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李翔与被告重庆三友机器制造有限责任公司南京分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南京市溧水区人民法院民事案件(2016)苏0117民初5077号中国裁判文书网

南京市溧水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江苏省南京市溧水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苏0117民初5077号
原告:李翔,男,****年**月**日出生,汉族,住南京市溧水经济开发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章秋香,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职工权益分部律师。
被告:重庆三友机器制造有限责任公司南京分公司,住所地南京市溧水区经济开发区城北4号路明辉科技创业园5幢。
法定代表人:廖衍平,重庆三友机器制造有限责任公司南京分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范遵国,江苏宗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葛存玲,重庆三友机器制造有限责任公司南京分公司管理科科长。
原告李翔与被告重庆三友机器制造有限责任公司南京分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0月9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章秋香、被告重庆三友机器制造有限责任公司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重庆三友南京分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范遵国、葛存玲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翔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要求被告重庆三友南京分公司向原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8124元(4062元/月×1个月×2);2、要求被告重庆三友南京分公司支付原告不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计6718.67元(2015年11月20日始至2016年2月20日止)。事实和理由:原告于2015年10月20日与被告成立劳动关系,从业工种为数控车工,被告实际于2016年2月24日与原告签订劳动合同,要求被告支付2015年11月20日始至2016年2月20日期间不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6718.67元。原告工作期间,兢兢业业,严格遵守公司制定的各项规章制度,2016年9月7日,被告以原告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为由将其单方面解除,原告认为被告的解除行为违法,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七条的规定向其支付赔偿金。
被告重庆三友南京分公司辩称,一、原告诉称与事实不符,被告与原告解除劳动关系事出有因。自2016年8月28日始,原告对公司薪资制度改革不满,开始消极怠工,特别是自9月1日开始原告均不到岗并提供正常的劳动。但被告考虑到原告对薪资制度改革不满的情绪,同时考虑到确保企业的正常生产不受影响,被告已于9月1日由班组长口头告知原告决定暂不作薪资制度的改革并承诺仍按原绩效考核制度执行,但原告仍不愿意到岗提供正常的劳动,车间出现停产状态。被告为了能及时恢复生产,降低损失的发生,被告于9月3日再次以书面形式在公示栏中进行公示,同时由车间主管向亮在车间群内群发了公示内容,告知原告工资仍按原绩效考核办法执行,但员工仍不愿意到岗工作。9月5日,原告仍未到岗提供劳动,且向区劳动监察大队及开发区劳保所进行投诉,后开发区劳保所接待并受理他们的投诉,经开发区劳动所介入处理,原告当时提出的要求是:干满一个月后,由被告单方解除与他们的劳动合同关系。针对原告的无理要求,被告当时予以拒绝。后经开发区分管劳动监察张磊局长主持双方协商,原告同意下午到岗工作,但遗憾的是5日下午原告仍未到岗。9月6日,被告得到信息部分员工愿意到岗工作,但有其他员工在微信群中散发过激的言辞,使得愿意到岗的员工也不敢到岗。鉴于上述情况,被告再次请求开发区劳保所、派出所给予帮助协调,经开发区劳保所李所长及派出所三名民警多次与原告沟通协商,但原告仍坚持干满一个月公司单方面解除劳动关系的要求,不愿意到岗复工。被告为尽快回复生产,不影响订单计划的完成,以免造成更大的经济损失,9月7日由被告工会除名再次与原告沟通,但原告仍坚持不愿到岗工作,车间一直处于停产状态,被告也因这一工序停产导致其他工序也无法正常生产处于全面停产状态。无奈之下,被告只好尊重原告的选择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关系。被告认为,被告已经做到仁至义尽,被告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关系完全是原告自身无理取闹所致,故被告报经公司工会同意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关系。二、被告不具有行为的违法性,故原告的诉请要求被告支付赔偿金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相反是原告违反与被告签订的劳动合同的约定,无理取闹,在被告、相关部门多次劝导、协调无效的情况下,被告才迫不得已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关系,故原告的行为属于严重违纪的行为,依法不应享有经济补偿金,更不存在赔偿金。三、被告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符合《劳动合同法》所规定的法定程序,依照《劳动合同法》第43条之规定,因原告的恶意行为,被告在作出单方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合同关系之前由开发区劳保所参与并多次与原告进行沟通、协商、劝导原告到岗复工,但原告依然不听劝导不愿到岗工作,被告将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合同关系通知公司工会并征求工会意见后作出解除涉案员工的劳动合同关系,因此,被告认为这一单方面解除的行为是符合《劳动合同法》所规定的的相应的法定程序,也是合法有效的。关于双倍工资的问题,对原告主张的双倍工资数额6718.67元不持异议,但认为其主张双倍工资无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所述,原告的诉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庭查明事实后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5年10月20日,原告到被告处工作,2016年2月24日,原、被告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合同约定期限为2016年2月16日至2017年2月16日,原告的工作岗位为数控车工,具体工作内容和要求是操作机床、加工零件。劳动合同附件一约定,根据甲方制定的劳动纪律、制度、《员工手册》,有以下原因之一者,可以随时解除劳动合同:……8、无故旷工三天(含)以上者;……11、无理取闹或不服从工作分配、调动、指挥而影响生产秩序、工作秩序、生活秩序和社会秩序的;……。2016年8月底,被告推行薪资制度改革,原告不满被告实施新的薪资制度而与被告进行协商,期间未能正常从事生产、完成工作任务,有被告提供的日工作量表为证,该日工作量表上有原告在“操作者”一栏签字确认。2016年9月3日,被告发出通知,内容为“经公司研究决定:机加一课全体员工从2016年8月1日起仍按照原有计件薪资制度执行。要求一课全体员工团结一致!紧密合作!必须准时、保质、保量完成公司下达的日生产计划!”通知发出后,原告等职工仍未到岗工作。
2016年9月5日,原告等职工向溧水经济开发区劳动保障所进行投诉,提出要求被告履行干满一个月后由公司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并出具书面解除劳动关系证明的承诺等诉求。
2016年9月7日,被告向公司工会发函,以原告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严重影响公司的生产经营秩序为由,决定于2016年9月7日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关系。2016年9月10日,原告申请劳动仲裁,仲裁委作出不予受理通知。
以上事实,有劳动合同书、日工作量表、通知、劳保所出具的申诉协调经过证明、庭审笔录等证据证实,并经庭审质证、认证。
本院认为,劳动者应当按照用人单位的合理要求履行劳动义务、完成生产任务。原、被告因薪资制度改革发生冲突,双方在就薪资进行协商的过程中,原告未能正常到岗工作尚符合情理,但在被告作出恢复原计件薪资制度之后,原告仍不到岗工作,有违法律规定的劳动义务。且原、被告在《劳动合同附件一》中明确约定“无理取闹或不服从工作分配、调动、指挥而影响生产秩序、工作秩序、生活秩序和社会秩序的”,用人单位可以随时解除劳动合同。原告等职工数日不能正常到岗工作对被告的生产任务造成不利影响,被告据此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关系并将理由通知工会,符合法律规定,故对于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其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的诉求不予支持。关于双倍工资的问题,本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两倍的工资。起算时间为用工之日起一个月的次日,截止时间为补订劳动合同的前一日。本案中,原告自2015年10月20日与被告成立劳动关系,补签劳动合同系2016年2月16日,且被告对原告主张此期间的双倍工资数额6718.67元不持异议,故对于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其双倍工资6718.67元的诉求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九条、第八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原告李翔要求被告重庆三友机器制造有限责任公司南京分公司支付赔偿金的诉讼请求。
二、被告重庆三友机器制造有限责任公司南京分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李翔支付从2015年11月20日至2016年2月15日之间的双倍工资6718.67元。
本案诉讼费10元,本院予以免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按照国务院《诉讼费用缴纳办法》的规定,向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10元。户名: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工行南京市汉口支行;帐号:43×××18。
审 判 员  戚魏慧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
见习书记员  郑长玲