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仕卫与北京市恒瑞家具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2016-11-14

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大民初字第00431号
原告冯仕卫,男,****年**月**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李妮,北京杨梅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市恒瑞家具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大兴区魏善庄镇兴隆庄村村委会北100米。
法定代表人胡洪锐,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晋莉,北京方耀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冯仕卫诉被告北京市恒瑞家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瑞公司)劳动争议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李慧茁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张景华、人民陪审员张书发共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冯仕卫的委托代理人李妮,被告恒瑞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晋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冯仕卫诉称:2014年2月18日,我入职恒瑞公司,岗位为工人,月工资3000元。2014年7月15日下午17点40分左右,我在工作中受伤,恒瑞公司未为我认定工伤,也没有任何补偿。我在职期间每天工作9个小时,恒瑞公司未与我签订劳动合同,也未缴纳社会保险,我不服北京市大兴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大兴仲裁委)作出的京兴劳人仲字[2014]第3610号裁决书,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确认冯仕卫与恒瑞公司在2014年2月18日至2014年9月5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
被告恒瑞公司辩称:不同意冯仕卫的诉讼请求,我公司与冯仕卫之间不存在劳动合同关系。冯仕卫的代理人主张冯仕卫还在我公司,这与起诉书中所述不一致。冯仕卫是在恒瑞公司工作过,但恒瑞公司认为双方之间不是劳动关系而是劳务关系。因为冯仕卫是季节性、临时性的农民工。双方之间劳务关系存续期间开始于2014年2月18日,终止于2014年7月15日。冯仕卫主张双方之间的劳务关系或劳动关系的存续期间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因为冯仕卫虽然在为恒瑞公司提供劳务时受伤,但其后续并未提供相关医生开具的假条,无法证明其需要休息,故请求法院驳回冯仕卫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冯仕卫主张其于2014年2月18日入职恒瑞公司,岗位为工人,月工资3000元,2014年7月15日,冯仕卫在工作中受伤。
2014年9月5日,冯仕卫向大兴仲裁委申诉,要求确认冯仕卫与恒瑞公司在2014年2月18日至2014年9月5日存在劳动关系。2014年12月1日,大兴仲裁委作出京兴劳人仲字[2014 ]第3610号裁决书,以冯仕卫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与恒瑞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为由,裁决驳回冯仕卫的全部仲裁请求。冯仕卫不服仲裁裁决诉至本院。
庭审中,冯仕卫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1、仲裁裁决书,证明本案经过仲裁前置。恒瑞公司对该份证据无异议;2、农业银行明细对账单,证明冯仕卫在职期间的工资水平及恒瑞公司以固定周期向冯仕卫支付工资的事实,证明冯仕卫与恒瑞公司之间为劳动关系。恒瑞公司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称相关款项系由恒瑞公司财务人员崔雪个人账户转至冯仕卫账户,但是这也恰恰说明冯仕卫的工资并非其在起诉状中述称的每月3000元,而是低于3000元。且工资仅支付至7月,7月的工资仅支付了1100元,说明冯仕卫在2014年7月15日后未在恒瑞公司工作;3、门诊病历,证明冯仕卫于2014年7月15日因工负伤,后离开岗位。恒瑞公司以冯仕卫未提交该份证据的原件为由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不认可;4、X线诊断报告书,证明冯仕卫在2014年7月15日因工负伤,后离开岗位。恒瑞公司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不认可,理由是该份证据上仅有医院的名称和医生的模糊签字,没有医院的印章,无法证明冯仕卫是因为工作负伤,亦无法证明冯仕卫受伤后去该医院就诊的事实。
恒瑞公司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京兴劳人仲字 [2014 ]第3610号仲裁裁决书、农业银行明细对账单、X线诊断报告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用人单位与劳动者成立劳动关系的关键在于,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本案中,双方均认可冯仕卫入职恒瑞公司的时间为2014年2月18日,岗位是工人。恒瑞公司每月月底通过其公司财务人员崔雪的账户向冯仕卫支付工资。恒瑞公司主张双方之间系劳务关系,但未提交相关证据予以证明,故本院对其该项抗辩意见不予采信,本院认定双方于2014年2月18日建立劳动关系。关于劳动关系是否解除,冯仕卫与恒瑞公司各执一词:冯仕卫主张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尚未解除,恒瑞公司主张冯仕卫在2014年7月15日受伤后,未再给恒瑞公司提供劳务,亦未提供医院的相关就诊记录和假条,视为冯仕卫自动离职,即双方之间的劳务关系于2014年7月15日解除。但恒瑞公司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其与冯仕卫依法定程序办理了解除劳动关系的手续,冯仕卫亦不认可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已解除,故本院对恒瑞公司的该项抗辩意见不予采信。综上,冯仕卫要求确认其与恒瑞公司自2014年2月18日至2014年9月5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冯仕卫与被告北京市恒瑞家具有限公司自二〇一四年二月十八日至二〇一四年九月五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
案件受理费十元,由被告北京市恒瑞家具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十元,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李慧茁 人民陪审员 张景华 人民陪审员 张书发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书记员贯菲
百度百聘和天眼查联合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