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文生与青岛鲁泰钢结构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一审民事判决书

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民事案件(2018)云34民初8号中国裁判文书网

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迪庆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云34民初8号
原告(被申请人):伍文生,男,****年**月**日出生,住所地:广西桂林市叠彩区。
委托代理人:彭琴钰、广西卓合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蒙风璇,广西桂成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申请执行人):青岛鲁泰钢结构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青岛胶州市北关工业园山东道西头。
法定代表人:孙明连,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XX,山东东岳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胡勺强,山东东岳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第三人(被执行人):广西卓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七星区穿山东路29号东晖国际公馆15栋。
法定代表人:邓家威,系该公司总经理。
第三人:广西泰瑞投资有限公司,住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高新区毅峰南路高新开发区4号小区。
法定代表人:杨菊芳,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彭琴钰,广西卓合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蒙风璇,广西桂成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伍文生与被告青岛鲁泰钢结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泰钢公司”)、第三人广西卓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卓尔公司”)、第三人广西泰瑞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瑞公司”)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本院于2018年06月13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8年7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伍文生代理人彭琴钰、蒙风璇,被告鲁泰钢公司代理人代理人XX、第三人泰瑞公司代理人彭琴钰、蒙风璇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卓尔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伍文生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撤销(2017)云34执恢6号之一至八号执行裁定书,2、判决不得追加原告为被执行人,原告不对被告承担200万元的债务清偿责任;3、本案全部诉讼费用及人民法院依法收取的其他相关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7)云34执恢6号之一至八执行裁定书,追加原告为被执行人,向被告清偿债务200万元。原告认为,该裁定书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是错误的,应当被撤销,主要理由如下:
第一、(2017)云34执恢6号之八执行裁定书认为“广西卓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原股东伍文生在2013年担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期间将公司的资金200万元以其个人名义出借给他人”属于认定事实错误。客观事实是:原告与卓尔公司长期存在资金往来,该笔200万元实际属原告所有,系卓尔公司应当归还给原告的借款的一部分,原告为了履行借款给他人的合同义务,指示卓尔公司将该笔200万元直接支付给了借款人,并相应冲抵原告对卓尔公司的债权。对此事实,广西壮族自治州区桂林市叠彩区人民法院(2013)叠民初字第872号一案中的证据《指示付款通知书》给予明确的证实,桂林市叠彩区人民法院也据此依法查明了第872号案件的事实,认定原告依约履行了个人出借的合同义务。因此,(2017)云34执恢6号之八执行裁定书认定原告将公司资金以个人名义出借给他人是错误的,应当纠正。
第二、将原告追加为被执行人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变更追加规定”)第十八条、第二十条规定的法定情形和条件。变更追加规定第十八条规定是股东抽逃出资应在抽逃范围内承担责任的情形,第二十条规定的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与公司财产混同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自己财产需要承担连带责任的情形。
第三、被告申请追加被执行人时,法院未通知原告就下了执行裁定书,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8条的规定,程序违法。
第四、追加原告为被执行人的证据不足。
此几种情形均可明确原告不符合被追加为被执行人的条件。综上事实和理由,应一并撤销(2017)云34执恢6号之一至七号裁定书,解除对原告资金的冻结,避免损失的进一步扩大。
被告青岛鲁泰钢结构有限公司辩称:第一、原告起诉时间超过法定期限,第二、被告鲁泰公司申请追加伍文生为被执行人,证据充分,法律依据明确;第三、原告伍文生在本案件提交的证据不能证实其通过卓尔公司账户支付的个人借款不是抽逃卓尔公司的资金;第四、本案件涉案的执行裁定程序合法。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1、指示付款通知单、(2013)判决书。被告不认可通知单的真实性,该份证据已在民事判决书中被采信,但卓尔公司和原告200万债权债务关系无其他证据相互印证,不能形成证据链,该证据本院不予彩信。
2、验资报告。执行裁定书认为原告以给他人借款的名义抽逃出资从而追加其为被执行人,不是因原告出资不实追加其为被执行人,故该份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
3、银行凭证。该银行凭证证实原告曾支付160万元给卓尔公司,该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
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被告于2017年10月4日向本院申请恢复执行,并申请追加原告伍文生及第三人泰瑞公司为被执行人,本院执行局经过审查后决定恢复执行并裁定追加原告伍文生及第三人泰瑞公司为本案被执行人,裁定书于2017年12月19日送达给原告及泰瑞公司,原告于2018年1月2日向本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
另查明,2013年2月4日原告伍文生以个人名义,指示卓尔公司付款200万元给他人,当时原告伍文生既是卓尔公司股东又是法定代表人,卓尔公司有两名股东分别是原告和第三人泰瑞公司,而伍文生又是泰瑞公司的控股股东。
本案争议焦点:200万元是原告对卓尔公司拥有的债权,还是属于伍文生抽逃出资?
本院认为,本案是因原告不服本院追加其为被执行人不服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2017)云34执恢6号之八执行裁定书认为原告在担任卓尔公司法定代表人期间将公司资金200万元以个人名义出借,属于抽逃出资为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变更追加规定”)第十八条规定裁定追加原告为被执行人。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原告提供了提供了指示付款通知书及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叠彩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该证据证实卓尔公司以原告的名义支付给他人200万元,虽然指示付款通知书上写明该款项属卓尔公司欠原告的,但原告未在庭审中提交其他的证据证明原告对卓尔公司拥有200万元的债权,提交的银行凭证仅能证实原告与卓尔公司之间存在债务往来,并不能证明有200万债权。原告伍文生在担任卓尔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期间以个人名义将公司资产转出,被告已经提交了对原告抽逃出资合理怀疑的证据后,只能通过原告及卓尔公司提供反驳证据,才能查清案件事实,然而原告及卓尔公司未充分举证,在这种情况下,应当作出对原告不利的判断,且当时伍文生的特殊身份,其有能力控制公司,指示付款通知书也由其签字并同意支付,故该200万资金转出应当视为抽逃出资,被告鲁泰钢公司的主张成立。
原告伍文生提出的本院在收到追加申请后未通知答辩及听证即作出执行裁定属程序违法的意见,根据变更追加规定第28条,对于案件事实清楚、争议不大的申请可以不进行听证,故本院作出执行裁定程序合法,原告的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2800.00元,由原告伍文生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高 荣 贵
审判员 杨 玉 花
审判员 李  燕
二〇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鲁茸卓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