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达铭与张蓓旭股权转让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2017-07-18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京0108民初37716号
原告:张达铭,男,汉族,****年**月**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娄允,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隋思金,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蓓旭,男,汉族,****年**月**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苏少华,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莹,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族谱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翠微路2号院1幢2层2172号。
法定代表人:张蓓旭,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苏少华,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莹,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张达铭与被告张蓓旭、第三人族谱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族谱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0月26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达铭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娄允、隋思金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张蓓旭、第三人族谱公司之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苏少华、王莹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达铭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向原告支付转让股权对应的全部投资收益暂计1万元;2、被告向原告支付利息,以1万元为基数,从2016年8月18日起至付清之日止,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事实和理由:被告是族谱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股东。2015年8月18日,原告与被告签订《股权转让及代持协议》,约定:被告将其在族谱公司1.2%(对应注册资本2.6861万元)的股权转让给原告,并约定由原告委托被告持有目标公司股权,仍登记于被告名下由其代持。被告及第三人承诺原告享有股权对应的固定权益,被告将股权所产生的任何全部收益(包括现金股息、红利或任何其他收益)均全部转让给原告,在获得投资收益后的15日内将该投资收益划入原告指定银行账户。但协议签订至今,原告未收到任何投资利益,也不了解目标公司现金的股东权益。
张蓓旭辩称:涉案的《股权转让及代持协议》不成立,被告张蓓旭没有在合同上签字确认,第三人族谱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从未盈利也从未分配过利润;同时,即使股权转让和代持协议存在,张蓓旭作为第三人族谱公司的股东之一,不可能承担分红的义务,因此不同意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第三人族谱公司述称:同意张蓓旭的上述答辩意见。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如下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张达铭提交一份《股权转让及代持协议》(以下简称《协议》),主要内容为:本协议由以下各方于2015年8月18日在北京签署:甲方:张蓓旭身份证号:×××,乙方:张达铭身份证号:×××。鉴于:1.甲方合法持有”族谱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84.8801%的股权,对应公司注册资本人民币190万元,甲方同意将其持有的公司1.2%的股权,对应公司注册资本人民币2.6861万元(以下简称”标的股权”)转让给乙方。乙方同意受让甲方所转让的标的股权。2.乙方同意委托甲方代为持有标的股权。为此,甲乙双方本着平等、互利、诚实信用的原则,经充分协商达成如下一致意见:一、股权转让本协议签署生效之日起,甲方将标的股权以人民币1元或者法律允许的最低价格转让给乙方,乙方享有标的股权对应的股东权益,但本协议其他条款另有规定的除外。二、股权代持甲乙双方于此确认:自本协议签署生效之日起,乙方委托甲方代为持有标的股权,即甲方依据本协议第一条转让给乙方的股权,仍登记于甲方名下,由甲方代持。甲方愿意接受乙方的委托代为行使相关股东权利。三、甲方的权利义务1.未经乙方事先书面同意,甲方不得转委托第三方持有上述代表股份及其股东权益。2.甲方承诺将其未来所收到的因标的股权所产生的任何全部投资收益(包括现金股息、红利或任何其他收益分配)均全部转让给乙方,并承诺将在获得该等投资收益后15日内将该等投资收益划入乙方指定的银行账户。如果甲方不能及时交付的,应向乙方支付等同于同期银行逾期贷款利息之违约金。......七、其他条款1.本协议自双方签字之日起生效;......。该《协议》落款甲方处有”族谱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公章和”张蓓旭印”的人名章,落款乙方处有”张达铭×××”的签字。张蓓旭认可”族谱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公章的真实性,但是不认可”张蓓旭印”的人名章的真实性,并主张张达铭曾是族谱公司员工,是张达铭自己偷盖了族谱公司的公章。经法庭询问,张蓓旭对上述主张,并未提交反证予以证明。
2015年10月25日,张达铭向张蓓旭转账支付1元。张蓓旭主张张达铭是其师弟,也曾是族谱公司的员工,故张达铭知道张蓓旭的银行账号,并私自转了1元钱进账,这1元钱并非股权转让款。张蓓旭对其上述主张,并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
族谱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11日,法定代表人为张蓓旭,注册资本为200万元,股东为张蓓旭、丁宁。2015年10月10日,族谱公司注册资本变更为248.0278万元,股东变更为张蓓旭、北京族谱蓝蜂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波开元大业一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族谱公司章程中载明:公司不设董事会,设执行董事一人。
2015年10月10日,族谱公司召开第一届第一次股东会,会议应到张蓓旭、丁宁二人,实到二人,形成(旧)决议如下:一、变更股东,同意增加新股东北京族谱蓝蜂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同意增加新股东宁波开元大业一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同意原股东丁宁退出股东会。同意股东张蓓旭将其持有的出资1.4989万元,转让给北京族谱蓝蜂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同意股东丁宁将其持有的出资10万元,转让给北京族谱蓝蜂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二、变更注册资本:同意注册资本200万元增加到248.0278万元,其中北京族谱蓝蜂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增加货币出资35.6264万元,其中宁波开元大业一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增加货币出资12.4014万元,2035年5月20日前缴付。三、修改章程:同意修改公司章程。该决议有”张蓓旭”和”丁宁”的签字。
2015年10月10日,族谱公司召开第二届第一次股东会,会议应到张蓓旭、北京族谱蓝蜂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波开元大业一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三人,实到三人,形成(新)决议如下:一、变更股东:同意由张蓓旭、北京族谱蓝蜂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波开元大业一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组成新的股东会。二、变更后的投资情况:注册资本为248.0278万元,股东张蓓旭出资188.5011万元,股东北京族谱蓝蜂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出资47.1253万元,宁波开元大业一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出资12.4014万元,2035年5月25日前缴付。修改章程:同意修改公司章程。该决议有”张蓓旭”签字和”北京族谱蓝蜂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公章和”宁波开元大业一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公章。
张蓓旭提交北京信丰悦诚会计师事务所于2016年4月15日作出的《2015年度族谱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审计报告》以及审计附件和北京信丰悦诚会计师事务所(普通合伙)营业执照复印件。张达铭和族谱公司对上述报告及附件的真实性认可。上述审计附件的资产负债表和利润表中,载明族谱公司在2015年12月31日的未分配利润为-4947714.42元,利润总额、净利润和综合收益总额均为-4947714.42元。张蓓旭提交北京捷勤丰汇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于2017年3月29日作出的《族谱科技(北京)有限公司2016年度财务报表审计报告》及审计报告附件和北京捷勤丰汇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营业执照复印件。张达铭和族谱公司对报告及附件的真实性认可。审计附件的资产负债表和利润表中,载明族谱公司在2016年12月31日的未分配利润为-17009479.62元,利润总额和净利润为-12061765.20元。
本院认为,关于《协议》是否成立并生效的问题,张蓓旭系族谱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拥有人名章系合理的,在张蓓旭未提交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本院认为《协议》上张蓓旭的人名章是真实的;张蓓旭主张《协议》上族谱公司的公章和张蓓旭的人名章系张达铭利用工作便利偷盖,但并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在张达铭否认的情况下,本院对张蓓旭的上述主张不予采信。
张蓓旭与张达铭之间的《协议》成立并生效,对双方有法律约束力。按照《协议》约定,张蓓旭在该《协议》生效后,其所收到的因《协议》中标的股权所产生的全部投资收益均应全部交付张达铭。因此张蓓旭向张达铭支付股权收益的前提是其从族谱公司获得了《协议》中所约定的族谱公司1.2%的股权的现金股息、红利或其他收益分配。根据公司法关于股东会和董事会权限的规定,董事会制定公司的利润分配方案,股东会审议批准公司的利润分配方案,根据族谱公司的工商登记档案,股东会决议中没有公司利润分配的相关内容。根据张蓓旭提交的族谱公司2015年度和2016年度的审计报告和相关附件报表,族谱公司在2015年度和2016年度的未分配利润均为负数。因此,张达铭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张蓓旭已经从族谱公司获得了《协议》中所约定的族谱公司1.2%的股权的现金股息、红利或其他收益分配,故对于张达铭要求张蓓旭支付转让股权对应的投资收益及利息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五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张达铭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原告张达铭已预交,由其自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郭 齐
人民陪审员 闫 洪
人民陪审员 孙焕云
二〇一七年五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邓可人
百度百聘和天眼查联合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