元作出了生效判决,认定天宇公司应向我公司履行,故我公司现就剩余的912万元转让款向法院提起诉讼,根据《谅解备忘录之补充协议》第一条和第四条的约定,天宇公司向我公司支付转让款的前提是西安曲江影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曲江公司)收到发行款或已到合同约定的最迟支付时间,而合同约定的最迟支付时间(2013年10月31日)业已届满,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已经实现,故天宇公司应按照约定向久和成公司支付转让款。请求法院判令被告:1.向原告支付著作权转让款共计912万元;2.向原告支付违约金211.8万元。被告天宇公司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与我公司签订谅解备忘录是有先决条件的,该剧投资了3200万,发行收益为6000万,再扣除部分支出后,电视剧实际收益为800-900万元,在该电视剧再次发行的情况下,才能再有利益,我方认为向原告支付转让款的前提是再有其他发行收益。我公司是在迫于无奈的条件下与原告签订的谅解备忘录,且该谅解备忘录只是一个备忘录,并非有效的合同。经审理查明:2011年8月16日,天宇公司(甲方)与久和成公司(乙方)签订《电视剧联合摄制合作协议》,约定二者共同投资拍摄制作30集电视剧《清宫绝恋》(暂定名)。协议约定该剧总投资预算预计为2400万元,双方投资额各占50%,天宇公司占55%的收益权,久和成公司占45%的收益权。双方合同收益范围包括但不限于销售收入和其他收入,销售收入指该剧在中国境内外,以有线、无线、卫星频道的播出及dvd、vcd、cd、录像带、录音带等音像制品及网络作品的各类发行收入及相关收益,其他收入指该剧广告收入、赞助费、版权收益等。天宇公司负责该剧的立项、拍摄和发行的申报、审批等手续,负责该剧的发行、销售事宜及提供发行、宣传所需的片花、图片、文字材料等工作。久和成公司协助天宇公司办理立项申报等手续,协助天宇公司市场发行、共同负责该剧涉及销售收入的事宜。该剧知识产权由双方按协议约定的收益权比例共同享有。2013年1月13日,天宇公司(甲方)与久和成公司(乙方)签订《谅解备忘录》以及《谅解备忘录之补充协议》。其中《谅解备忘录》约定在天宇公司履行以下第三条约定条件后,久和成公司同意将自己享有的《倾》剧在大陆境内的45%版权及该版权对应的后续发行收益权转让给天宇公司,但不包括该剧的海外45%的版权及其发行收益权、该剧的原有署名权以及该剧的获奖权:1、《倾》剧转让款共计3140万元,截至本备忘录签订之日起,发行销售合同约定久和成公司收款的金额共计1578万元,二者抵扣后,天宇公司需被告需另行向原告支付1562万元;2、本备忘录签订后,天宇公司先向久和成公司支付50万元,必须于2013年1月14日下午3点前到达久和成公司指定的账户内,2013年1月16日下午3点前再次支付100万到达久和成公司指定的账户内;3、天宇公司应于签订本备忘录的同时,向久和成公司出具委托曲江公司将《倾》剧发行销售款向久和成公司无条件优先支付1412万元的授权书,且天宇公司应在授权书中明确曲江公司须在《倾》剧每笔发行销售款到账到5个工作日内向久和成公司分别支付,直到上述款项支付完毕;4、双方应于2013年1月14日共赴曲江公司,办理完曲江公司对上述付款事宜的确认手续,天宇公司确保能取得:曲江公司与双方共同签订的关于委托付款事宜的三方协议,或者曲江公司直接向久和成公司确认同意付款的书面材料……。该备忘录第四条还约定若天宇公司未完成上述约定的任何一项条件,则视为双方关于《倾》剧大陆境内的版权及其后续发行收益权的转让约定无效,双方仍按此前原有协议履行。但同日,双方就上述备忘录达成的《谅解备忘录之补充协议》对上述备忘录内容进行了补充和修正,约定天宇公司委托曲江公司将《倾》剧的发行销售款向久和成公司无条件优先支付1412万元,天宇公司保证最迟于2013年10月31日前向久和成公司支付完该款项。在天宇公司或曲江公司支付完上述1412万元前,天宇公司同意久和成公司暂时扣留天宇公司对《倾》剧海外发行享有的收益(仅限于2013年1月13日以后签约产生的收益),久和成公司收到该1412万元后再将该收益支付给天宇公司,若天宇公司或曲江公司未按约付款,则久和成公司有权抵扣天宇公司的该收益。同时,将上述备忘录第四条修改为“若天宇公司未完成本备忘录第三条约定的任何一项条件,则久和成公司有权撤销关于将《倾》剧大陆境内版权及其后续发行收益权转让给天宇公司的权利”。若天宇公司或曲江公司未按约向久和成公司付款,则天宇公司按应付款的15%向久和成公司支付违约金并赔偿全部损失。双方确认天宇公司已向久和成公司支付了150万元的转让款,天宇公司就剩余的1412万元的优先支付款项向曲江公司发送了委托付款授权书,曲江公司对此进行了确认。久和成公司就上述1412万转让款中的500万曾向法院提起诉讼。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就该案作出的(2014)一中民终字第2168号二审判决书认定久和成公司与天宇公司之间就《倾》剧所订立的著作权转让合同真实有效,合同约定的最迟付款日期业已届满,付款条件已经实现,天宇公司应如约向久和成公司支付著作权转让款1412万元,因久和成公司仅就其中的500万进行主张,故法院判决天宇公司向久和成公司支付转让款500万元。上述事实,有久和成公司提交的协议、备忘录、交易明细、授权书、确认函、回函、回执、补充协议、判决书以及本院的庭审笔录等在案佐证。本院认为:久和成公司与天宇公司签订的《电视剧联合摄制合作协议》、《谅解备忘录》以及《谅解备忘录之补充协议》具备合同的内容,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未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应属有效,双方均应依约履行合同。天宇公司虽然主张其系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签订的《谅解备忘录》,但因其并未举证证明上述合同系在被胁迫或乘人之危情形下所签订的,本院对其辩称不予采信。根据双方之间签订的《谅解备忘录之补充协议》,天宇公司保证最迟于2013年10月31日前向久和成公司支付完1412万元的转让款。同时鉴于生效判决已就双方之间就《倾》剧确立的著作权转让关系进行了认定,且在查明天宇公司应当依照约定向久和成公司支付著作权转让费1412万元的情况下依照久和成公司的主张,判决天宇公司应向久和成公司支付500万元。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本院对生效判决认定的上述事实予以确认。故天宇公司还应向久和成公司支付转让款912万元。根据双方约定,天宇公司未能在约定日期履行付款义务的情况下,应按应付款的15%向久和成公司支付违约金并赔偿全部损失。久和成公司主张天宇公司并未就法院生效判决认定的500万向其履行,故请求本院判定天宇公司按照1412万未付款的155向其支付违约金,天宇公司以约定违约金过高为由,请求法院予以减少。本院认为,鉴于久和成公司未能明确天宇公司给其造成的实际损失或约定违约金合理的情况下,考虑到按照约定计算的违约金确实过分高于利息损失,本院将综合考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天宇公司逾期支付转让费的金额及时间、合同的履行情况及天宇公司的过错程度等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酌情将违约金调整至130万元。对于久和成公司过高的诉讼请求,本院不再予以支持。综上,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告陕西天宇星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向原告北京久和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支付著作权转让款912万元;二、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告陕西天宇星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向原告北京久和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130万元;如被告陕西天宇星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所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则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迟延履行方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诉案件受理费八万九千二百二十八万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陕西天宇星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如不服本判决,可于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审 判 长  姜琨琨人民陪审员     袁卫人民陪审员     梁铭全二〇一六年五月八日书 记 员  杨兰莹
百度百聘和天眼查联合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