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终端(东莞)有限公司、东莞市越洋电线电缆有限公司与深圳市联升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其他执行执行异议案件执行裁定书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2016-08-29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执 行 裁 定 书
(2016)粤03执异104、107、108号
法定代表人:郭平。
异议人:华为终端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郭平。
异议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孙亚芳。
以上三异议人委托代理人:郭庆杰,北京市中银(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以上三异议人委托代理人:曾海滨,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员工。
法定代表人:邓广宁。
委托代理人:万景,广东魁峰律师事务所律师。
法定代表人:杜兴杰。
关于东莞市越洋电线电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越洋公司”)申请执行深圳市联升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升公司”)一案,在执行过程中,本院分别向华为终端(东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公司”)、华为终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终端公司”)、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技术公司”)发出(2016)粤03执1310号、(2016)粤03执1310号之一、(2016)粤03执1310号之二《履行到期债务通知书》。上述三公司不服,向本院提出执行异议,本院已受理,并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本三案现已审查完毕。
东莞公司、终端公司、技术公司提出异议称:一、根据2015年1月16日被执行人联升公司签署的《诚信廉洁承诺书》中第4条违约责任第(2)点的规定,如果联升公司向华为公司(指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及/或子公司、关联公司)及关联公司员工行贿,则联升公司应一次性向华为公司支付自首次贿赂行为起至贿赂行为被发现时为止已发生的采购金额(即PO金额:期间已经实际支付+尚未支付的PO金额)的百分之十五(15%)作为违约金。《诚信廉洁承诺书》对签署承诺书之前的联升公司的行为亦有拘束力;二、根据公安机关的调查,联升公司员工邓玉球自2006年开始向华为公司员工行贿,期间华为公司对联升公司的采购总额为人民币3.0186亿元,联升公司应当向华为公司支付违约金人民币4527.9万元。根据《诚信廉洁承诺书》中规定华为公司有权从应付账款中直接扣除前述违约金。综上所述,联升公司应当支付给华为公司的违约金大于华为公司及关联公司应当支付给联升公司的应付账款,因此请求本院撤销(2016)粤03执1310号之一《履行到期债务通知书》。
上述三公司向本院提交《诚信廉洁承诺书》作为证据。
本院查明,越洋公司与联升公司因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向清远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在仲裁过程中,越洋公司向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申请保全联升公司财产。宝安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1月14日作出(2016)粤0306财保34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保全联升公司价值人民币920万元的财产。在保全过程中,宝安区人民法院到华为终端有限公司调查联升公司对该司享有的应收账款情况。华为终端有限公司称,截止2016年2月4日,联升公司在终端公司和东莞公司的应收账款分别为人民币1656779.37元和729650.59元。宝安区人民法院要求终端公司和东莞公司暂停支付人民币4655857.73元和8541684.55元。上述事实已载入2016年2月4日所作执行笔录。
2016年2月4日,宝安区人民法院分别向东莞公司、终端公司发出(2016)粤0306财保34号、34-8号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两司暂停支付应付联升公司账款。两司分别在回执上注明,暂停支付联升公司账款人民币729650.59元和1656779.37元。2016年2月26日,宝安区人民法院向东莞公司、终端公司分别发出(2016)粤0306财保34-10号、34-11号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暂停支付联升公司账款。两司分别在回执上注明,暂停支付联升公司账款人民币4423466.60元和2712130.98元。2016年2月26日,宝安区人民法院向技术公司发出(2016)粤0306财保34-12号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技术公司暂停支付联升公司账款。技术公司在回执上注明,暂停支付联升公司账款人民币2134625.6元。
2016年3月9日,清远仲裁委员会作出(2016)清仲字第307号裁决书,裁决联升公司向越洋公司支付货款人民币8414259.99元及利息、律师费、担保费、保全费、仲裁费等。
因被执行人联升公司未主动履行生效仲裁裁决所确定的义务,越洋公司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本院已立案受理。在执行过程中,本院分别向东莞公司、终端公司、技术公司发出(2016)粤03执1310号、(2016)粤03执1310号之一、(2016)粤03执1310号之二《履行到期债务通知书》,要求三公司分别将应支付给联升公司的账款人民币5153117.19元、4368910.35元、2134625.60元支付至本院账户。
另查,被执行人联升公司于2015年1月16日签署一份《诚信廉洁承诺书》,该承诺书主要内容为:一、联升公司向华为公司(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及/或子公司、关联公司)承诺不得以任何方式贿赂华为公司人员;二、违反上述义务,联升公司向华为公司返还因贿赂行为而取得的不当利益,并一次性向华为公司支付自首次贿赂行为起至贿赂行为被发现时为止已发生的采购金额的15%作为违约金。
又查,三异议人技术公司、终端公司、东莞公司均为关联公司,其母公司或控股公司为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本院认为,宝安区人民法院在仲裁保全阶段,向三异议人发出暂停向被执行人联升公司支付到期债务的协助执行通知书,三异议人在回执上已注明暂停支付的具体金额,并履行了协助执行义务,可见三异议人承认对被执行人联升公司负有具体、真实的到期债务。三异议人亦未在仲裁保全阶段向宝安区人民法院提出异议。在执行阶段,本院向三异议人发出履行到期债务通知书后,三异议人对保全阶段承认的到期债务并不否认。三异议人主张因被执行人联升公司的员工邓玉球向华为公司员工行贿,故华为公司有权从应收账款中扣除违约金人民币4527.9万元。关于邓玉球向华为公司行贿事宜,及邓玉球与联升公司的关系,三异议人并未提交证据证明,也无生效法律文书予以确认。即使存在行贿事实,邓玉球行贿是否代表被执行人联升公司为之,在无生效法律文书认定的情况下仍不能确定。既不能确定联升公司有行贿事实,联升公司是否应按《诚信廉洁承诺书》要求支付违约金,尚属未决事宜。
综上,三异议人之异议主张,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第二百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64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如不服本裁定,可自收到本裁定之日起十日内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
审判长  朱轶超
审判员  张文佳
审判员  林 珊
二〇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林海芝
百度百聘和天眼查联合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