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盈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知娱智乐(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委托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民事案件(2018)京03民终4992号中国裁判文书网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京03民终499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大盈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工业区叶城路912号J972室。
法定代表人:陈懿,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永胜,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知娱智乐(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
法定代表人:王建华,总裁。
委托诉讼代理人:侯毅,北京市现代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大盈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盈公司)与被上诉人知娱智乐(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娱智乐公司)委托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5民初7096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3月3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大盈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知娱智乐公司的一审全部诉讼请求;2.一、二审诉讼费由知娱智乐公司承担。事实及理由:一、知娱智乐公司未完成委托任务,且未向大盈公司报告委托事务的结果,无权要求大盈公司支付全部报酬。知娱智乐公司主张其履行了全部合同义务,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一条规定,“受托人应当按照委托人的要求,报告委托事务的处理情况。委托合同终止时,受托人应当报告委托事务的结果。”但是一审判决声称“……,协议约定知娱智乐公司准备8人对接该项目,目的是为保证协议的履行,知娱智乐公司无需证明8人如何构成以及8人如何工作,……”,属于适用法律不当。三、根据合同约定,委托事务完成后三个工作日知娱智乐公司应提供结案报告,但是截止一审起诉或最后一次开庭都没有提供结案报告。知娱智乐公司提供的结案报告的日期为2015年11月2日。该报告的宣传日期与结案报告的日期及合同日期互相矛盾。且该结案报告没有知娱智乐公司的公章和执行人员的签字。故至二审庭审之日止,知娱智乐公司都未向大盈公司提交结案报告。四、结案报告本身不是结算依据,应该按照具体如何实际执行委托事务进行结算。五、知娱智乐公司一审提交的证据中,能证明其执行委托事务的仅为公证书1109号中其发送的八封邮件,其中仅有八篇宣传稿以及八份剧照和九张海报。六、知娱智乐公司一审提交的公证书1108号不能作为知娱智乐公司执行委托事务的证据,该公证书所载明的网络存在的这些不同形式的视频、新闻、微博、微信、论坛图文只是客观存在的,不能证明这些网络上存在的就一定是知娱智乐公司发送的、上传的。即使是按照宣传预算明细中C类“平面推广、周刊推广,明确约定有全国性媒体发表10篇或……”知娱智乐公司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执行了该委托事务。从以上情况大盈公司认为知娱智乐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完全执行委托事务的情况下,知娱智乐公司应获得的报酬不超过50万元。
知娱智乐公司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大盈公司的上诉请求。一、知娱智乐公司一审已经提交宣传结案公证书及截屏记录以证明知娱智乐公司完成委托事务的情况。大盈公司主张上述工作不是知娱智乐公司所做,应举证证明是何人所做。二、知娱智乐公司宣传人员一直与大盈公司的负责人员沟通,报告结果是对宣传工作的汇报,不是不付款的理由。知娱智乐公司根据合同实际履行了宣传工作,大盈公司应付款。三、知娱智乐公司认可一审法院的说法,组成8人团队的目的是保证协议的履行,知娱智乐公司已经证明完成宣传义务的情况。且知娱智乐公司事实上也组成了8人以上团队。根据一审知娱智乐公司提交证据《1980》宣传推进工作表0720中证明有多名员工为大盈公司宣传。《1980年代的爱情》影评链接文件中的发件人蔡某也是知娱智乐公司为大盈公司工作的人员”。知娱智乐公司与大盈公司的微信工作群也显示知娱智乐公司工作人员超过8人。四、知娱智乐公司一审中已经举证证明合同履行情况。一审中大盈公司提出不认可的几项合同内容知娱智乐公司已进行了说明,在判决书中有体现。五、关于1109号公证书涉及的邮件不止大盈公司提到的几篇,还有更多,均是知娱智乐公司工作人员发送的。宣传的具体数量应以网站的刊登为准。六、知娱智乐公司给大盈公司发送了结案报告,发送的员工现在已经离职。七、结案报告就是知娱智乐公司完成的宣传工作,具体已经按照合同完全履行,知娱智乐公司提交了结案报告及1108号公证书,如大盈公司认为是其他人所做,大盈公司负举证责任。一审法院没有支持知娱智乐公司全部诉讼请求,已经扣除了相应的款项,扣除的款项就是周刊类的。
知娱智乐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要求大盈公司支付合同款项50万元及违约金(以合同总金额100万元为基数,按每日千分之二计算,自2015年8月6日起至付清之日止),返还知娱智乐公司垫付的6万元舞台建设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7月,大盈公司(甲方)与知娱智乐公司(乙方)签订《宣传委托协议》,约定甲方就电影《1980年代的爱情》委托乙方策划、执行为期2个月的娱乐营销传播,具体宣传内容为:甲方项目的宣传策划、执行及相关新闻稿撰写与发布,包括:1.宣传期内宣传策划制定,月度推广计划表,重要事件策划;2.宣传期内媒体关系管理,媒体合作策略,媒体合作洽谈,日常媒体关系维护及监控;3.宣传期内的日常危机公关监控与维护(如遇重大危机事件需要产生新增费用,则由乙方另行报价并获得甲方确认后,由甲方付费);4.宣传期内日常发言及访问机会管理,组织、沟通、协调媒体采访与发布(如发生访问场租、差旅交通费等新增费用,乙方需另行报价并获得甲方确认后,由甲方付费);5.日常新闻稿件、线下活动新闻稿、线上活动内容文字介绍、策划性、专题性、综述性新闻稿件撰写,论坛发布稿件主贴+回帖方向,新浪腾讯微博大号推广文案等撰写;6.娱乐类媒体发布,娱乐媒体反馈监测等,其中包括:新浪、腾讯、网易、凤凰、新华等主流门户网站及全国各类网站、各视频网站的稿件发布,其中娱乐、时尚、电视、明星频道焦点图或头条推广,首页推广;利用新浪微博×××-500万粉丝的草根大号进行微博渠道口碑传播;微信红人传播;宣传期内6家主流娱乐论坛新闻炒作,100家综合性论坛的铺贴传播;全国性平面报纸资讯或专访;全国主流电视台及视频门户网站资讯报道或专访;跟随甲方出席公开活动并进行贴身图文摄影服务;跟随剧组拍摄记录片及海报剧照(具体形式详见附件【电影《1980年代的爱情》整体宣传预算】,实际推广结果以结案报告为准)。甲方需向乙方提供乙方策划、执行甲方项目推广中所需的信息,甲方保证提供的相关信息的及时性、完整性、合法性、真实性和准确性,如因甲方无法提供足够的信息内容或工作内容而导致乙方无法完成协议内的常规宣传工作的,将不视为乙方违反本协议。乙方保证为甲方提供清晰、流畅、观点明确、内容丰富的文字或曝光准确、焦点清晰、主题明确、构图合理的图片,并及时发布到媒体,最大力度地进行推广,以支持甲方项目的宣传。甲方项目的拍摄、策划方案由甲、乙双方协商确定。乙方保证为甲方项目所进行的相关宣传活动都会突出其健康、积极的正面形象,如有特殊需求,由甲乙双方共同讨论后确定。乙方保证在未征得甲方书面或邮件确认之前,不会发布甲方活动的非正面新闻。因甲方项目宣传而由乙方进行的拍摄内容,甲方对此拥有摄影、摄像作品之版权。针对甲方项目的策划宣传,由甲方提出需求,乙方根据甲方项目实际情况度身制订宣传计划,并提交甲方确认后方可执行。甲方保证在本剧片尾字幕给予乙方及主创人员署名,署名内容为宣传顾问及宣传专员,名单由乙方提供。公司署名权:甲方保证在本剧片尾给予乙方公司署名,署名内容:知娱智乐(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署名为宣传单位,同时带乙方logo。乙方于项目宣传完成后三个工作日内提供结案报告;本协议经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后生效,本协议自签订之日起一年内有效。甲方应向乙方支付款项总计100万元,分三次支付:本协议签订后三个工作日内支付50万元,8月1日后三个工作日内支付40万元,9月1日后三个工作日内支付10万元。本合同到期或提前终止、解除时,若甲乙双方未能完成约定的全部工作内容,甲方应按乙方实际完成的工作量支付费用。如乙方完成部分或全部服务后,甲方未提出异议,又未如约支付部分或全部款项的,乙方有权要求甲方按每日合同总金额的千分之二支付违约金,且乙方有权中止委托工作直至甲方付清未付款,因此造成的工作和履约延误由甲方承担责任。该协议附件《电影〈1980年代的爱情〉宣传预算》的内容为:宣传期2015年7月20日至2015年9月20日。A、策划费:战略规划、策划建议、顾问咨询:1.配合电影《1980年代的爱情》上线,在2个月的宣传期内制定具备实际操作性的事件性公关策略;2.根据阶段性公关主体策划新闻事件,制定传播计划,具体媒体执行方案;3.项目策划讨论会、项目例会等;媒体关系管理:1.媒体维护计划(包括事件前后对媒体的问候,向媒体答疑解惑,提供有价值的新闻资料,与资深记者深入沟通,为媒体创造独家报道机会);2.媒体关系活动建议(组织媒体访问,促成与媒体深度沟通机会);3.宣传期媒体监控,并实时提供负面规避建议,如操作负面规避或者危机公关涉及费用,根据实际发生实报实销;4.宣传期媒体战略部署方案,协助提供媒体执行方案建议,并协助洽谈媒体合作等;简报与报告:定期提交阶段性简报,项目完成时提交传播总结报告电子版(视频光盘、电子样报、网媒推广位截图及链接)。策划费为3万元。B、物料费:图片及海报设计:根据现场需要,设计及PS各类用于传播的海报,单价×××00元,数量50副,合计15万元;物料素材细化:根据现场需要,剧照精修、调色、加水印,合计1万元;病毒视频:用于传播的病毒视频策划、后期制作,单价1万元,数量8支,合计8万元;策划性拍摄:在现场期内,为赢得话题,吸引关注,会安排摄影师拍摄与本剧相关的专题图片,单价×××00元,数量3次,合计9000元。C、稿件撰写:新闻稿件:日常新闻稿件、线下活动新闻稿、线上活动内容文字介绍、策划性、专题性、综述性新闻事件,单价600元,数量24篇,合计14400元;论坛稿件、微博文案等:论坛发布稿件主贴+回帖方向,新浪微博大号推广文案等单价×××0元,数量100篇,合计3万元;网络:门户网站渠道合作:门户网站新浪、腾讯、网易、凤凰、新华等,单价1万元,数量10轮,合计10万元;重点位置推广焦点图或头条:门户网站新浪、腾讯、网易、凤凰、新华、大公等,单价×××00元,数量10篇,合计3万元;重点新闻推广:以上所述门户网站及其他重点网站娱乐、时尚、女性频道首页,单价2000元,数量10篇,合计2万元;新媒体部分:6家主流娱乐论坛、100家综合性大众论坛:每轮6家主流娱乐论坛新闻炒作,100家综合性论坛的铺贴传播,合计4万元;微博和微信:利用新浪及微信×××到500万粉丝的草根大号、红人进行微博微信渠道口碑传播(不含转发及评论,直接覆盖人群3亿),合计20万元;平面推广:资讯:全国性平媒发布资讯稿件,单价1000元,数量10篇,合计1万元;周刊类杂志推广:资讯或人物类报道:全国周刊类杂志发布相关资讯或人物类稿件,单价×××00元,数量10篇,合计3万元;电视及视频门户推广:资讯报道:全国主流娱乐资讯节目,优酷、土豆、爱奇艺等视频门户网站发布相关视频,单价×××00元,数量10次,合计3万元。D、花絮拍摄:用于制作病毒视频花絮拍摄,合计2万元;海报拍摄:棚内拍摄:剧中主要角色单人和多人海报照,单价4万元,数量1次,合计4万元。E、差旅费:异地活动,落地巡站等,合计5万元。服务费(宣传推广15%)为134010元,备注:知娱智乐公司将准备2名项目负责人(兼任媒体渠道媒介)、1名媒体专员、2名宣传策划、至少3人专门小组,共计8人对接项目公关服务,具体工作细节主要包括:客户对接、策划执行、公司内部沟通、渠道梳理、媒体沟通、日常总结和结案报告等。税费(6%)53604元。费用总计1081014元,最终优惠报价100万元。
大盈公司已给付知娱智乐公司50万元,其中2015年7月14日支付10万元,2015年9月8日支付20万元,2016年1月18日支付20万元。
诉讼中,知娱智乐公司提交《〈1980年代的爱情〉宣传结案》,并提交对宣传内容的公证书,用以证明知娱智乐公司履行了《宣传委托协议》的义务。大盈公司对《〈1980年代的爱情〉宣传结案》的真实性和证明目的不予认可,并主张知娱智乐公司并未交付大盈公司。大盈公司对公证书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不认可知娱智乐公司完全履行了协议义务。大盈公司主张知娱智乐公司没有发生协议附件宣传预算中的B物料费中的图片及海报设计费用15万元、C中网络的门户网站渠道合作费用10万元,C中新闻媒体部分的微博和微信费用20万元,D中海报拍摄的费用4万元,E差旅费5万元,宣传推广费用134010元,并主张预算中的A策划费中的战略规划是大盈公司自己完成的,C中稿件撰写中的有些稿件是大盈公司撰写的,C中6家主流娱乐论坛100家综合性大众论坛的实际履行情况不足6家主流娱乐论坛,C中周刊类杂志推广实际履行情况不足10篇,拍摄花絮也没有完全做好。知娱智乐公司提交的公证书中,有“豆瓣电影”、“格瓦拉”、“百度百家”、“搜狐博客”、“今日头条”、“时光网”、“天涯社区”、“M905电影网博客”等网站于2015年9月11日、2015年9月12日发布的关于《1980年代的爱情》的评论文章。
知娱智乐公司主张,2015年9月10日,知娱智乐公司为大盈公司举行的《1980年代的爱情》发布会委托他人搭建舞台,知娱智乐公司为此支付费用6万元,《宣传委托协议》中对此没有约定,知娱智乐公司与大盈公司口头约定该费用由大盈公司承担。大盈公司对知娱智乐公司的主张不予认可,并主张大盈公司已就2015年9月10日的发布会及2015年8月的一场活动,委托其他公司支付费用148000元。
上述事实,有《宣传委托协议》、北京市长安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及当事人的当庭陈述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知娱智乐公司与大盈公司签订的《宣传委托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大盈公司主张知娱智乐公司没有组成8人团队负责协议约定的项目,协议约定知娱智乐公司准备8人对接该项目,目的是为保证协议的履行,知娱智乐公司无需证明8人如何构成以及8人如何工作,而需要证明其完成宣传义务的情况,对于大盈公司以知娱智乐公司没有组成8人团队而拒绝支付合同款项的答辩意见,法院不予采信。大盈公司主张协议附件宣传预算中的部分款项知娱智乐公司没有支出,但知娱智乐公司的合同义务是完成宣传任务,而无需证明其支出款项的情况,大盈公司以此为由拒绝支付合同款项,理由不当,法院不予采信。大盈公司主张宣传预算A策划费中的战略规划是大盈公司完成的,以及宣传预算C中稿件撰写是大盈公司撰写的,没有证据证明,法院不予采信。大盈公司主张宣传预算C中约定的6家主流娱乐论坛实际履行不足6家,但知娱智乐公司提交的公证书能够证明其履行该合同义务符合合同约定。大盈公司主张宣传预算C中约定的周刊类杂志推广10篇实际履行不足10篇,对此知娱智乐公司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履行情况,故该部分款项应从大盈公司应付款项中扣除。由于知娱智乐公司不能证明其完全履行了协议义务,其要求大盈公司支付违约金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知娱智乐公司要求大盈公司支付舞台搭建费用,《宣传委托协议》中无此约定,知娱智乐公司提交的证据也不能证明大盈公司承诺支付该费用,故对于知娱智乐公司的该项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一、上海大盈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知娱智乐(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四十七万元;二、驳回知娱智乐(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知娱智乐公司提交微信聊天记录复印件,以证明在合作过程中向大盈公司报告委托事务的结果。大盈公司发表质证意见如下:真实性、关联性不予认可,记录即使是真实的,该记录也不能证明知娱智乐公司完成了全部委托事务。微信记录的内容与《宣传委托协议》、《〈1980年代的爱情〉宣传结案》、公证书等文件相互印证。本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予以认定。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知娱智乐公司与大盈公司签订的《宣传委托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约履行。知娱智乐公司以大盈公司未足额支付合同款为由,起诉要求大盈公司支付合同款。大盈公司以知娱智乐公司未完成委托事务、未履行全部合同义务为由,不同意支付全部报酬。故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知娱智乐公司是否完成了《宣传委托协议》约定的义务。
根据查明的事实,知娱智乐公司于一审中提交《〈1980年代的爱情〉宣传结案》及对宣传内容的公证书,用以证明其履行了《宣传委托协议》的义务。一审法院经审查,认定知娱智乐公司未能完成宣传预算C中约定的周刊类杂志推广10篇的合同义务,并据此扣减了相应的合同款项。对于大盈公司提出的知娱智乐公司未组成8人团队、没有支出协议附件宣传预算中的部分款项、宣传预算A策划费中的战略规划及宣传预算C中稿件撰写是由大盈公司完成、宣传预算C中约定的6家主流娱乐论坛实际履行不足等主张,一审法院均依在案证据予以审查,并未采纳其该几项主张,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大盈公司上诉提出知娱智乐公司没有全部完成委托事务,知娱智乐公司不予认可。根据知娱智乐公司提交的《〈1980年代的爱情〉宣传结案》、公证书以及微信聊天记录,显示知娱智乐公司完成的宣传工作与《宣传委托协议》约定的合同内容相互印证,可以形成证据链,足以认定知娱智乐公司完成了除周刊类杂志推广10篇以外的合同事项。对于大盈公司上诉提出知娱智乐公司未向其发送结案报告一节,知娱智乐公司于诉讼中提交了《〈1980年代的爱情〉宣传结案》,可以视为其向大盈公司提交了结案报告,因知娱智乐公司已完成相应的宣传工作,大盈公司理应支付相应的合同款。大盈公司上诉提出不认可《〈1980年代的爱情〉宣传结案》、公证书以及微信聊天记录的证明力,但未能提供有效证据予以反驳,本院对其上诉意见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大盈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350元,由上海大盈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李春香
审判员  贾 旭
审判员  张 慧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
法官助理李晓晴
法官助理贾云航
书记员司旭
百度百聘和天眼查联合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