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山东省分公司、潍坊涌泉机械制造有限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2018-10-30

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鲁07民终113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山东省分公司。住所地: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工业南路**号中铁财智中心*号楼第****层***室。
负责人:叶新,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思军,山东信约国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世宝,山东信约国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潍坊涌泉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住所地:临朐县东城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孔凡泉,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树波,临朐冶源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审第三人:山东元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昌乐县朱刘街道工业园309国道355公里处。
上诉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山东省分公司(以下简称人寿财险山东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潍坊涌泉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涌泉机械)及原审第三人山东元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元利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临朐县人民法院(2016)鲁0724民初134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人寿财险山东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思军、刘世宝,被上诉人涌泉机械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高树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人寿财险山东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判令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保险金损失2237576.68元及利息;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认定事实不清。原审第三人的爆炸损害结果与被上诉人的设备再沸器的制作质量具备必然直接的因果关系。上诉人一审中提供的昌乐县人民政府乐政复字(2014)3号批复、昌乐县安监局事故原因等证据,注明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是脱水塔再沸器出现泄漏。这无疑直接指出被上诉人制作的设备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和质量缺陷。且爆炸时设备尚处在质保期内,被上诉人对设备泄露不具备免责的事由和证据,泄露与爆炸之间存在必然联系。设备再沸器泄露说明被上诉人在焊接、抗压、防渗透方面的技术要求不过关、不达标。被上诉人的检测报告不真实、不客观,存在弄虚作假及重大瑕疵,不应认定为有效证据。昌乐县政府批复的昌乐县安监局报告程序合法,认定事故准确、客观、科学,应被认定为有效证据。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认为根据《特种设备安全法》规定,此次爆炸事故为一般事故,应由设区的市的特种设备安全管理部门会同有关部门组织事故调查组进行调查。但该法的施行时间为2014年1月1日,而事故发生于2013年11月30日,无从依照。本案应适用《安全生产法》、《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三、一审法院举证责任分配错误。涉案的调查报告中已查明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系被上诉人生产的脱水塔再沸器出现泄露,存在质量问题,被上诉人应提供充分证据推翻该调查报告。而一审法院却认为应由上诉人举证证明因被上诉人产品质量导致发生爆炸,混淆了双方当事人应承担的举证责任。另,被上诉人应向法庭提供该事故不系其再沸器泄露所导致的免责证据,证明不存在因果关系,被上诉人未完成举证义务。
涌泉机械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要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原审第三人发生爆炸的是脱水塔,而不是脱水塔再沸器。原审第三人的爆炸损害与被上诉人的设备再沸器的制作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被上诉人加工的再沸器质量合格。
人寿财险山东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涌泉机械赔偿损失2237576.68元及利息并承担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2012年5月10日,涌泉机械与元利公司签订5万吨顺酐设备加工合同,约定:涌泉机械为元利公司制作闪蒸罐、二甲苯冷凝器装配图、溶剂回收罐再沸器、脱水塔再沸器A、B等化工压力容器设备;质量要求、技术标准:严格按元利公司提供的图纸要求和执行GB152-2011、GB151-1999及国家有关标准制作和验收,质保期为设备交货之日起18个月或甲方使用后12个月,材质、制作质量终身负责,该合同为固定价款合同,合同总价款是73.77万元,包含收货前的所有费用,双方还对其他事项作了相关约定。合同签订后,涌泉机械与元利公司分别履行了各自的交货及付款义务,设备于2012年9月27日安装完毕,2013年10月份开始试运行,2013年11月30日设备在生产过程中发生爆炸,昌乐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认定发生爆炸的直接原因是:脱水塔再沸器出现泄漏,热源蒸汽由漏点混入物料系统进入脱水塔内,与顺酐发生反应,放出热量,使塔内混合物料受热,造成塔内压力升高,导致气相管口盲板破裂,物料喷出发生闪爆,可燃物料暴露在空气中发生瞬间燃烧后熄灭。事故造成相关设备损坏,人员一死二伤。2013年12月3日,人寿财险山东公司及元利公司委托山东中恒信保险公估有限公司公估对事故造成的设备损失进行了公估,结论是:2183218.68元,人寿财险山东公司为此支付公估费54258元。
另查明,2013年7月16日,元利公司在人寿财险山东公司处投保了财产基本险,保险期间自2013年7月17日至2014年7月16日,人寿财险山东公司承保的理赔限额是87550000元,元利公司交保费148835元。事故发生后,人寿财险山东公司已按保险合同约定于2014年8月21日向元利公司支付理赔款2183218.68元。
再查明,涌泉机械是经中华人民共和国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批准的特种设备制造企业,具有制造第三类低、中压容器的资质。涌泉机械为元利公司制造溶剂回收塔再沸品产品(新产品编号:YQYR12-096)的制造工艺、焊接工艺规程均是经过山东省特种设备检验研究院的监检员签字认可,所制造的产品经山东省特种设备检验研究院检验符合《固定式压力容器安全技术监察规程》。
一审查明的上述事实,有涌泉机械与元利公司签订的5万吨顺酐设备加工合同,人寿财险山东公司与元利公司签订的保险合同、投保单、事故损失公估报告、理赔凭证,昌乐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事故原因证明及昌乐县人民政府乐政复字(2014)3号批复,涌泉机械的营业执照、特种设备制造许可证,涉案设备的制作图纸、制造工艺、焊接工艺规程、压力容器产品质量证明书及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为证。
一审法院认为,涌泉机械是经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设备质量监督检验总局批准的具有第三类低、中压容器制造资格的企业,与元利公司签订的5万吨顺酐设备加工合同,合法有效。涌泉机械的制造工艺、焊接工艺规程是经山东省特种设备检验研究院监检员签字确认,所制作产品经该院检验安全性能符合《固定式压力容器安全技术监察规程》的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和2014年1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设备安全法》规定,此次爆炸事故为一般事故,事故应由设区的市的特种设备安全管理部门会同有关部门组织事故调查组进行调查。虽然昌乐县人民政府组织该县安监局对事故进行调查,在调查主体上存在瑕疵,而且昌乐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出具的事故原因证明中,也未认定造成爆炸是因涌泉机械制造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所致,即元利公司的损害结果与涌泉机械的产品质量不存在因果关系,也无证据证实涌泉机械存有侵权行为。尽管人寿财险山东公司在保险事故发生后,依据保险合同对元利公司进行了理赔并取得了代位求偿权,但人寿财险山东公司并未提供元利公司所购涌泉机械的设备因存在质量而发生爆炸的证据,人寿财险山东公司要求涌泉机械向其支付赔偿款,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人寿财险山东公司要求涌泉机械支付赔偿损失2237576.68元及利息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6206元,减半收取13103元,保全费5000元,均由人寿财险山东公司负担。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一审认定事实清楚,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上诉人所提供的涉案产品再沸器是否存在质量问题,是否与原审第三人的脱水塔爆炸之间存在必然的、唯一的因果关系。上诉人主张因被上诉人所提供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导致泄露爆炸事故,对此上诉人应当承担举证证明责任。一审法院的举证责任分配并无不当。上诉人提供的主要证据系一审中提供的昌乐县人民政府乐政复字(2014)3号批复及昌乐县安监局出具的山东元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1.30”生产安全事故直接原因证明,该两份证据中虽注明了脱水塔再沸器出现泄露是发生事故的直接原因,但对于再沸器出现泄露的具体原因并没有提及,依据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不能得出再沸器存在质量问题的唯一结论,不排除操作不当等因素导致再沸器泄露,即本次事故中的再沸器泄露与再沸器质量存在问题之间不存在唯一排他性。故对于上诉人关于被上诉人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可待证据充分后,另行主张权利。涉案事故发生时,《特种设备安全法》尚未施行,一审适用该法不当,但不影响对证据的认定,亦不影响案件处理结果。
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判决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6206元,由上诉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山东省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 霞
代理审判员  尹臣正
代理审判员  贾丽丽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解伟娜
百度百聘和天眼查联合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