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东阳中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与世纪优优(天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民事2014年三中民终字第08266号中国裁判文书网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三中民终字第0826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浙江东阳中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住所地东阳市横店影视产业实验区C2-049-B。
法定代表人李苏,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袁学飞,男,****年**月**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叶盛,男,****年**月**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世纪优优(天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住所地中新天津生态城动漫中路482号创智大厦1-915-03。
法定代表人李福德,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蔡袁园,女,****年**月**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刘欣,女,****年**月**日出生。
上诉人浙江东阳中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东阳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世纪优优(天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优优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4)朝民初字第0006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6月9日受理后,组成由法官孙京担任审判长,法官张丽新、魏志斌参加的合议庭,依法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世纪优优公司在一审中诉称:2013年3月6日,世纪优优公司与浙江东阳公司签署了《影视作品网络监控合作协议》,针对浙江东阳公司享有权利的影片《南少林之荡倭英豪》进行互联网监控。协议中约定,协议签订之日起三日内浙江东阳公司向世纪优优公司支付8万元,协议开始执行后至2013年6月30日前支付剩余的2万元。协议签订后,世纪优优公司依约履行了约定义务,但浙江东阳公司一直怠于付款,经世纪优优公司多次催要至今未付。浙江东阳公司逾期且拒绝付款的行为给世纪优优公司造成了重大损失,故世纪优优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浙江东阳公司支付网络监控服务费10万元。
浙江东阳公司在一审中未出庭,亦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12月,世纪优优公司与浙江东阳公司就浙江东阳公司拥有影视作品《南少林之荡倭英豪》展开网络监测合作期。2013年3月6日,双方就上述合作签署《影视作品网络监控合作协议》,约定因浙江东阳公司对上述电视作品在大陆地区的销售、复制、信息网络传播等享有合法权益,网络传播权需要进行专业维护,世纪优优公司有能力并愿意致力于维护浙江东阳公司合法权益的工作,故双方同意以影视作品网络监控为合作范围,合作期限为2012年12月24日至2013年8月31日。合同第2条约定:为有效控制《南少林之荡倭英豪》的盗版情况,世纪优优公司针对该剧进行重点监控,严厉控制影片上映时期互联网的非法传播。同时以周为单位向浙江东阳公司提供监控简报,每周一提供上周的简报。项目结束后5日内向浙江东阳公司上报汇总报告。若世纪优优公司未能按约提供监控简报或汇总报告,浙江东阳公司有权终止合同,并要求世纪优优公司返还全部合同款项。在合作期内,世纪优优公司需针对大型公司化网站、搜索引擎、SNS社交网站以及有影响力的个人运营网站进行监测(包括但不限于附件中所列网站),提前发出预警,发现有针对《南少林之荡倭英豪》的非法链接后,世纪优优公司应当及时采取通知下线等措施。世纪优优公司自浙江东阳公司发现针对该电视剧的非法网络链接出现后七日内未予采取措施的,浙江东阳公司有权终止本合同,并要求世纪优优公司赔偿因此给浙江东阳公司造成的损失。费用及付款方式为:双方同意网络监控维权服务费人民币10万元整,本合同签订之日起三日内浙江东阳公司支付人民币8万元整到世纪优优公司指定账户;在合同监控执行至2013年6月30日之前,浙江东阳公司支付本合同剩余20%的款项,合计人民币2万元整到世纪优优公司指定账户。上述合同尾部由双方盖章确认,浙江东阳公司指定联络人为李苏。合同签订后,世纪优优公司开始履行相应合同内容,对《南少林之荡倭英豪》进行网络监控,并将监控及处理情况以日报、周报等形式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李苏。期间,浙江东阳公司一直未支付任何款项,世纪优优公司于2013年8月9日及2013年9月5日分别向浙江东阳公司发送催款函,但均未得到答复。
庭审中,世纪优优公司陈述浙江东阳公司未付款的原因是对己方的工作不太满意,认为监控到的部分盗版没有及时删除,但实际上相关工作公司一直在做,但公司本身并无法直接删除视频,只能通过沟通和联系让侵权人自行删除,一些盗版的小网站可能根本无法找到经营的主体和个人,公司也无能为力。为此,世纪优优公司提供往来邮件记录、《互联网侵权监测与处置情况报告》等证明其已经履行了合同义务。
一审法院判决认定:当事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世纪优优公司与浙江东阳公司签署的《影视作品网络监控合作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合法有效,应予履行。世纪优优公司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其已经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对《南少林之荡倭英豪》实施网络监控并做出一定处理的义务,并向浙江东阳公司定期发送了相应报告。众所周知,影视作品的网络监控有其特殊性,网络侵权主体数量众多、纷繁复杂,杜绝盗版具有一定的难度,且世纪优优公司并非具有强制力的网络监控执法单位,而双方合同中亦未将杜绝非法链接作为浙江东阳公司支付服务费的必要条件,现合同约定的付款时间已过,浙江东阳公司应当按照约定向世纪优优公司支付服务费。世纪优优公司的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浙江东阳公司经一审法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应诉,一审法院依法缺席判决:浙江东阳中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7日内向世纪优优(天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支付网络监控服务费10万元。如果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浙江东阳公司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上诉事实与理由:世纪优优公司没有按照合同约定严厉控制影片上映时期互联网的非法传播,监测力度不够,对出现的针对浙江东阳公司影视作品的非法链接,未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导致浙江东阳公司委托世纪优优公司实施网络监控的目的无法实现。世纪优优公司不具有实时网络监控、维护浙江东阳公司合法权益的能力,根本无法做到严格控制影片的非法传播。合作协议系世纪优优公司采取欺诈手段,使浙江东阳公司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签订,属于可变更可撤销的合同。一审法院认定世纪优优公司履行了网络监控并作出一定处理的义务,属于认定事实不清。世纪优优公司未按照合同约定严厉控制影片上映时期互联网的非法传播,未及时采取处理措施,致使网络侵权视频大量存在,属于履行不符合约定。故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世纪优优公司全部诉讼请求;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世纪优优公司承担。
浙江东阳公司向本院提交以下新的证据:
网站视频播放截图26页,共计13个网站上《南少林之荡倭英豪》的播放情况,用以证明世纪优优公司未能按照约定履行监控义务,未能严厉控制影片互联网的非法传播。
世纪优优公司服从一审法院判决。针对浙江东阳公司的上诉意见答辩称:双方协议不属于可变更可撤销情形。世纪优优公司完全履行了合同约定义务,浙江东阳公司从未提出过世纪优优公司无能力履行合同。
世纪优优公司向本院提交以下新的证据:
1.经公证的监测周报表,用以证明世纪优优公司按时按期提供监测周报及影片监测和处置情况汇总报告曾向对方负责人李苏提供过,李苏回邮件认可收到。
2.影片监测和处置情况汇总报告,用以证明世纪优优公司完全履行了合同义务。
经本院庭审质证,双方当事人对以下涉及本案争议焦点的新证据持有异议:
世纪优优公司对浙江东阳公司在本院庭审过程中提供的证据真实性、证明目的均不认可。认为不能证明截屏具体时间,无法证明提供的截屏在世纪优优公司通知后没有下线。本院认为,浙江东阳公司提供的证据形式上真实性不能确认,对上述证据的证明目的无法采信。
浙江东阳公司对世纪优优公司提供的证据1形式上真实性认可,不认可证明目的。证据2浙江东阳公司称没有收到,对证据1中一封内容为“收到汇总报告”李苏的邮件, 称需要回去核实。本院认为,世纪优优公司提供的证据1形式上真实性可以确认,对上述证据的证明目的予以认可。鉴于浙江东阳公司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的核实意见,结合证据1的邮件,本院对证据2真实性、证明目的予以采信。
本院经审理查明:浙江东阳公司在二审期间提出世纪优优公司未能按期提供监控简报及未收到过世纪优优公司向其发送的汇总报告,针对该电视剧的非法网络链接出现后七日内世纪优优公司也未予采取措施,但没有相关证据证明其曾就此向世纪优优公司提出过异议,亦未向世纪优优公司提出终止合同履行。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快递单、名片、网站截图、庭审笔录及上述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世纪优优公司与浙江东阳公司签署的《影视作品网络监控合作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合法有效。各方当事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世纪优优公司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其已经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对《南少林之荡倭英豪》实施网络监控并做出一定处理的义务,并向浙江东阳公司定期发送了相应报告。浙江东阳公司应当按照约定向世纪优优公司支付服务费。
关于浙江东阳公司提出合作协议系世纪优优公司采取欺诈手段,使浙江东阳公司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签订,属于可变更可撤销的合同一节。本院认为,浙江东阳公司未举证证明世纪优优公司存在欺诈行为,况且在世纪优优公司履行合同义务两个月之后双方才正式签订书面合同,故对浙江东阳公司的上述主张本院无法采信。
关于浙江东阳公司提出世纪优优公司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导致浙江东阳公司目的无法实现一节。本院认为,双方合同中明确约定了世纪优优公司应履行的义务,明确约定了浙江东阳公司在何种情况下享有终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浙江东阳公司没有提供其在世纪优优公司存在违约行为时提出异议的相关证据,不能证明世纪优优公司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鉴于世纪优优公司并非具有强制力的网络监控执法单位,双方合同中亦未将杜绝非法链接作为浙江东阳公司支付服务费的必要条件,故一审法院确定浙江东阳公司的付款义务并无不妥。
综上所述,浙江东阳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1150元,由浙江东阳中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给付世纪优优(天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二审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浙江东阳中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孙 京
审 判 员 张丽新
代理审判员
魏志斌
二〇一四年六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赵 霄
百度百聘和天眼查联合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